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20年前 他掷百万购入两千平米明代老宅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邢维 刘宽漾

2018-02-16 08:28:59

如果一个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的院子,占地面积超过2000平方米,只需要100万人民币,你会花钱买下来吗?我想大部分人的第一反应都是:白菜价必须买,赶紧抢下来!



但是,如果这个院子破败不堪,进了屋子能看到天空,你还会毫不犹豫地掏钱吗?这还没完,再如果生活在院子周围的居民告诉你与这个老宅相关的,各种版本的鬼故事呢?


听到这些,可能很多人会放弃白菜价带来的冲动,捂紧钱袋子,犹豫不决。


但耿保国选择义无反顾,把这样一个充满“故事”的老宅子买了下来。然后,再前前后后花费二十年的时间,用数倍于拍卖价的价钱,亲手把这个宅子修缮一新。


这个宅子,就是坐落在山西平遥古城的浑漆斋。始建于明代,是当时晋商票号二掌柜的祖宅,宅子的建筑面积和建筑特点甚至远胜于人们熟悉的乔家大院、王家大院。


民间手艺人耿保国原本以为,宅子修好之后,就可以专心制作推光漆器,享受平遥进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红利。没有想到,更多的烦恼仍然在困扰着他。


耿保国一直在跟我讲他的经历和想法。不过,采买年货不能耽误。他在平遥生活了70年,窗花是过年一定要准备的年货,他让我跟着他一起出门去买窗花。



“门上面贴的一对飞马,它就象征着我们要走飞马运。中间是一只兔子,下面是一个花瓶,它象征的是平安,像这个九鱼一兔,谁家住了谁家富,就是这个意思,很传统的意思,但是当地人都特别喜欢。”杂货铺老板一张利嘴,满口吉祥话。


不过,最传统精致的手工窗花,只能作为店里商品的配角;店主把最好的展示位,留给了山西陈醋和汾酒。一对手工窗花只需要五块钱,相比于费时费力的手工,售卖的更多是一种情怀。杂货铺老板说得很实在:“我娘家是专门做这个剪纸的,这个东西没受到保护,然后说实话,跟工钱不成正比,所以现在做的人少了。”


老板的小抱怨让耿保国很有共鸣。


拿着窗花,我和耿保国往回走。



平遥古城进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之后,全世界的游客纷至沓来,很多像浑漆斋一样的老宅被修缮一新,饭店、民宿成为古城居民最热衷的改造方向。有人向耿保国提议,把浑漆斋改成民宿,但是他拒绝了。他想把老宅和自己的传统漆艺结合起来,做成一个漆艺博物馆,这是手艺人的执傲。耿保国有另一个身份,平遥当地有名的推光漆器手艺传承人,15岁开始学习漆画,到现在已经整整55年。


老宅里立着一面巨大的屏风,这是耿保国的心血。“这是我近几年画的一张大画,高三米,宽三点三米,画了将近有三年多,前面是画面,后面是写的弟子规。画名叫《盛世祥和》,因为现在咱们国家正是盛世,计划的是我们家自己用,放在过道厅中间。”


采用最为经典的描金彩绘手法,绘画古朴雅致,绘饰金碧辉煌,耿保国把它看作人生中最后一件大画。


中堂屏风大画已经接近完成,但他的推光漆器手艺却面临着传承的难题。



贴窗花了。耿保国带着小孙子,把窗花贴在了窗户上,这是山西人过年的习俗。贴完窗花,小孙子在院子里表演了一段他最喜欢的舞蹈。


“学谁呢?”
“迈克尔。”
“迈克尔是谁?”
“美国人。”


在这个超过400年的老宅里,8岁的孩子展示着外来的流行文化。今年过年,儿子选择出去旅游,耿保国必须让自己接受他们的选择。



这是一个物质十分充裕的盛世时代,这是一个文化相互碰撞的激荡时代。在我们开放包容接纳世界的同时,老宅里的故事与文化,需要我们代代相传。


70岁的耿保国,坚信他当年的豪赌,是一生中最正确的决定。


(看看新闻Knews记者:邢维 刘宽漾 编辑:陈佳雯)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关键字:豪赌明代老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