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保姆纵火案丨林生斌:等待开庭成了我的使命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邓全伦

2017-12-21 09:48:40

杭州保姆纵火案今日在杭州中院开庭审理。自从12月17日获知具体开庭时间以来,林生斌的内心百感交集,这几天他亦特别地忙:和法院交涉旁听证事宜——很多直系亲属要求去法庭听审;与自己的代理律师一起进行案情准备;还得抽出时间接受各路媒体的采访。


10天前,林生斌再次踏入被毁的家,百感交集


林生斌的电话几乎被打爆,“全国各地的朋友和网友很关心关注这个事。”作为纵火案受害的五口之家仅剩的一员,他明确表示放弃对纵火者莫焕晶提起民事赔偿,只请求法庭能够严审严惩。

今年6月22日,林生斌位于杭州蓝色钱江小区的家里燃起熊熊大火。这是一起家中保姆纵火的刑事案件——起诉书显示,这一天凌晨5时许,被告人莫焕晶用打火机点燃书本引燃客厅沙发、窗帘等易燃物,火势迅速蔓延,导致屋内的林生斌妻子及其子女四人困在火场中吸入一氧化碳中毒死亡。


被大火吞噬后的楼房,触目惊心


被大火吞噬后的楼房,触目惊心


“十二年,一个轮回”

火灾发生时,林生斌正在广州出差。他接到亲戚电话,得知妻儿罹难,猝不及防,在赶回杭州的飞机上一路痛哭。中午12点半赶到医院太平间时,妻子和三个儿女的尸体已经僵硬,“我看见女儿的眼睛都没有闭上;我抱着老婆哭,她的眼泪竟流出来了。”

一瞬之间,一家幸福恩爱的五口独剩一人,“我没有家了。”林生斌12月19日在杭州蓝色钱江小区的一家咖啡馆向我感叹:十二年,一个轮回,仿佛时光机把他拖拽回去,一切回原点,却没有抽离走记忆。


幸福恩爱的五口如今独剩一人


2005年,林生斌从福建霞浦乡下只身来到杭州,在老乡的理发店打工,做一名理发师。在这里,他结识了来自浙江丽水山区农村的朱小贞,并且两人很快相恋。那时的朱小贞,正和哥哥朱庆丰一起打拼服装生意。

林生斌记得,初识小贞那年冬天杭州下起了雪,这是他第一次看见雪,天蒙蒙亮就打电话给小贞:“下雪了下雪了,你快出来看雪。”小贞见到他就笑:“还以为什么事呢,下个雪你也大惊小怪的。”后来他们牵着手在雪地里走了好久,漫天飞雪和小贞低头抿笑的样子,从此定格在了林生斌心里。

但林生斌要娶朱小贞,开始却遭到朱家父母的反对,他们嫌福建地偏开始并不同意,小贞执意坚持。结婚时,哥哥朱庆丰资助小贞开了自己的服装店。小两口用心经营这家服装店,生意越做越大,从零售一路往上游做到开厂,拥有了一家规模不小的服装公司,设计、生产一体化。

在杭州这座电商之城的服装圈,林生斌逐渐有了名气,公司旗下拥有好几种品牌。今年初,林生斌和其他20多家男装厂商集中到萧山的一座写字楼里还开设了工作室。因为资历深、经验很丰富,而且为人忠厚,他被楼里的同行尊称“大哥”。

在创业中,林生斌非常勤奋,每天凌晨4点就要起床去拿货,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既是设计师,也要管生产,还要跑客户,小到一颗纽扣,一根拉链,都需去面料市场亲自挑选。

早在2012年,林生斌的生意规模就超过了带他入门的舅子朱庆丰,一家人也从出租屋搬入了蓝色钱江小区。这是杭州最高档的楼盘之一,当时房价就达到每平方米六七万元。

林家住的是360平方米的四室两厅。回忆当初,林生斌忘不了朱小贞拿到新房房卡时脸上挂着的笑容,“那是我们千挑万选、慎之又慎的决定。这里是我们想要长久居住的一个家。”

在朋友们眼里,林生斌一家五口人过上了富裕美满的生活。自从家里有了孩子,夫妻分工明确,林生斌主外,负责生意、挣钱,妻子朱小贞则主内,生活永远围绕着丈夫和孩子。


5.jpg


朱小贞热爱生活,也很有仪式感,每逢佳节都要把家里布置一番:圣诞节会有圣诞树,万圣节会有南瓜灯,春节就会挂上大红灯笼,去年中秋家里到处都摆放了鲜花盆景。她闲暇时喜欢看书、插花、弹古筝、听音乐;每天早上常常去阳台做瑜伽,或带着两个大点的孩子下楼跑步。

