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父亲为生男娃娶两妻逼走母亲 儿子守家苦等38年

看看新闻Knews综合

2018-01-10 15:19:31

人到中年,最想拥有的家庭是什么样的呢?莫过于上有身体健康的父母,下有听话懂事的孩子,逢年过节一家人团聚在一起热热闹闹,亲情围绕左右。然而这样的场景对于家住文昌市锦山镇古宅村的韩蓬应姐弟俩来说,是一种奢望。38年前,也就是在姐弟俩年幼的时候,母亲带着大哥一起离开回了河南娘家,从此以后,韩蓬应和姐姐韩桂芳再也没有见过母亲和大哥,38年来,姐弟俩从未忘记过母亲,他们一直希望能够再见母亲一面。


屏幕快照 2018-01-10 下午3.29.04.png


38年前母亲离家出走 姐弟二人渴望再次团聚


韩蓬应清楚地记得,母亲走的那年是1979年,至今已经过去了38年之久。他还记得母亲的名字叫“凤英”,至于姓什么他和姐姐韩桂芳都不知道。文昌市锦山镇古宅村有村民生产队认识母亲,他说母亲姓刘。对于这个说法,韩蓬应还是比较相信的。韩蓬应说,母亲走的时候什么都没留下,就连当年往来的信件,也被父亲在临终前全部烧毁,更别说母亲的照片了。


当年母亲刘凤英离开的时候,韩蓬应才6岁,姐姐韩桂芳也只有8岁,如今38年过去了,姐弟俩对于母亲的印象已经很模糊。但是韩桂芳的父亲生前曾说过,韩桂芳年轻的时候和她母亲长得极其相像。


屏幕快照 2018-01-10 下午3.29.17.png


刘凤英当年走后,也曾寄过几封信告知近况,之后韩蓬应的父亲寄往河南的几封信犹如石沉大海,再也没有回音。


只有小学学历的韩蓬应姐弟俩依稀记得,父亲曾念叨过母亲的住址,就是寄回来的信封上写的地址。按着自己记忆中的地址,韩蓬应曾打过电话去查,却被告知没有这个地址。


娶俩妻子为生男娃 父亲离世前焚毁相关资料


38年前离开的母亲刘凤英当时是36岁,如果刘凤英仍旧健在的话,应该是74岁了,跟着一起离开的大哥也应该是51岁了。韩桂芳说,她对母亲最深的记忆就是当年跟着父亲一起送母亲离开时,母亲松开她的小手离开的背影,三十八年间,这一幕常常出现在她的梦里,每次她都是流着泪醒来,恍惚间心痛不已。当时仅仅八岁的她始终不明白,母亲为何要这样松开她的手,又为何一走就是38年,母亲难道就不想念她的一双儿女吗?


当时父亲带着韩桂芳去送母亲坐车,韩桂芳看着母亲和哥哥走上了长途汽车,年幼的她不懂妈妈要去哪,她也想跟上去,结果被母亲推了下来,她就这样看着母亲的车越走越远,没想到一别就是38年。


这三十多年缺失的母爱,让韩桂芳早早地当起了家,父亲外出打工,只有几岁的韩桂芳就打理家务和照顾年幼的弟弟,担起了母亲对于一个家庭的责任,直到韩蓬应成年成家。


韩蓬应告诉我们,在认识他母亲之前,父亲其实是个有家室的人,生了一个女儿,但是可能是受到重男轻女思想的影响,一心想要儿子的父亲这才离开家里到外地打工,想要另找新欢。就这样,在外地打工的父亲结识了母亲刘凤英,两人还生了一个儿子,也就是母亲后来带走的那个大哥韩蓬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在外地生活了十多年之后,父亲却独自一人回到了海南,跟原来的妻子一起生活。之后,韩蓬应的母亲刘凤英根据父亲先前留下的地址,自己带着大儿子韩蓬来一路找到了文昌的古宅村,并且也就在此过起了生活,还生下了韩蓬应和韩桂芳姐弟俩。


屏幕快照 2018-01-10 下午3.30.02.png



村民们说,刘凤英来到古宅村后,性格开朗的她很快就和村民们熟络起来,不过,却经常跟韩蓬应的父亲吵架。后来人口普查,刘凤英就决定带着大儿子韩蓬来回河南的娘家暂时住段时间,等人口普查过后再回来。可是谁都没有想到,刘凤英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过,直到现在整整有38年之久。


就在刘凤英离开的那一年,韩蓬应的大妈也就是父亲的原妻因病过世。刚走的那几年刘凤英还来过信,告知自己的近况。其间刘凤英来信说自己想回海南。然而不知道什么原因,到最后,韩蓬应的母亲改变了主意,没有回来。而这之后,父亲也不再给母亲写信,并且告诉姐弟俩不会再和母亲联系。 母亲的来信中到底写了什么,两个孩子并不清楚,只知道从那以后父亲绝口不提母亲,更是在过世前销毁了当年所有的信件。


38年不换住所 为等亲人回来团圆


父亲在三年前过世,大儿子在外打工,小女儿正在上学,姐姐和姐夫住在十公里之外的镇上,每次回到家看到家里冷冷清清的,韩蓬应的心里就觉得空落落的,他宁愿多在工地上待着。也就是在父亲走后,韩蓬应才意识到家里有个老人等着他回家是多么幸福温暖的一件事。无法在父亲跟前尽孝,韩蓬应只希望能够找到母亲,在母亲跟前尽一尽为人子的孝心,让母亲享受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


屏幕快照 2018-01-10 下午3.29.37.png


韩蓬应盖起的新房就在老房子的地上,他不想离开自己生活了几十年的家。他为母亲留了一间房,是因为自己有一个幻想,母亲和大哥知道家里的地址,说不定哪天他们就会回来。

已经过去三十八年了,潘在军最怕的是岳母和大哥改了姓名。而且当年刘凤英走的时候才36岁,如果她再改嫁到别的地方,就更难找了。


韩蓬应还记得,当年母亲的来信中曾提到,母亲有心脏病,如今应该是74岁的母亲是否还在世,他们也不敢确定。韩蓬应说,母亲走的时候自己太小,对母亲的依恋虽然不比姐姐多,但是他和姐姐一样都想再见母亲一面。


屏幕快照 2018-01-10 下午3.29.47.png


如今,韩蓬应做好了打算,他说再过两年,他就和姐姐姐夫一起亲自到河南去找一找阔别多年的母亲和大哥。不管结局如何,他们都不会放弃。


(视频来源:海南新闻 编辑:王珏)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关键字:38年离家出走重男轻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