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什纳:“小王子”的家与国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章一叶

2017-11-23 20:49:22

核心提示

A:藤校毕业,霸道总裁, 迎娶白富美,玩转美国大选。 B:花钱入学,投资失败, 心狠玩内斗,身陷 “通俄门”。 哪一面 ,才是真正的库什纳?

A:藤校毕业,霸道总裁, 迎娶白富美,玩转美国大选。 B:花钱入学,投资失败, 心狠玩内斗,身陷 “通俄门”。 哪一面 ,才是真正的库什纳?


“小王子”的说法来自《纽约时报》。

这顶桂冠,没给特朗普的大儿子、二儿子,或是小儿子巴伦,而是给了特朗普血缘上的外人,大女婿贾瑞德·库什纳。

媒体说,特朗普对这个大女婿满意得不得了,两人除了翁婿关系,更是遇到同类般的惺惺相惜。


王子1.jpg


01

1981年,库什纳在新泽西州出生。父亲查尔斯·库什纳,已经是美国地产大鳄,身家20亿美金。

库什纳的童年,其实并不像“小王子”,他回忆说:“父亲不相信儿童夏令营之类的培养,而相信言传身教,别人家的孩子开Party,我们则跟着父亲,穿上靴子,混迹于建筑工地。”

家境优越,教育严格,高中毕业后被常春藤名校录取,一切似乎都顺理成章。

1999年,18岁的库什纳,一身名牌,开着豪车驶入哈佛校园。

高中老师不明白,他GPA不太行,SAT分数也不太行,怎么看,哈佛的录取名额,都不会落到库什纳头上。

他们不知道的是,不久前,库什纳的爸爸,刚给哈佛大学捐了250万美金。

库什纳的哈佛入学资格,竟是用钱买来的!

说这话的,是普利策奖获得者丹尼尔•哥顿。他在《入学的代价》书中写道:库什纳是个花钱入名校的典型。

为免过于直接,落人话柄,库什纳的富爸爸,当年还给另一所大学捐了300万美金,就是后来库什纳读研的纽约大学。


王子2.jpg


从小到大,库什纳一直视父亲为榜样。即使进了大学开始独立生活,他仍经常给父亲打电话汇报情况。

就在一切顺风顺水的时候,库什纳家庭遭遇重大变故。父亲查尔斯被捕入狱了。


王子3.jpg


02

美剧《纸牌屋》男主角弗兰克说过这样一段台词:

“几乎人人都犯的错误,是为了钱而放弃权力。金钱是萨拉索塔的豪宅,保质期只有十年,而权力是古老的石砌建筑,能屹立数百年。”

库什纳的父亲查尔斯,当然明白此中深意。生意做到一定程度,政治地位才是一个男人的终极目标。


王子4.jpg


2000年,查尔斯向希拉里捐款9万美金,助其参选参议员。2002年,查尔斯向民主党捐款100万美金。

作为回报,他获得纽约-新泽西港口事务管理局主席的职务。

这只是他接近政坛的第一步。他还想走得更远,捐得更多。

但是,法律对个人政治捐款金额有限制。为了多捐钱,查尔斯冒用哥哥和妹妹的名义,而且没有告诉他们。

哥哥默里发现了,将查尔斯告上法庭,妹妹也将出庭作证,指控查尔斯。

就在这个当口,妹夫出事了。

新泽西州红牛小旅馆的一间客房里,一个男人正和一个女人共赴云雨。

正对床尾的墙上,挂着一个闹钟。钟面有个毫不引人注目的小口,而小孔后面,一个隐藏摄像头,纪录下了床上这一幕。

女人,是个妓女;男人,正是查尔斯的妹夫。

妓女,是个侦探找来的;妓女和侦探,都是查尔斯雇的,花了他一万美金。

查尔斯本想用不雅视频,威胁妹妹不要出庭,没想到妹妹不顾家丑,坚持鱼死网破。

人证物证都有,查尔斯的案子,对检察官克里斯·克里斯蒂而言,判起来很轻松。

因逃税、非法政治献金、报复证人等18项联邦重罪,查尔斯锒铛入狱。

还没走到华盛顿,查尔斯的政治梦,已然破碎。

查尔斯被媒体羞辱得体无完肤,但在库什纳眼中,他还是那个父亲:“父亲是犯了错,但对他的惩罚并不公正。”

