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沙尔必须下台?反对派们,天亮了,到站了,醒醒了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章一叶

2017-12-23 15:56:43

巴沙尔·阿萨德,被称为中东“幼狮”,他少年得志,34岁接掌叙利亚,登上总统宝座。


他执政的最初十年,可谓风平浪静。


图片1&封面图片.jpg


然而,2010年,“阿拉伯之春”席卷中东,战火在阿拉伯世界迅速蔓延,中东政治强人如多米诺骨牌般倒下。


2011年3月,“阿拉伯之春”延烧至叙利亚,一群孩子的街头涂鸦和被捕引爆了叙利亚境内大规模示威活动,反政府组织快速集结并发动起义,旨在颠覆巴沙尔政权。


与此同时,西方媒体开始将巴沙尔定义为“独裁”,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更是态度强硬,时任美国国务卿希拉里不止一次掷地有声地对全世界宣布“巴沙尔·阿萨德必须下台”。


随后,国际社会的干预日渐增多,叙利亚反对派逐渐兴盛,叙利亚成为了一个一点即燃的中东火药筒,民族,宗教、政治、国际势力在这片土地上相互缠斗,将战火一次次推向高潮。


图片2.jpg


然而,历经七年,当战争的帷幕逐渐落下时,当初为叙利亚局势划出红线的奥巴马已经卸任,当初宣布巴沙尔必须下台的希拉里还没有机会上任,巴沙尔却依然站立在叙利亚政治舞台的中心。


如今,巴沙尔是去是留?这已经成为了叙利亚政治进程中的最大分歧。


2016年年初以来,在联合国主导下,叙利亚政府和反对派代表已在日内瓦举行多轮会谈,却一直无果而终。谈判各方分歧严重,甚至不愿面对面交流,挡在他们面前的终极问题就是:巴沙尔是否下台?


中国社科院研究员 中东问题专家殷罡认为:


叙利亚反对派现在还坚持一定要让巴沙尔先下台,认为巴沙尔不能参加今后的战斗重建,这不可能实现。伊朗、俄罗斯、黎巴嫩真主党将叙利亚政府从很危难的境地挽救出来了。叙利亚政府比以前还强大,怎么可能先下台?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 俄罗斯中亚研究中心主任冯玉军认为:


巴沙尔的去留问题由三个因素来决定:一,战场上的力量对比,叙利亚政府军在俄罗斯的支持之下,已经占据了主导地位。二,美国等西方国家,最近已经放弃了将巴沙尔下台作为开启政治进程的先决条件。三,既然巴沙尔政权已经站稳了脚跟,他为什么要主动退到幕后,结束自己的历史使命,遭受反对派的清洗?这都是不可能的。尽管反对派提出让巴沙尔下台,但是未来叙利亚想要稳定,巴沙尔肯定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政治力量。


内战之初,反对派就想颠覆巴沙尔政权,折腾了六七年之后,他们愿不愿意妥协的确是个问题。只是,摆在反对派面前的残酷事实是,他们不仅在国内战场失去优势,背后倚靠的西方大国也是态度成谜。


从战场形势来看,叙利亚政府军控制了六至七成的叙利亚土地,包括大马士革和阿勒颇等一些最主要城市,而反对派武装控制面积则不大,围绕在阿勒颇周围。


图片3.jpg


从域外大国的态度来看,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对于“巴沙尔下台”的态度不断软化。


2015年12月,时任美国国务卿克里表示,接受俄方一直坚持的立场,让叙利亚人民决定巴沙尔的去留。去年美国大选期间,作为候选人的特朗普就表示,相比一些与极端思想有关联的叙利亚反对派,巴沙尔政府是更好的选择。今年3月,美国国务卿蒂勒森表态,称巴沙尔的去留应由叙利亚人民自己决定。


更耐人寻味的是,美国著名杂志《纽约客》网站12日又放出特朗普政府接受叙总统巴沙尔·阿萨德执政至2021年的消息,一改美国政府往日与叙利亚“势同水火”的姿态。


图片4.jpg


那么,曾经强势的美国为什么在叙利亚问题的表态上越来越“佛系”了呢?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所长滕建群认为:


12月18日,美国刚发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当中没有提叙利亚问题,这就说明美国在叙利亚问题上它的政策到现在还不是很清晰。在中东,美国更看重的是伊朗,认为伊朗在中东地区坐大,对美国整个中东地区的利益构成了非常现实的威胁。所以美国重点盯防的不是叙利亚,叙利亚只是其整个中东战略中的一部分而已。


