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2018年,打开还是关上一个盒子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王健慧

2018-01-01 10:37:29

这是一个关于盒子的故事。一进门,墙上就挂着一个普通的盒子,桐木制作的外表,有着岁月的质感,盒子是开着的,没有盒盖,故事也就从这里开始 。


艺术家徐旭峰把画放进了盒子里。也就有了2017年岁末“一只木盒子”引发的“旭峰谨致”个展。徐旭峰的画,淡淡的古风中,透着都市的气息,很特别。站在那些人物面前,可以看很久,彷佛他们就是你身边某个谈古论今的朋友。徐旭峰画的也是他的朋友,画的时候就跟过电影一样,一遍遍重温着相处的时光。于是,他把那些画放进了盒子里,“一个盒子一个人,一段故事,一份心意。盒子也是用来保存一些珍贵珍重记忆的——私密的,自我的,内新世界的。”


展厅入口处.png


关于盒子,其实第一个想到的是潘多拉的盒子,再者就是《大话西游》里的月光宝盒,还有就是那一句“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盒子里有无穷的欲望、有追忆的时光,也有未知的将来。


徐旭峰的盒子却很具体,具体到它的形式是受日本对于器物收藏的启发。 在日本,一张卷轴, 会配以“仕服”(以西阵织屋或唐锦所作的布裹),装入黑漆或朱漆的木盒,绑上袋纽,再套上一个桐木或松木箱,再次绑上袋纽。木盒上往往贴有收藏信息,若是祖辈所有,还会有藏品号以及各家元(长辈)的题跋感想,或俳句,或假名行文,最考究的甚至用体现他们身份和学识的纯汉文进行记录,少数藏家还会在桐木盒四周画上各类题材的作品。“这些所有的所有,藏家实际是在完善作品。”徐旭峰说:“在人生际遇和感动里,有新的时间在诞生,有新的机缘在孕育。作品随着时间同时多重流动的,在某一刻忽然会有新的时间诞生,在某一刻时间又会停滞不前。”


盒子里的秘密.jpg


三只并列的盒子,并没有打开,分别画着松、竹、梅,这理应是表现文人气节,而盒子旁边展开的画轴,却是一个手撑额头,略有些纠结、紧张的文人形象。徐旭峰利用了这样的形式,并没有一味地去表现典雅、精致和仪式感,而是巧妙地把自己的批判意识融了进去。这就是“盒子里的秘密”,当还没有打开盒子的时候,盒子的包装本身是具有迷惑性的吧。


褪色残损的《牡丹亭还魂记》线装本、展开的简笔淡墨《金鱼池》册页和隽刻着“结婚纪念”的木匣子,当三者放在一个玻璃展柜里的时候, 观者在沿着展柜行进欣赏也犹如一次穿越。从不同的起点出发,全凭观者自己的感受和联想,会得到一个全然不同的故事。


戏子系列.png


徐旭峰的盒子还透着一股禅意。也许,是因为他画的人物小品有着蜀僧贯休、石恪笔下罗汉佛祖的影子,也有着他对人生、历史不同的感悟。 他选择用泡桐木制作盒子,装下他的画。他说:“时间如同地层一样积累重叠,只看表面感觉不到时间的存在,只有当积累重叠上有了伤痕,出现剥离和缺失时,时间才会在那里显现。我们能在逐渐崩溃的东西上看到时间。”木盒子亦是如此。


-展厅一角.jpg


“一个空空的没有故事的盒子,在繁华世界之下,不同的地点,一点点地被装满。过程中,数次被打开,倾倒,筛选,整理,关上,面对的是同一个人或者和他(她)(它)相关的,却是不同的情绪。”


盒子里装着时间和记忆,拼凑出一个个属于自己的故事。有些记忆错了,有些时间久了,故事也就变得越来越像一个故事。人往往凭着自己的心思,打开了一个盒子,又关上了一个盒子。有些关上了就可能再也不会去打开,打开的盒子却总有装满的时候。


(看看新闻Knews记者:王健慧 编辑:朱佳伟)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关键字:2018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