林生斌回忆和老婆结婚12年,夫妻俩偶有争吵,但从没隔夜仇。“可小贞是有遗憾的,我们是裸婚,条件所限,连结婚照都没有拍过。我们商量好了,今年过年要去马尔代夫补拍婚纱照。”

今年3月14日朱小贞生日,林生斌给她了一个惊喜:送给她一辆新车。但直到6月18日才提到车,她只开了三天。出事前不久,在家里林生斌还给小贞剪了头发,她跟丈夫调侃:“我可是你唯一的VIP。”林生斌回应:“我可是有四个VIP,但你是VVIP。”小贞说,最喜欢丈夫给她剪头发,有一种古代丈夫给妻子画眉的幸福感。

三个孩子聪慧可爱,林生斌认为都是小贞的功劳。8岁的阳阳是家里唯一的女孩儿,在林生斌眼里,她漂亮、懂事,林生斌最偏爱她;对10岁的大儿子柽一,林生斌一直对他要求比较严格,希望其能做弟弟妹妹的好榜样;小儿子潼潼专注力很强,被林生斌认为情商也在三个孩子中最高,“特别会察言观色、懂事,虽然只有4岁但做的事情很得体。”


林家的三个孩子


遭遇“赌徒保姆”

“没想到最后这个家,竟成了冢。”林生斌猛吸一大口烟,“我永远不会谅解纵火者莫焕晶。”

莫焕晶,1983年出生,高中文化,广东东莞人,2017年6月22日因涉嫌放火罪和盗窃罪被杭州警方刑拘,7月1日批捕,8月10日被移送杭州市检察院起诉。


纵火嫌疑人莫焕晶


起诉书说,莫焕晶长期沉迷赌博而身负高额债务,为躲债于2015年初到绍兴、上海等地打工,主要做专职保姆。经公诉方审查查明:2015年7月,莫在绍兴市越城区偷了雇主家的两瓶茅台酒;2015年11月到12月,偷了上海市浦东区一雇主家的戒指、项链进行典当;2016年2月,在上海市华发路雇主家盗窃同住保姆的现金6500元。这些盗窃行为均被雇主发现,相关财物退还之后被辞退。

2016年9月初的一天,莫焕晶到上海一家职介机构登记,再次寻求保姆工作。当天就被通知赶往杭州面试,当晚见到了雇主朱小贞。朱小贞看中的是莫会开车,需要她接送三个孩子不同方向的上学放学、参加兴趣班,另外就是做饭、打扫卫生。有驾驶证的保姆难找,朱小贞给莫焕晶每月工资7500元。

党琳山是莫焕晶的辩护律师,他曾在会见时专门问莫:“你和林生斌一家人相处得怎么样?”莫焕晶答:“非常好,像一家人。”党琳山又问:“你对保姆和雇主实行双电梯入户,是否感到不适或被歧视?”莫说:“完全没有。”

莫焕晶给党琳山举了一个例子,证明林家人待她就像一家人:朱小贞家里的名贵手表、金银首饰这类贵重物品的存放从来不避着她。莫焕晶的朋友也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莫焕晶向她炫耀过林家人对她很好,过春节时专门问了她孩子的身材尺寸后,给孩子准备了林家童装品牌的新衣服当春节礼物。

然而,朱小贞夫妇不知道的是,平时“沉默寡言”的这位保姆一直沉迷于赌博,这个嗜好最终导致莫焕晶不但把手伸向这个家的贵重财物,还撒谎向朱小贞借钱。

起诉显示,2017年3月到6月间,莫焕晶多次窃取朱小贞家中的金器、手表等贵重物品进行典当、抵押,得款18万余元,至案发尚有评估价值19万余元的物品未赎回。同时,莫还编造在老家买房等虚假理由向朱小贞借款11.4万元。这些钱都被其用于赌博挥霍一空。

2017年6月21日晚,莫焕晶又用手机网上赌博,输光了连同当晚用林家一块手表典当所得款项在内的6万多元。为继续筹措赌资,她决意采取放火再灭火的方式博取朱小贞的感激,以再次开口借钱。

