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梁家河的春天|陕北乡村爱情故事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张正磊 蒋金轮 徐晖

2018-04-01 09:00:38

“这是我最爱的妻子”,巩贝面对镜头介绍。“妻子”,这个书面语让他觉得很不适应,他又补了一句,“婆姨”。说完,憨憨地笑了。

四个月前,32岁的巩贝迎来了宝贝女儿。他给女儿取名叫巩梓涵,小名多多。这个小小生命的诞生,对于巩贝和妻子贺飞艳来说,一路的坎坷终于抛在身后,前往是坦途,生命的恩赐是苦尽甘来的好兆头。

女儿的降生让巩贝和贺飞艳倍感幸福


巩贝,梁家河人,家中兄妹四人,他排行老二。学习成绩不佳,巩贝未能上完小学五年级便辍学。


外出打工,是他辍学后唯一的出路;他到建筑工地做起了钢筋工。巩贝的父亲觉得不是长久之计,又让他去学汽车喷漆的手艺,学成后他与人合伙,在延川县城开了一家修理厂。

修理厂未能经营长久,修车赊账拖垮了巩贝的生意。巩贝又转向建筑工地,工地上每天结算工钱,不赊账。

在延川县城开修理厂的时候,他认识了自己的“婆姨”贺飞艳。贺飞艳全家从榆林农村搬到延川县城,打工为生。

“反正就感觉两个人性格能合得来,就结婚了。”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告白或者惊天动地的感人故事,两人相恋到结婚,不出一年时间。


巩贝与贺飞艳在延川县城相识,不久后二人便步入婚姻殿堂


巩贝自认为“没什么本事”,家人一度为他的婚事发愁。娶回婆姨,再加上当时他年龄不大,在村里算是结婚较早的男性,这让巩贝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然而,婚后两年未能怀孕,让刚刚组建的这个小家庭,面临危机。“我觉得实在不行抱养一个也行,但是我婆姨,对什么都不服气”。


“我就想着一直看(病)嘛,什么时候能看好为止,一定看不好,再想看不好的办法,反正你们想哪里能看了管点用的,我们大概都跑遍了。”贺飞艳没有放弃,她又去做了输卵管手术,身上也留下了几处伤疤。

那个时候,巩贝刚刚摸索出一门赚钱的生意。2015年梁家河开发旅游后,巩贝回到村里当上了生产队的小队长,同时也开始创业。村口停车场的位置,巩贝非常看好,他经过村里同意后,在那里搭建了售卖土特产的店铺。


巩贝最早在梁家河经营特产摊位


“当时村里人都不看好这块地,有人直接喊我是憨小子,家人也不支持。”但是,和别的所有事情一样:妻子支持他。巩贝搭建起了特产店铺,因为地处进入梁家河的必经之路,随着梁家河游客数量的上升,生意也随之而来。


“这辈子我就认为娶这个老婆我就值了,因为我本来就没本事,我干什么 在我的人生当中,没人支持我,唯独我干什么她会相信我 支持我。”巩贝说这番话,特别流畅。

但是,他最终把这摊生意转了出去,因为他要陪妻子到西安做试管婴儿,不仅要用钱,更要花时间。“试管婴儿全部要自费,我那个时候经济上非常紧张的,但是我婆姨下那么大决心,我也就努力挣钱,尽量满足她一切。”

第一次花了十多万元尝试的试管婴儿,以失败告终。贺飞艳坚持要做第二次,“有时候看她吃那么多药,有时候俺心里确实,非常不舒服,做手术吃药太多了。我这个人嘴笨,但是我又不会表达心疼的话。”巩贝一边在村里寻找其他商机、赚钱,一边也细心照料妻子。陕西大汉,会做家务的不多,但巩贝炒菜做饭都特别麻利,“这不算啥”,说完又是一笑。

第二次试管婴儿,成功着床,胎儿生长正常。保胎针每天要打,保胎药也是每天要吃。怀孕期间的贺飞艳成为医院的常客。然而胎儿不足七个月时,生活再次给他们开了个玩笑。

“孩子是早产,医生说得可严重了,说大人小孩都不保,我就说肯定先保大人。”


“我都听到了,他打电话就在病房门口打的。”


所幸小多多保住了,住了一个多月医院,大人和孩子最终都健康出院了。


母女平安,让巩贝有更多精力去创业


“真值了,我现在有时间了抱着宝宝在怀里看看,我要吃这么多药、受这么多罪,真值了。”抱着女儿多多,贺飞艳的眼睛一刻不舍得移开。

“我能做的就是好好挣钱,让她俩吃好喝好穿好,尽可能不让她生气,梁家河现在发展那么好,机会肯定有的,欠那点账我想也不是多大的事,以我们俩这个闯劲,不出几年肯定能翻身。”这是巩贝的决心。

巩贝的承诺,没有只停留在嘴上,他早在2015年就注册了公司,目前已经看好了村里的一块摊位,准备在那里实现他的梦想。

“我觉得吧,不管穷穷富富,只要两个人,踏踏实实地过,在事业上鼓励我就行。好让我为这个家庭好好奋斗,这就是爱情。”巩贝羞涩地说。

(看看新闻Knews记者:张正磊 蒋金轮 徐晖 编辑:刘清扬)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关键字:梁家河创业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