他要做的,就是挽回库什纳家族的名声;

也许,他还想继续父亲的政治梦想。


王子5.jpg


03

父亲入狱,库什纳24岁时,正式接管家族地产业。

在新泽西,名声和市场都成了制约。库什纳决定进军纽约,但他要先把话语权掌握在自己手中,因为父亲一案中,他看到了媒体制造舆论的力量,媒体对父亲的羞辱,更让他怀恨在心。

曼哈顿地区口碑不错的《观察家》报,成为他的目标。

2006年前后,这份报纸每年亏损200万美金,因此,出售价格并不高,只要1000万美金。

大学期间,库什纳靠买卖房产,赚进2000万美金,花1000万买下《观察家》报,绰绰有余。

但他毕竟还是个在校学生。《观察家》老板卡特对把报纸买个一个学生,颇感犹豫。

对方犹豫,库什纳反而更加坚决。他直接去见卡特,带着1000万美金支票和一份合同,告诉卡特:“我不仅要让《观察家》持续运营,还要让这份报纸盈利,我已经准备好了。”

2006年7月,《观察家》正式易主,库什纳成为曼哈顿地区最年轻的报业掌门人。


王子6.jpg


库什纳接手后,报业旋即迎来寒冬。《观察家》报虽然没像库什纳说的那样扭亏为盈,至少避免了其他报纸纷纷倒闭的厄运。

收购《观察家》报,在商业上或许不算成功,但对库什纳打开纽约市场,跻身纽约社交圈,至关重要。

他经常穿着笔挺的西装,举着晶莹的红酒杯,与布隆伯格、朱利亚尼、默多克和特朗普等纽约大佬们谈笑风生,推杯换盏。

一年后,库什纳以为时机成熟,以18亿美元高价,买下第五大道666号大厦。


王子7.jpg


04

666号是一栋高级办公楼,位于曼哈顿第五大道和52街交界处,共41层,建于1950年代。

1995年-2007年是美国房产大牛市,累积涨幅超过100%。

库什纳变卖了新泽西州的多项家族资产,最终以18亿美金,创曼哈顿地产成交之最的价格,买下666号。

这宗交易不仅成交价高,杠杆更高。库什纳自掏腰包5亿美金,此外都是银行和信托借款。


王子8.jpg


然而,库什纳刚刚买定入手,美国房价出现崩盘。2008年,美国房价跌幅达到创纪录的18%,2007年到2011年,美国房价五年间累计跌幅33%。

666号资产不断缩水,库什纳地产持续失血。

找新投资人,请求减免债务,出售部分股权,库什纳在接手666号之后的几年内,都如热锅上的蚂蚁般寻找“解药”。他不能眼看着库什纳的招牌,砸在自己手里。


王子9.jpg


库什纳打电话给666号的一位债权人,也是自己旧相识理查德·马克。

库什纳放低身段,向理查德恳求道:“我真的是一个好人,你能否接受一些债务减记?”