6月22日凌晨2时至4时许,莫焕晶通过手机上网查询“打火机自动爆炸”、“沙发突然着火”,“家里窗帘突然着火”等与放火有关的关键词信息。凌晨5时许,她用打火机点燃书本,引燃客厅沙发、窗帘,火势迅速蔓延。

朱小贞和三个孩子被发现死在家中最朝北女儿的房间,死因是吸入一氧化碳中毒死亡;火灾还造成房屋和邻近房屋设施损毁,损失价值约257万元。

火灾发生后,莫焕晶在公寓楼下被警察带到派出所做笔录。她向律师党琳山表示,第一次笔录她没有承认自己纵火,第二次才承认。当天被宣布刑事拘留。

莫焕晶老家在广东东莞市长安镇厦边社区,当地人靠土地收租、分红就能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莫焕晶尽管一岁多时就没了母亲,与父亲、继母和同父异母的弟弟、妹妹生活在一起,继母对她爱护有加;2005年结婚后,丈夫对她也很不错,有一个幸福的家庭。

一手好牌却被打烂了。莫焕晶生完小孩以来的10年,从打麻将开始,最终陷入了赌博,为此甚至不惜借高利贷。“一段时间放高利贷的人天天上门逼债,她还被绑架走两次。她的孩子本来非常开朗活泼,从此以后就变得沉默内向。2014年丈夫与她离婚,10岁的儿子由前夫抚养。电话被前夫拉黑,躲债又回不了家,很久见不到孩子特别伤心,她说今年春节前曾有过自杀念头。”党琳山说。

对莫焕晶的娘家人来说,她的嗜赌同样是灾难。莫焕晶向亲戚朋友四处举债,这些债都由她的家人帮她偿还。党琳山发现,莫焕晶作为被告者的民间借贷超过十起,其中七起已进入执行程序。


8.png


今年过年之后,有赌博网络通过QQ联系她,让她玩百家乐,一下输了十几万,其中十万就是借朱小贞的。

律师的辩护,林家的质疑

莫焕晶会见代理律师党琳山时,多次对自己的纵火行为表示后悔,并手写道歉信托党转交给林生斌,“如果我死了能让你好过一点,我真的愿意立刻去死。”其父亲莫炳棠也给林生斌写过道歉信,并从亲戚、朋友处筹措了5万元作为赔偿金请求谅解。


9.jpg


10.jpg


但是,林生斌拒绝接受,“人都死了,这个时候道歉还有什么用?”

“如果能积极赔偿,能得到家属谅解的话,判死刑的概率比较小,但这个案件比较困难。”党琳山对看看新闻Knews记者坦言,造成的后果太严重,又没有可能得到家属谅解,而且莫焕晶根本就没有能力赔偿,“我已经跟她家人说过,叫他们应有心理准备。”

莫焕晶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因一念之差,放火导致朱小贞及三个可爱的孩子死亡,心中非常后悔,愿意接受法律的惩罚,如果判我死刑能使一切从头再来,我也愿意接受死刑。


11.jpg


今天的庭审,法院给莫焕晶亲属留了3个旁听证,但没有一个家属参加。代理律师党琳山说,一是莫家父母都身体不好,二是莫家亲友也担心来杭州承受不了巨大的舆论压力。

党琳山之前向法院申请了38个证人出庭接受质询,这些人是参与当时火灾的物管和消防人员,但被法院拒绝。他在20日晚向看看新闻Knews记者表示:“朱小贞和三个小孩,与死亡之间,是有很多的因素造成,莫焕晶放火只是其中一个。我觉得最关键的是,要尽可能地还原案件的真相。从放火到最后把人救出来把火灭了,这整个两三个小时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客观还原事实,理清各方责任。”

党琳山的疑点在于,蓝色钱江小区离消防中心直线距离不到500米,如此现代化的城市、如此高端的小区,超过300平方米的豪宅里过火面积50平方米,灭火却用了两个小时,消防和物业是否也有责任?

