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权力的游戏》有小恶魔,中国影视剧,有他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赖瑗 刘宽漾

2018-03-29 09:59:48

横店,中国梦工厂。这里驻扎了近五万名群演,网剧和网络电影繁荣的大背景之下,这里养活了一众横漂。我们有三个特型演员的故事,他们也许在外界眼中不那么正常,肥胖,侏儒,样貌丑陋,但如今他们有了人生的新选择。剧本之外,真实的故事在这里上演着。


韩梦武在横店已经摸爬滚打13年了,在横店的街头巷尾,如果你问“小不点儿”是谁,大概十个人里有八个都认识他。人脉广、混得开是一部分,长得太有辨识度是另一部分,不足1米3的身高,让他走到哪里都很显眼。


011.jpg


他是天生的侏儒症患者,出生在河南农村,当年辗转求医时,医生说最多活不过十岁,但后来他其实除了个子矮小,基本没什么别的问题。


时间拨回2005年,韩梦武刚从表演速成培训班毕业。之前他也学过两年唱戏,在家做过一些红白喜事演出,带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儿,他来到了横店。


刚开始自然是无戏可演,他在剧组里负责给大家准备盒饭,然后在饭点儿的时候一批一批地送到片场或驻地。再后来,他给宾馆里的洗衣车间烧锅炉,每天上班的时候干干净净,下班的时候脸和身上都乌漆麻黑。


这个过程有多辛苦,只有他自己知道,但凭着“就想当个演员”的念头,他慢慢认识了横店圈子里的导演制片人,开始成为了影视作品中的路人甲。




我们跟拍的这几天,韩梦武特别累,象山和横店的剧组两头跑,每天只能休息三四个小时。有一天晚上,他在象山影视城拍完戏后,连夜赶回横店定妆,当时正逢大雪,高速被封,他在车上整整等了六个小时。


他说,如果这时候有一张床,他能昏头睡一个星期,实在太累了。


但演员本身是一个需要被动等待又没有安全感的职业。所以有戏拍,没闲着,意味着韩梦武在这个行当混得不错,片约不断,档期很满。论演技,他给自己打了70分,“再高我不敢说,因为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这些年,他多少为自己争取到了一些话语权,片酬不错,剧本也能尽量挑自己喜欢的。决定去不去拍一部戏,最重要的还是拿到的这个人物有多重要,台词有多少,正常价格是从三千到一两万不等。如果朋友之间需要帮个忙,一千多块钱的活儿他也接。


014.jpg


在横店摸爬滚打十几年,韩梦武早就学会了横店江湖的生存法则——讲信誉,讲义气,做好人,做好戏。因为说不定哪一次的合作,会在日后得到更好的机会。而生存法则的另一个重点,是摆正位置,做好绿叶,因为在现有的影视环境下,特型演员只能是满汉全席里的边角料。


“我们更多的是负责搞笑,你说那些正剧的人物,我没有演过,也演不了。”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入行十几年的韩梦武,与刚来横店一年多的胖姑娘珍珍处境相似,戏路实在太窄了。采访的过程中,他给我们表演了“一个演员的N种死法”,被枪杀,被捅刀,被毒死,每一样他都能信手拈来,因为他已经在太多的影视剧中“死过”。


而另一方面,是同行演员对他们的不屑和歧视,“长得又矮又丑还能演戏”这种话,没少在他背后嘀咕过。所以他说,虽然心里会不舒服,但要能忍耐这样的歧视。现在,他已经想开了,因为“丑有丑的优点,俊有俊的亮点,各有各的生存法则。个子高的演员演不了特型,我也演不了帅哥的戏,其实大家都是有市场的。”


015.jpg


“侏儒”这两个字,会烙印在小不点儿身上一辈子。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没去当修鞋匠,也没去唱红白喜事演出,而是一场一场地拍戏。这是他自己选择的人生,也许距离成名成腕儿还很遥远,但总归有饭吃,有戏拍,有梦做。


(看看新闻Knews记者:赖瑗 刘宽漾 编辑:傅群)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