不料,理查德丝毫不念旧情,回复道:“你以为你在和谁说话,我要为我的投资人负责。”

被“朋友”无情拒绝,但库什纳可是手握话语权的《观察家》老板。

《观察家》的编辑爆料称,库什纳向员工暗示说,理查德是个很坏的信托人,他想方设法用投资人的钱来养肥自己。

编辑觉得,库什纳是想让他们去挖理查德的“黑料”。

《观察家》先后派了两个记者去做理查德的报道,结果两人什么“料”也没挖到,无功而返。

无奈之下,《观察家》想外聘记者来做这个报道,结果这个外聘记者非但不同意,之后还把这个“挖料”故事写了个清清楚楚,发表在自家媒体《时尚先生》(Esquire)上。


王子10.jpg


《时尚先生》的记者引用《观察家》员工的话说:“库什纳这个人和他爸一模一样。”

库什纳拒绝回应这篇报道,通过公司公关表示,他要做理查德相关报道,与666号债务没有任何关系。

666号交易一直是地产史上的一个谜。有太多人不理解,库什纳为何执意高价收购666号?


王子11.jpg


05

库什纳进军纽约,做了两项重要的投资,一是在纸媒崩溃之前购买了《观察家》,二是在房价崩盘之前购买了666号。

库什纳放弃了大量金钱,或是因为他从父亲的境遇中得出了一个教训,那就是金钱不是万能的。父亲有钱却名誉尽毁,悲惨入狱,人生有何意义?

对于库什纳来说,重要的是赢得地位,赢得世界中心纽约的一席之地。

更重要的是,赢得伊万卡。要知道,2007年,正是库什纳和伊万卡开始约会的时候,而666号与特朗普大厦之间只隔着几个街口。

是的,没有666号,就没有伊万卡,没有伊万卡,就没有空军一号。


王子12.jpg


2007年,库什纳正式牵手伊万卡,一个帅哥,一个美女;一个哈佛,一个沃顿;一个地产富二代,另一个地产富二代;一个“疯狂”的爸爸,另一个“疯狂”的爸爸,这两人相遇,如果不坠入爱河,吃瓜群众们都不能答应。


王子13.jpg


然而,2008年,金童玉女的爱情小船扬帆不久就触了礁,因为正统犹太教的库什纳父母不能接受儿子与异教徒通婚。

两人分手,伊万卡的闺中密友邓文迪看在了眼里。邓文迪主动致电库什纳:“工作这么辛苦,来与默多克和我在游艇上过个周末吧。”

库什纳应邀赴约,伊万卡也“碰巧”在游艇上。邓文迪四两拨千斤式的一个电话,让金童玉女重归于好。


王子14.jpg


随后,库什纳趁热打铁地送上5克拉大钻戒。伊万卡则为了库什纳同意皈依犹太教。

2009年10月25日,特朗普高尔夫球俱乐部,两人举行了盛大的婚礼。

有长相有背景,房地产世家,对家庭忠诚,据说特朗普当时就对自己大女婿很是满意。


王子15.jpg


06

结婚,对于库什纳来说意味着什么?

从某个角度来说,结婚之前,他有一个“疯狂”的爸爸,结婚之后,他有了两个“疯狂”的爸爸。对于他们的“疯狂”举动,忠于家庭的库什纳必须鞍前马后,例如:帮毫无经验的爸爸竞选美国总统。

如何看待库什纳在这场让人跌破眼镜的选举中的作用呢?

前谷歌CEO施密特表示,库什纳是竞选的实际运作人,而且他真的是在没什么资源的情况下做成的。

的确是没资源。共和党初选伊始,特朗普团队孤立无援,几乎所有人都觉得特朗普是来搞笑的或者捣乱的。

在华盛顿,甚至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如果你为特朗普竞选团队工作,那么你永远也别想和共和党合作了。

库什纳曾经在采访中举例道,团队要雇佣一位税法专家,这位专家开出了两个条件:第一,收费双倍,第二,匿名工作。


王子16.jpg


除了没人帮忙,位于特朗普大厦的竞选办公室也是一片冷落,这里没有人,没有桌子,没有椅子,连电脑也没有几台。

如此寒酸,正是印证了特朗普的省钱理念:“我可不希望有人因为竞选变富,我们竞选要和做生意一样,看好每一分钱。”

要花小钱办大事,就意味着不走寻常路。就在其他候选人在传统媒体上花大钱投放广告之时,库什纳琢磨着如何利用新媒体,搞一场不太花钱的现代化竞选。


王子17.jpg


德克萨斯州的圣安东尼奥市,库什纳在硅谷朋友的建议下,马不停蹄地筹建秘密数据团队。数据团队会甄别选民的个性、政治倾向和需求,哪些选民可能会支持特朗普?选民关心哪些议题?是移民,还是贸易还是医保?

