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国际反家暴日|拒绝家暴!她曾被丈夫打得遍体鳞伤 如今成“救人英雄”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杨卉

2017-11-25 15:20:00

核心提示

“他打我打得不计后果,我家里的彩电、冰箱、电风扇、桌子椅子、锅碗瓢盆、全都往我身上扫,一汤碗面条直接就往我身上倒,玻璃杯直接往我身上砸。”面对丈夫的家庭暴力,她在忍让许久之后,终于开始了自我救赎。

“我们自由了!” 秦小兰(化名)开心地告诉我,秀美的脸上容光焕发。

最近,秦小兰作为“救人英雄”登上了当地的报纸。她在旅行途中,向一位突发急病的乘客伸出援手,用自己出色的医务技能帮对方转危为安。

一年前的这个时候,秦小兰也接受过我们的采访,不过情况和这次完全不同。当时的她形容枯槁,坐在我对面泣不成声。 当时她的身份是一名家暴受害者。


秦小兰今年33岁,是一名医务工作者。2010年,她和丈夫赵平(化名)在上海结婚。赵平是一名工程师,老家在东北,外表文质彬彬,待人温和有礼。夫妻俩看上去很般配。

结婚一年后,小两口有了一个儿子。儿子在一岁的时候被检查出轻度脑瘫,这对秦小兰夫妇俩打击很大。此后他们经常为了孩子的事吵架。

2011年6月,赵平第一次动手打了秦小兰。当时秦小兰心存侥幸,以为丈夫只是偶然情绪失控,想着“退一步海阔天空”。她对丈夫说:“你觉得我哪里不好,你跟我说,我肯定会改的。”

可丈夫并没有被感化,反而变本加厉,以前温柔斯文的形象荡然无存。秦小兰痛苦地回忆:“他打我打得不计后果,我家里的彩电、冰箱、电风扇、桌子椅子、锅碗瓢盆、全都往我身上扫,一汤碗面条直接就往我身上倒,玻璃杯直接往我身上砸。”

秦小兰终于忍不下去了,她报了警,还求助了居委会。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协调下,赵平向她赔礼道歉,保证“一定不再打老婆”。

赵平还亲手写下一封“悔过书”:“都说女人能撑半边天,但是在这个家里,她是撑起整片天的。我要用全部的爱来回报她,让她感到嫁给我是幸福的。”秦小兰看了之后很感动,决定原谅丈夫。


而仅仅一个月之后,赵平再次对妻子大打出手。家暴、报警、调解、悔过、再次家暴,这样的情况反复循环,悔过书也积累了厚厚一摞,而每次保证的“有效期”都只有一两个月。

更让秦小兰伤心的是,家暴的阴影还蔓延到孩子身上。赵平在对儿子的教育过程中经常失去耐性,甚至拿儿子撒气。“他使劲打儿子,打得孩子手脚都趴在地上……”秦小兰哭得说不下去,“我越劝说他越打,他说虎父无犬子,越打越聪明。”

去年8月26日,秦小兰又一次遭到丈夫的暴打,导致血尿和多处软组织挫伤。这次她终于下决心向法院起诉离婚。

“我当时打电话给律师时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求你救救我!”秦小兰记得很清楚。她害怕离婚诉讼期间再遭到丈夫殴打,律师建议她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当时正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实施的第一年。

可是,秦小兰的申请被法院驳回了。闵行区人民法院审判员沈会川解释:“被驳回是因为她当时没有提供相应的证据,因为申请的话要有明确的申请人和被申请人。要有遭受家庭暴力的证据,证明已经遭受家庭暴力,或面临家庭暴力的威胁,这样我们才能发放人身安全保护令。”



第一次申请被驳回之后,秦小兰没有放弃。在法官的建议下,她赶紧去派出所调取了之前的报警记录、询问笔录和验伤单,找出了被打伤后去医院的诊断记录,还去居委会开了证明。此外,丈夫5年来写下的多份“悔过书”也成了有力的证据。

在把这些证据递交给法院之后,秦小兰的第二次申请很快就通过了。法院认为,聂秦小兰的证据之所以管用,是因为它们相互关联,形成了一个完整的“证据链”。

“有的申请人虽然提供了证据,但证据是单一的、孤立的,不能有效证明家暴的事实。”法官沈会川介绍,“比如只提供报警记录,但是没有相应的询问笔录,我们很难判断到底是什么原因报的警。或者是只提供医院的诊断记录,我们也无法断定是在家暴中受伤。家暴受害者一定要注意及时取证。自己录下的音频、视频和图片等也能成为证据。”

法院对秦小兰发出的人身安全保护令中,一共有三条:禁止被申请人实施家庭暴力;禁止被申请人跟踪、骚扰、接触申请人以及相关近亲属;责令被申请人迁出申请人住所。

保护令下发后,丈夫基本停止了对秦小兰的肢体伤害,转而进行精神上的冷暴力折磨,比如堵在门口不让她上厕所、洗澡,而且也没有按保护令要求,迁出两人共同生活的住所。

面对丈夫的冷暴力,秦小兰再也没有软弱,她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闵行区人民法院执行局副局长马卓君介绍,起初赵平对搬出房屋的要求很抵触,他担心搬出去之后,离婚财产分割时会对自己不利。 马卓君认为,虽然赵平在保护令下发之后停止了家暴行为,但由于之前的行为,可以判断他的自控能力较差。法院请来司法社工介入这一案件,和赵平所在工作单位的工会取得了联系,请他们协助做工作,并向赵平说明了拒不执行的后果。

根据《反家暴法》,法院可以对拒不执行的被申请人采取罚款、拘留等强制性措施。在各方的协作努力下,赵平在一个月之内自己在外租了房子,搬出了与秦小兰共同居住的房屋。

今年3月份,秦小兰和赵平正式离婚,儿子被判和秦小兰共同生活,两人的财产分割并未因赵平的搬出而受到影响。

离婚之后,秦小兰带着儿子离开上海,来到父母所在的城市,开始了新的生活。 就在这个月,秦小兰在旅行途中,飞机上一名乘客突发疾病,万里高空,情况危急。秦小兰听到广播求助之后,立马来到病人身边,运用自己的医务知识,沉着冷静地进行了救治,帮助病人转危为安。之后,航空公司专门给秦小兰发来了感谢信。

“以前别人也帮助过我,现在能帮助别人感觉特别开心。孩子很喜欢这个城市,我们母子两人相依为命,自食其力,很好。”秦小兰的精神状态越来越好,对未来也很有信心。


根据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统计,自2016年3月1日以来,上海市法院共收到人身安全保护令申请194件,结案189件。其中,裁定发出人身安全保护令68件,占36%。其余68起案件,有的属于不符合申请条件,经法院释明,当事人撤回了申请;有的是施暴人经法院作了教育和调解工作,主动承诺保证不再实施家庭暴力,获得了受害人谅解,申请人自愿撤回了申请,占36%。

法院还将组织法院法官进社区,宣传《反家暴法》,打破一部分人把家暴看做私事的偏见,让施暴者认识到自身行为的危害性和法律制裁的严肃性,让家暴受害者敢于依法维权,对家暴说“不”。

(看看新闻Knews记者:杨卉 编辑:刘清扬)

相关新闻

关键字:家暴救人反家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