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抱石之女与高仓健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王健慧

2017-12-03 09:50:54

一代国画巨匠傅抱石之女、著名画家傅益瑶的新书《水墨千金》 在经过一年的漫长创作,终于付梓成书。然而,令人意外的是,傅益瑶并没有将父亲傅抱石作为新书开篇,而是另外一个男人、一个日本男人——已故著名演员高仓健。


《水墨千金》中的文字是片段式的,往往截取一位故人的一个瞬间,或者自己人生的一段经历,忆往述怀,关照当下。


新书《水墨千金》.jpg


“这不是一本纯粹的传记,而是把我对人生和艺术的感悟用一种新的形态呈现给读者。”傅益瑶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傅益瑶并没有将父亲傅抱石作为新书开篇,而是另外一个男人、一个日本男人——已故著名演员高仓健。


年轻时的傅益瑶.jpg


高仓健因主演电影《追捕》和《幸福的黄手帕》,在上世纪70年代末八十年代初被中国观众所认识,成为很多中国女性的偶像,就连傅益瑶也曾开玩笑说要嫁,只嫁他。机缘巧合, 1979年末,傅益瑶经邓小平亲自批准赴日本留学, 成为中国改革开放后第一位公派赴日学习美术的留学生。刚到日本不久,傅益瑶就在一次饭局上与高仓健相识。席间,傅益瑶将自己画的民间祭结集成书的《五彩十二祭》赠送给高仓健,高仓健对此大为赞赏,从此两人开始了长达两年多的交往。


与高仓健.jpg


两人虽不常见面,但是每周两三次的热线倾谈却总是不约而至。他们无话不谈。傅益瑶说:“我提的每个问题,高仓健都会真心诚意地回答。他的平易近人超乎我的想象,很快我们就放松自在地进入彼此的精神世界,并且成为了对方的知己。”


高仓健非常支持傅益瑶的绘画创作。傅益瑶开画展,高仓健常常会送礼祝贺,也收藏了不少傅益瑶的作品。当时画展的入口处摆着高仓健送的大花篮,很多宾客都会惊讶。“高仓健对我的肯定,对于当时的我是一种非常难能可贵的知遇之恩。”


在日本留学生公寓.jpg


只是后来这段被傅益瑶称为“这一生中唯一的一次无限接近恋爱的体验”,因为两人一些误会戛然而止。傅益瑶在书中也提及多年之后才悟出误会的由来。虽然不再通话见面,但是直到高仓健去世,傅益瑶在日本只要开画展,高仓健的花篮仍然很少缺席。


少年时的傅益瑶与父亲.jpg


一直单身的傅益瑶用今天的流行语来说就是“黄金圣(剩)斗士”。然而,父亲傅抱石关于感情生活的告诫却多年来萦绕在她心头。在《水墨千金》里,傅益瑶就回忆起父亲告诫她关于婚姻的一段话。“婚姻就是一艘‘船’,不管这个‘船’有多好,哪怕最好的船舱,金银珠宝挂满,当你上了这艘‘船’,父亲只能在岸上摇手绢儿。一旦你翻船、触礁,我一概没办法。”


傅益瑶在书中坦言,在她的一生中不乏追求者,有高干子弟,有医生,当然也有不怀好意者(傅益瑶称之为“贼船”)。“这些年来驶过我生命的‘姻缘船只’颇多,但我始终没有登‘船’。”


全家福(1963 年春节).jpg


“其实‘船’本身的问题还不大,‘船’底下有没有激流或者暗礁才是关键。爸爸对我的那些教诲就像心头悬着的剑,时刻提醒着我。情感对女人是最大的关卡,过不了这一关,女人往往筋骨化水。”傅益瑶说。


虽然至今没有登上婚姻之“船”,但是傅益瑶在艺术中得到了新的寄托。“在学习和创作中,我得到了想要的一切。在笔墨之间,我拥有世间一切情感,用技艺探索,替江山代言,从不寂寞。恋爱可以只有三天,但我跟中国文化的交情是千百年。”


(看看新闻Knews记者:王健慧 编辑:朱佳伟)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关键字:傅抱石高仓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