有了这些分析数据,特朗普团队可以针对不同的群体,发出有不同版本的广告。此外,数据还可以提供竞选决策,例如,在哪里筹集资金?去哪里举办集会?现场应该说什么话题?采取什么立场?

一切都是精准投放、直达目标、效果显著。


王子18.jpg


在选前的最后一刻,在得知宾夕法尼亚州和密歇根州是关键州之后,库什纳又立马组织选前造势集会,发动广告攻势,让数千位志愿者一户一户地上门宣讲,争取选票。

11月8日,大选结果揭晓,蓝州逐个变红,特朗普意外胜选。

库什纳很低调,直到竞选的最后阶段,都没有人注意到他在默默地做些什么。

事后,库什纳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不怕改变,我们怕的是失败,我们做事又迅速又便宜,没有效果的事情,我们立刻放弃不做。”

迅速、便宜、有效,如果你对特朗普有一些了解,会知道这简直就是特朗普的人生信条。

胜选总统,特朗普对自家女婿自然是器重极了,因为不仅是赢了选举,更重要的是赢得便宜,赢得满意!


王子19.jpg


07

有的人低调,在整个竞选过程中,没有太多存在感,例如库什纳。

但有的人不能低调,在整个竞选过程中,其作用就是怒刷存在感。

例如,新泽西州长克里斯•克里斯蒂。

恨特朗普恨得牙痒痒的,除了民主党,还有共和党建制派。在竞选初期,共和党人都恨不能与其撇清干系,甚至发声称,宁愿投票给民主党,也不会投给特朗普。

就在特朗普极度需要来自共和党党内支持的时候,克里斯蒂站出来了,为其背书。

特朗普每次演讲的时候,克里斯蒂都如保镖般默默站在其身后。


王子20.jpg


如此忠诚的克里斯蒂,早早地被特朗普任命为过渡团队主席。当时,外界一度预测,克里斯蒂是特朗普竞选拍档的大热门。

预测克里斯蒂能成为副总统的人,一定是没考虑过库什纳的感受。

2005年,当时的克里斯蒂是新泽西州的检察官。库什纳的父亲查尔斯,就是在克里斯蒂的手上被判18项联邦重罪而入狱。库什纳一直对此耿耿于怀,认为父亲遭受了不公正的待遇。


王子21.jpg


帮助岳父竞选美国总统,忠于家庭的库什纳又怎能不为自己的亲爸爸报一箭之仇。

克里斯蒂虽然押对了特朗普,却没料到库什纳“有仇必报”的性格,因此他只能为特朗普战斗,却无法与特朗普一起分享胜利的果实。

外人终究敌不过自家人,克里斯蒂这个站在特朗普背后的男人,很快从过渡团队中消失了。

对于自己踢走克里斯蒂的说法,库什纳坚决予以否认,他说:“六个月前,克里斯蒂州长和我达成共识,竞选远比私人恩怨重要,我们在一起工作得很好。”

所有人都说,特朗普胜选美国总统是2016年最大的黑天鹅。但库什纳又何尝不是另一只起飞的黑天鹅呢?