相比于美国的模糊态度,俄罗斯则立场清晰,为了维护自身的利益,力保巴沙尔政权。


上海外国语大学教授 中东问题专家赵伟明认为:


俄罗斯毫无疑问要保住巴沙尔政权,它有几个出发点:一,转移乌克兰危机以后西方对它的制裁的压力。二,保住俄罗斯在中东的唯一军事基地,叙利亚的军事基地是俄罗斯在地中海东岸的战略要点。三,通过介入叙利亚,俄罗斯打破了美国在中东一家独大的局面,重塑了中东格局。


图片5.jpg


如此看来,巴沙尔作为一个重要的政治力量,参与到叙利亚未来的政治进程中,是个大概率事件。


当然,巴沙尔能否继续执政?能够执政到何时?还在于他能否带领叙利亚进行有效的战后重建。


图片6.jpg


叙利亚,这个曾经稳定富足的中东国家——历经七年内战,如今只剩满目疮痍。


国家边界已经名存实亡,社会和经济结构被严重摧毁,基础设施几乎全部毁于战火,人民民不聊生。几十万叙利亚人死于战争,数百万难民散落各地,上千万人流离失所, 80%的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数代人积累的发展成果毁于一旦。


以叙利亚第一大城市、经济中心阿勒颇为例,曾经的200多万人口中只有不到50万人返回家园,当地生活物资匮乏,水电设施依然处于瘫痪状态。

图片7.jpg


如此支离破碎的叙利亚,该如何重建?


上海外国语大学教授 中东问题专家赵伟明认为:


战后重建主要是分成两部分,一个是政治重建,一个是经济重建。首先,政治重建上会碰到很多难题,例如,选举、修宪等都会遇到阻力。其次,经济重建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光靠叙利亚的石油,光靠西方的援助,甚至有些国家想把叙利亚重建的这副重担压在中国的头上,这都是不现实的。


中国社科院研究员 中东问题专家殷罡认为:


至于重建,那真是天文数字。任何国家的一个大城市没有2亿美元建不起来,而叙利亚已经是一片废墟,这就需要叙利亚的当地富豪们,所有人把自己的钱包都掏干净才行,这个重建的大工程,可能会持续半个世纪。此外,叙利亚难民必须要回国参与建设。叙利亚政府要保障难民的政治权益,利用房产政策,土地政策吸引难民回归,发动人民的积极能动性参与重建。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 俄罗斯中亚研究中心主任冯玉军认为:


叙利亚内战打了这么多年,就是一个人间悲剧。文明古国几千年留下来的历史文化,都已经炸烂了,城市在短期之内,是不可能恢复的。目前,各派政治力量尽管进入和谈,但在短期内不可能达成一致。此外,外部力量,谁都不会撤出叙利亚。所以,小的摩擦和冲突在未来的叙利亚仍然存在。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所长滕建群认为:


战后重建的话,首先,难民要回归,但是很多难民逃到了欧洲,过上了相对安逸的生活,不太容易再回来。其次,要建立新的政治平衡,权力机构的建设必须要提到议事日程来,只有建立了权力机构,实现了力量平衡,才能使叙利亚真正进入一个和平的发展时期。


叙利亚危机是冷战结束后人类社会最深重的全球性灾难,自危机爆发以来,以联合国为基础的国际机制、以相关大国为核心的利益集团,这两种国际力量始终在争夺局势的主导权。也是在这一博弈过程中,叙利亚问题从政治危机演变为全面内战、代理人战争。


当时间来到2017年底,反恐战争呈现摧枯拉朽之势时,叙利亚问题的主场转向了谈判桌。


现在,窗口打开了,曙光已经显现,但多种国际机制相互交织,大国政治博弈复杂激烈,叙利亚走向和平与重建的过程依然充满着诸多的未知因素。对于生活在叙利亚土地上的人们来说,和平与发展,何时才会真正到来呢?


本期节目《环球交叉点》播出时间:
东方卫视 12月24日 周日 8点15分


本期嘉宾:
殷 罡 中国社科院研究员
冯玉军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俄罗斯中亚研究中心主任
滕建群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所长
赵伟明 上海外国语大学教授

(看看新闻Knews记者:章一叶 编辑:傅钰婷)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关键字:巴沙尔下台反对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