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百年滑稽戏的世纪难题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王健慧

2017-12-23 14:04:53

91岁高龄的滑稽表演艺术家嫩娘和童双春、李九松、李青一起登台亮相,将滑稽戏百年诞辰纪念推向了最高潮。


今年是滑稽戏诞生110周年,来自全国七家最具影响力的滑稽剧团驻扎上海共舞台·ET聚场,24天轮番上演了14场滑稽戏。就在展演闭幕当晚,91岁高龄的滑稽表演艺术家嫩娘和童双春、李九松、李青一起登台亮相,将滑稽戏百年诞辰纪念推向了最高潮。


李九松和嫩娘搭档主演的《老娘舅》曾经风靡上海滩。时至今日,李九松一出场,大家还是欢喜亲切地叫他一声“老娘舅”。李九松的老师文彬彬擅于扮演“小人物”,因在《三毛学生意》中塑造的三毛形象而名声大振。他高度夸张的形体动作和人物的内心体验有机结合,揭露了旧上海的肮脏和畸形。当年电影版《三毛学生意》就是改编自滑稽戏,其中嫩娘在影片中饰演和三毛一样被虐待的小姑娘小英。而扮演吴瞎子的范哈哈正是《三毛学生意》花季剧本版本的编剧,他将漫画集张乐平笔下的三毛作为主要人物,由传统独角戏《剃头店》、《瞎子店》等串联起来作为情节。



纵观如今的滑稽戏,很难再看到一个以讽刺为主的作品。一出戏演下来,有时候竟然感觉像是看了一出歌颂“五讲四美三热爱”的方言话剧,全程无笑点——台上演得卖力,台下看得尴尬。老生常谈的问题再次出现——滑稽戏勿滑稽。“这是滑稽戏碰到的世纪难题。”上海戏剧学院教授荣广润说:“滑稽戏不能全都是正面歌颂题材,也要重视讽刺题材,这个恐怕我觉得我们现在这方面可能有思想上有一些束缚。”


 “搞滑稽戏现在都要强调正能量,一定要歌颂正面人物,才说明滑稽戏的路是正确的。”上戏教授戴平表示:“讽刺性的滑稽戏也应该占相当的比例。现在有些作品不好笑,是因为在题材的选择上,讽刺的力度比较减弱了,这是一个关键问题。如果滑稽戏对一些社会不良倾向的问题能够入木三分地进行深刻讽刺,扭转这种现象,这实际上也是一样的正面效果。”


薪火相传.jpeg


童双春和李青的老师是兄弟档滑稽戏泰斗姚慕双和周柏春。兄弟俩培养了一批“双字辈”的滑稽演员。其中,吴双艺是说学做唱,全面开花,王双庆继承了周柏春冷面滑稽的特点,翁双杰蹦蹦跳跳像个小囡,一亮相就让人捧腹大笑,童双春可能是双字辈里卖相最好的,而李青的卡通动漫式表情也让人过目不忘。如今,“双字辈”走了大半,童双春和李青也是在工作人员的搀扶下走上了舞台。就在今年年初,吴双艺去世;年末,当年被姚慕双一眼看中特招到上海、和周柏春一起合作过《一千零一夜》的严顺开也走了。


 “老的老、走的走,退的退,离的离。 我以前叫小童,现在变老童了。”童双春说:“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讲,像老的一辈已经很少了,滑稽舞台再也没有过去那种辉煌的时代了。但是现在的中青年演员他们肩上的责任是很重大的,既要承上又要启下。”


我们记住了《七十二家房客》中的警察“三六九”杨华生,记住了“阿Q”严顺开,记住了“王小毛”王汝刚,记住了“老娘舅”李九松……这些都是“角儿”。“跟话剧比,我们的话剧演员没有像滑稽演员有这么多的语言模仿能力,没有这么多演唱能力,总体来讲,滑稽戏演员身上的工夫要比话剧演员多。”荣光润说:“跟戏剧来比,你同时会丑,要跟生旦净末丑结合在一起,所以滑稽戏是很不容易的。”


走过百年的滑稽戏,在剧本、演员、导演乃至市场所遇到的问题,其实也是其他很多剧种所面料的困境和瓶颈。每个戏种都有它的顶峰和辉煌,同样也会因为某种契机再创高峰。


(看看新闻Knews记者:王健慧 编辑:王珏)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关键字:滑稽戏嫩娘李九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