为家族而战的他,在2016年完成了一系列心愿,帮岳父胜选,为父亲报仇,还将毫无经验的自己送进了白宫。


王子22.jpg


08

同一种手段应用在不同的人身上,效果并不一样。

因此,有些人能被乖乖踢走,有些人则不能,例如前FBI局长科米。

科米,美国情报机构的老大,由奥巴马一手提拔,曾经为了反对白宫的秘密监听计划,公然和小布什政府对抗。

如此不好惹的主儿,却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当着一屋子FBI员工的面,尴尬地被特朗普炒了。

这口气科米怎能咽得下去?他迅速抛出他和特朗普几番对话的备忘录,并赴国会公开作证,直指特朗普在“通俄门”调查上向其施压。


王子23.jpg


不解雇科米也许没事儿,一解雇科米反而让特朗普遭遇上任之后的最大政治危机,不仅“通俄门”加速发酵,“妨碍司法公正”大帽子更是让特朗普焦头烂额。

《纽约时报》评论说:解雇科米就是特朗普的一个大昏招儿。

更火上浇油的是,美国媒体直指库什纳是解雇科米的幕后推手。

5月9日,科米被解雇。5月26日,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报道称,FBI就库什纳与俄罗斯的关系发起调查。

库什纳与俄罗斯方面的接触被不断爆料挖出。

2016年6月,库什纳与小特朗普一起与俄罗斯律师维塞尔尼茨卡娅见面。这位律师声称掌握了对当时的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不利的材料。

2016年12月,库什纳见面时任俄驻美大使基斯利亚克,并提议开建一条与克里姆林宫直接沟通的秘密渠道。为避开美方监听,这条渠道可经由俄罗斯驻美外交设施保障。

几天之后,库什纳又和“短命”的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一起,与俄罗斯国有开发银行行长戈里科夫会晤,而戈里科夫与普京关系密切。

库什纳与俄方一次次的接触和交集,在美国媒体和民主党看来,统统都有“通俄”嫌疑,是极度幼稚且损害美国利益的举动。

FBI调查库什纳是一件不容小觑的事儿,因为特朗普上台以来,最被美国媒体诟病的就是无法处理好家族利益和国家利益的关系,他的小圈子被指充满裙带关系和任人唯亲。

从为家族而战到走进白宫,库什纳或许没有意识到,他现在的任务已经不再是单纯地维护家族利益。此时,家族利益和国家利益已经紧紧地纠缠在一起,变成了一个更加复杂棘手的难题。


王子24.jpg


09

库什纳鲜少公开发表讲话,但面对铺天盖地的质疑,他无法缄口不言。

7月24日,库什纳在白宫的草坪上,发表了11页的声明,他说:“我没有(和俄罗斯)勾结,也不知道其他人在大选期间和任何外国政府这么做。我并没有不合适的接触,我的私人商业业务也没有依靠来自俄罗斯的资金。”


王子25.jpg


特朗普力挺女婿,在当天发出多条推文,怒斥国会和联邦司法部正在进行的“通俄门”调查。

尽管如此,《华尔街日报》依然爆料说,作为特朗普的核心顾问,库什纳与俄方联系太多了。特朗普的法律团队谏言,库什纳应该离职白宫,甚至默默地把离职声明都写好了。

但是熟悉特朗普的人说,库什纳在特朗普的整个任期都会在,他会成为一个重要的辅佐,甚至比副总统还要重要。

经受了“通俄门”的一击,库什纳现今的地位究竟如何?

11月初,特朗普开启任内的首次亚洲之行。启程之前,有不少预测表示,如此重要的外访,麻烦缠身的库什纳估计是来不了了。

然而,库什纳来了。由此可见,“小王子”的地位此时此刻依旧安全。


王子26.jpg


其实,人生的起起落落,37岁的库什纳见得还少吗?

非法捐钱,陷害亲人,锒铛入狱,三招之内,库什纳的父亲毁掉一个家族。

进军纽约,迎娶伊万卡,走进白宫,三招之内,库什纳再度成就一个家族。

不知再走三招,库什纳还是不是特朗普的“小王子”?


(看看新闻Knews记者:章一叶 编辑:馨元)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关键字:交叉点库什纳小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