视频|棒球“孤儿”③:缺钱、拆迁,孩子们何去何从?

看看新闻Knews 记者 卢梅 姜涛

2018-04-12 11:49:57

失去双亲、乡村留守、极度贫穷……他们的童年充斥着世间最苦难的事。被生母倒卖、被养父毒打、被继母虐待……小小年纪却经历了最丑恶的人性。这些孩子是社会口中的”事实孤儿“。


“用十年的时间,培养一支世界顶级的队伍。” 前棒球国家队队长孙岭峰,集结了一批志同道合的人,创办爱心棒球队,希望用“棒球”逆袭孩子们的人生。


他说,在这项运动里,能学会的不仅仅是“技巧”,还有“人生”。


爱心棒球队里的新成员


“这就是周小飞啊,嘿,长得真高。”这一天,河南叶县的这家农房里,挤了一行人,爱心棒球基地的创始人孙岭峰,带着他的团队,来接9岁的周小飞去北京打棒球。看着9岁的周小飞(化名)已经是一米五几的身高,孙岭峰知道这对于棒球来说,是绝佳的先天条件。这天周小飞还特意穿了一身新衣服,那是前几天父亲花了大价钱给他买的,十分帅气精神。


看着眼前的这幅景象,孙岭峰脑海里又浮现出之前许多次接孩子的场景。


同样是在河南,他接上了李小刚(化名)、李小发(化名)、李小财(化名)三兄弟,在一个连窗户都没有的农房里,一家6口最值钱的“家具”是一个轮流吃饭的碗,孙岭峰带着他们离开,希望能够帮他们挣脱出家徒四壁都不足以形容的极度贫困。


最远的,孙岭峰到过青海省的藏区里,从南宁下飞机还要驱车颠簸近20个小时。在那里他见到了成代,这个眼神清澈的藏族孩子,让孙岭峰第一眼见到便十分喜欢。不过后来,因为众多原因,在基地训练了一年的成代离开了,为此孙岭峰惋惜不已。


最心酸的经历,应该是接梁郑霜(化名)的那一次。父母双亡的小霜,扒着二伯家门口的大树,不肯松手,哭着不愿上车。二伯没有听孙岭峰详细的解说,关于孩子打棒球的出路、上学问题他都不在乎,他只问了孙岭峰两个问题:是否管吃喝?生病是否管看病?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后,二伯一挥手,便让孙岭峰带走了小霜。对于很多这样的家庭来说,高于生存的要求,都是无法企及的奢侈品,但孙岭峰心里清楚,他要给孩子们的绝不仅仅是解决温饱。


周小飞


“小飞,你喜欢体育吗?”


“喜欢。”爱心棒球基地的工作人员,询问着小飞的各项情况、爱好,在记录表上做着登记。


周小飞的母亲精神病极其严重,孩子经常遭到毒打,为此父亲周换只能在附近打零工,却要养活患有精神病的妻子、瘫痪的兄弟和失去劳动能力的母亲。贫困加上无暇分身,周换最终通过当地的慈善机构联系到了爱心棒球基地的孙岭峰,想要为唯一的儿子找一个出路,也给自己找个活路。


“今天我们到你们家,也了解了孩子的一些情况,符合我们的接收标准。今天,孙教练就会把孩子接走,有三个月的适应期,如果到时候可以,我们再签署一份正式的文件。” 爱心棒球基地的工作人员拿出一份“监护人约定书”,周换按照工作人员说的,把最后一句话抄了上去,二十几个字,目不识丁的周换抄了很久,最后他又看了一遍看不懂的约定书,然后郑重地按上了红手印。


父亲和奶奶,仍然放心不下,想要陪同周小飞一同前往北京基地,孙岭峰没有拒绝,这在过往的接收经历中并不少见。实地探访,给孩子和家长更多的安心,孙岭峰觉得是必要的。


临行前,一家人拍合照


临行前,一家人拍了张难得的合照,周小飞的母亲不是很配合,她双手环抱站在一边,甚至都没有看一眼自己的孩子,也不知道她是否清楚,即将到来的分别意味着什么。


最终,发动的汽车带着周小飞离开了家乡,过程中周小飞始终情绪平缓。


统一,才有团队的归属感和仪式感


驱车10小时之后,晚上10:00我们终于达到了基地,天已黑。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爱心棒球基地的其它孩子,站成两排,拍着手欢迎新成员,这是他们的传统,虽然这个时间点已经超过了平时他们睡觉的时间,但他们还是一直等着。


面对这样的热情,周小飞显得有些不适应,在基地老师的带领下,他和其他队员们一一握手。


“他好高啊,都跟大宝(13岁的队长)差不多高了。”


“他是长头发,跟我们不一样。”


“他是哪里人?河南的吗,跟我一样诶。”


孩子们讨论着这个新来的成员,充满了好奇。之后周小飞被安排进了队员宿舍,这是他在基地的第一夜。


这是周小飞在基地的第一夜。


“这里有值日表,每天早上按照这个值日。”


“你别犯错误就可以。如果你犯错了,要接受惩罚,跑步200圈,或者蛙跳100圈。”


“看到好吃的,你可别抢。”