党琳山认为,此案是一起放火案,应当将起火的原因、报警的经过、灭火的过程调查清楚,就必然向当时灭火的消防指挥人员、第一批进入火场的消防员收集证据。但是,现有案卷显示,侦查机构恰恰没有向上述人员收集证据。在参与灭火的84名消防员中,只收集了两名第二批进入现场的,而不是第一批的。

在他看来,杭州保姆纵火案的公共意义,牵涉城市居民小区物业管理和消防安全的系统规范,如果能够公正审判,带来的社会意义将是深远的。

林生斌和两个代理律师亦参加今天的庭审,作为受害方指控莫焕晶的刑事犯罪,并为后边的民事诉讼做准备。代理律师林杰说:“我们要通过刑事诉讼来确认这个案件里边的一些证据,包括我们以后在民事开庭当中所要求的一些主张,这些主张里边可能要用到的一些证据,通过当下的刑事阶段来确认。”

林生斌告诉看看新闻Knews记者,他将在这次刑案后追责物业,提起对绿城的民事起诉。半年来他一直质疑火灾发生时应急机制的不足而导致救援迟缓,“如果物业对户型十分了解,从一开始就指导消防从保姆门进入;如果消防水泵及时出水,消防云梯能正常支起和使用,灭火进展是不是更加迅速?”

林生斌曾向杭州市公安消防局提出调取火灾事故调查报告以及消防事故责任鉴定报告。后者12月14日书面告知:6月22日上午,该局火灾调查部门和公安刑侦部门对现场火灾原因调查,下午发现保姆莫焕晶具有放火嫌疑,涉嫌放火罪,已移交公安刑侦部门办理,消防部门予以协助,“故未制作火灾事故调查报告,也不存在再由消防部门进行消防事故责任鉴定的问题。”

伤与痛

剧烈的伤痛,还在每天啃噬着林生斌。

“晚上我都哭着入睡,早上醒来,我会再经历同样的情绪。痛苦每时每刻都掌控着我,即使我看起来很平静镇定,它却一直在那里。”林生斌告诉看看新闻Knews记者,心理的调适修复对他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他整夜整夜翻看小贞的照片,看孩子的照片,看孩子画的画,“它们是在告诉我:我有一个完美的家。只是这个完美的家,现在只剩我一个。”


22.jpg


13.jpg


他现在每天要抽两包烟,每天得靠药物和酒精来入睡,睡上四五个小时已经不错,有时半夜一醒就睡不着了。他说,躺在床上,身体知道很累了,但脑子就停不下来,像放胶片一样地重现以前的情景,所以睡不着,一睡着,就做关于他们的梦,这根本没法自控。

他创建了“老婆孩子在天堂”的微博,半年来在这里不断回忆全家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它已拥有200万粉丝,每一条微博信息都牵动无数网友,“我写的每一条微博都是有感而发,经常没办法控制住情绪,一边写一边痛哭。”

他在一篇微博里写道:“我的余生就这样开始了,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这都是我不曾选择的人生。”

老婆孩子离开后,对林生斌来说,时间变得越来越慢。他常常回忆起老婆孩子躺在房间的地板上,仿佛看见他们的脸在天际浮现,“每次梦到她们我都不愿醒来,醒了再睡,就想我们能一直在一起。”

他喜欢早晚对着床头妻儿的照片,跟他们说说话。他说:“阳阳头发长,自己不好洗。我最喜欢帮你洗头发了,然后慢慢帮你吹干,指尖缓缓从头皮滑过发梢,感觉这是我幸福的时刻。”

他跟老大说:“柽一,你们还有在跑步吗?妈妈还是跑得那么慢吗?爸爸多想再这样跟着你们后边,看着你们跑步,听你们再这样叫一声爸爸。”

林生斌对于大火时自己不在场,有着深深的愧疚与自责。他总觉得如果自己也在,很可能老婆孩子就不会这样惨。至亲的人在惊恐中的最后几个小时究竟是怎样度过的,林生斌想起来就如剜心般疼痛。

今年8月,林生斌坠下瀑布,严重摔伤,在床上躺了整整两个月。舅子朱庆丰至今不敢问他,究竟是精神恍惚从瀑布上方跌落,还是一时想自杀。


14.jpg


几个月来,哥哥和妹妹放下工作,一直陪伴、照料林生斌的饮食起居。哥哥林生锋瘦了二十多斤。朋友阮岳峰甚至不知道怎么安慰林生斌,“只能跟他讲,现在你没有资格悲伤,等妻儿的事情都办完了,你要伤心再自己伤心去。”

现在,林生斌将全部精力用在打官司上,“用余生为老婆孩子的死讨个交代,这种责任感能暂时冲淡我的痛苦。”等待开庭,成了林生斌的使命。

他已在江西云居山一座寺庙受礼成为皈依弟子,还积极投身公益去帮助别人,“把对妻儿的思念作为一个爱心的传递。”他在微博上写道:一个人的路,显得太长太长,但我会好好地走。


(看看新闻Knews记者:邓全伦 编辑:范饱饱)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关键字:杭州保姆纵火案林生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