室友们向他介绍着基地里的生活,还有规矩。奶奶一次次到宿舍探望,询问小飞还缺点什么,而父亲站在门口,始终没有进去。


早晨7:00,孩子们起床去上学。学校离基地步行只要五分钟,每天早上有老师带着孩子们去上学,然后午饭前再送回基地。趁着这个时间,基地里的生活老师拿出了剪发的工具,他要帮周小飞把长头发剪成平头。


“我剪得特快,20分钟就好。”


不一会儿,头发便理好了,周小飞在镜子前,照了照。周小飞说还是喜欢原来的长发,不过他知道和其它队员有一个同款发型,是他融入这个集体的第一步。


周小飞在棒球场上训练。


下午的训练中,周小飞穿上了统一的棒球服,戴上了统一的棒球帽。第一次接触棒球,他感到有些兴奋,虽然进度还赶不上其他队员,需要更多的训练,但棒球场上的他显得很开心。


“孩子们必须要每天穿一样的衣服。因为只有穿成一样,他才是团队,他才有团队的归属感和仪式感。”这是孙岭峰创办棒球队之初就定下的规矩,但这也意味着无法接受爱心人士们捐赠的运动服,而是需要统一定做。


“花钱找厂家定做,因为我培养的是精英、精品。”孙岭峰这样的培养模式,注定花费巨大。他坦言,如果一早知道创办爱心棒球队,之后会遇到这么多的困难,他可能不会再选择干这个。


资金危机、场地拆迁,棒球基地困难重重


同样逆境中成长的孙岭峰,在运动员期间就经常参与公益,但慢慢地,他发现了问题:捐助的钱款究竟去了哪里?受助者变得越来越贪心和理所当然?捐助无法彻底改变受捐助者的命运……这一切,让退役了之后的孙岭峰决定,用自己最擅长的棒球,给一些需要救助的孩子们,一次跨越社会阶层的机会,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于是,他找了几个合伙人,攥着200万的启动资金,开始筹划爱心棒球队。孩子们接来了,但孩子们的日常生活、上学的问题却统统都还没有解决,而缺钱是最根本的问题。


“不到一年,200万全没了。”基地的花费,远比孙岭峰预估的高得多。


“把公司的钱,补到爱心这一块。”最终孙岭峰建立了“强棒”公司,通过融资的方式,暂时解决了资金危机。孙岭峰说相信棒球产业的未来,也相信“强棒”的前景,希望能够通过公司赚钱弥补爱心基地亏空的方式,让慈善和商业能够相辅相成。不过到目前为止,“强棒”还仍旧无法实现盈利,公司高管们还没有领到过一分钱的工资。


除了资金问题,目前更让孙岭峰担忧的是,这片建在北京郊区的爱心棒球基地,马上就要面临拆迁,而新的基地还没有着落。


爱心棒球基地的训练场,周围的房子都已拆迁完毕。


“这个基地随时可能被拆。我必须给孩子们找一个能够踏踏实实待住的家,没有家,你剩下的一切都是扯。” 训练场的围墙上被贴上了警示牌,拆迁废墟充满危险,孙岭峰必须尽快给孩子们一个好的环境,能够生活的温暖的“家”。


孩子们的出路


孙岭峰深知“家”的重要性,但如今年过40的他却还没有自己的家。


“我对我的父母特别愧疚,作为一个儿子,我很不孝。” 采访前,孙岭峰接到母亲打来的电话,三年前查出癌症的父亲最近身体不太好,她希望孙岭峰能够回去看看。对于外界,孙岭峰其实并不愿意提起家人,他知道他的选择对于父母来说有多残忍。


至于以后自己的生活,是否要成家,是否要有自己的孩子,这一切孙岭峰也从未好好规划过。他说每当他停下来思考自己的人生的时,就有不断需要处理的问题,推着他向前走。但是爱心棒球队孩子们的人生,他早已规划好。


爱心棒球队的孩子们上午上学,下午训练。他们分布在各个年级,有的成绩还不错。


“三条路,首先中国有12支专业棒球队,培养他们成为职业的棒球运动员,打国家队、省队、甚至打出国门。第二条路,中国有12所大学是棒球免试的,他们可以去上大学。第三条路,未来中国在体育产业方面,棒球一定会是一个非常支柱型的项目,需要大批高质量的球员和人来进入到这个行业,未来这也是孩子们的一个出路。”而让棒球产业能够在中国兴起,是孙岭峰一生的梦想。


爱心棒球队队员“大海”


我喜欢棒球。


爱心棒球队队员“小博”


我想当一名职业的棒球运动员。


爱心棒球队队员“虎子”


改掉我不好的行为习惯。


爱心棒球队队员“金子”


我想打进中国国家队。


爱心棒球队队员“周阳”


我想打进北京队,然后进国家队。挣钱养活我的爸妈。


他们还小,可能甚至还无法完全理解梦想的确切含义,但他们知道,要想变得更好,无论是自己、家人、还是未来的生活,棒球是现在唯一可以抓在手里的方式。但最终,孩子们的路,是否会像孙岭峰描绘的那样,也许唯有时间能够给出答案。


(看看新闻Knews记者:卢梅 姜涛 编辑:爱华)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关键字:棒球孤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