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大案告破!假美容针流向全国31省市 小诊所私家车上随意操作注射手术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张正磊

2017-11-22 11:43:16

核心提示

江苏连云港东海县公安局食药环侦大队,在阿里巴巴大数据技术的协助下,破获了一起公安部督办的特大微商美容整形假药案,涉案人员多达150余人,涉案金额以千万计。这些含有玻尿酸、肉毒素成分的假药,通过庞大的微商网络销往全国31个省市,大多流向没有正规医疗资质的美容院、黑诊所。

晚上八点,上海的女白领莉莉下班后来到虹口的一处地铁站,上了一辆私家车,车里坐着等候多时的美容院前台倪娟。简单交流之后,倪娟动手给莉莉进行表皮麻醉,然后将一瓶韩文包装的药液,用注射器打进莉莉面颊的咬肌部位。

这是发生在去年9月底的一幕,药液内含有肉毒素,又叫瘦脸针,有瘦脸、除皱的功效。倪娟几分钟做完了这单生意,随即收到了莉莉转账的两千元。这笔生意,她净赚1500元。

就这样,莉莉在一辆私家车里,接受了一次原本需要在严格的无菌环境下才能操作的微整形手术。按照规定,这样的手术必须由执业医师来进行,而给她注射的倪娟只是一名美容院前台。更为严重的是,倪娟从去年7月开始经营的个人微整形工作室,所使用的玻尿酸和肉毒素药液,悉数为走私入境的假药。

莉莉和倪娟的故事,来源于看看新闻knews记者近日看到的一份案情介绍。江苏连云港东海县公安局食药环侦大队,在阿里巴巴大数据技术的协助下,破获了一起公安部督办的特大微商美容整形假药案,涉案人员多达150余人,涉案金额以千万计。这些含有玻尿酸、肉毒素成分的假药,通过庞大的微商网络销往全国31个省市,大多流向没有正规医疗资质的美容院、黑诊所,倪娟就是其中的一个流向。

倪娟所为只是微整形假药的黑市交易的冰山一角。一盒几百元的美容针层层倒卖至消费者手中,价格从数千到上万不等。高额利益诱惑下,肉毒素和可以做“隆鼻”、“卧蚕”填充剂的玻尿酸成为假药的重灾区。

东海县警方破获千万元涉案假药的背后,是微商缺乏监管和暴利驱动下的混乱医疗美容市场。像打击酒驾一样打假,规范混乱的医疗美容市场,急需公众、企业、监管部门的合力。


警方清点扣押的假药


看不懂的韩文包装里是一盒假药

最初,江苏东海县警方手上只有一条线索和一个微信号。

今年1月,警方接到一位女性的报警,她在当地的一位微商那里1000元购买了一盒“肉毒素”,收到货后发现全部是韩文,无法辨识真伪。心存顾虑之下,她将药品交给了警方。

东海县公安局食药环侦大队受理后将“肉毒素”送检,当地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认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该肉毒素应属药品,但未经批准进口,一律认定为假药。

拿到认定意见,警方意识到这盒假药背后,可能隐藏着一个走私流程。然而,留给警方的线索却只有一个销售假药的微信号:私人面雕。东海县警方迅速锁定了微信号“私人面雕”的真实身份——26岁女子王秀华,在其住处收缴了还未来得及出售的含有肉毒素、玻尿酸的产品,同样都是未经批准进口的假药。此外还有564张快递单。

然而王秀华还只是个“中间商”,她交代,她从去年4月开始售卖假药,货源来自广州一位微信好友。王秀华利用自己做面膜生意积攒下来的几千位微信好友,作为销售渠道,开始销售这些美容针。青海、河北、江苏淮安、广东惠州等地的数家美容院,都有从她这里拿货。

“有时候有散客需要注射,我会通过58同城网上帮他们联系人去注射,一次注射费用是500块钱。”王秀华供述,自己的生意越做越大,短短十个月的时间内,售卖出去价值60万元的玻尿酸和肉毒素产品,获利高达30万元。

“他们说公安只抓做得大的,我们这些做得小的不抓。”王秀华本以为自己可以闷声发财后全身而退,殊不知警方正好借此摸出了其背后的一条大鱼:彭小雨。


警方扣押的部分假药


假药、留学生与水客的生意经

28岁的彭小雨只有小学文化,但是不到一年的时间,一大批大学本科生、硕士生以及海归留学生成为她建立起来的假药销售“帝国”中的一员。目前警方查实的下线有150人之多,遍布全国。

去年年初开始,彭小雨接触到微整形行业的地下药品,主要是走私的玻尿酸和肉毒素。她知道这些药品在国内没有进口批文,属于违禁假药,但是国内微整形市场剧烈膨胀,“变美”的需求盛行于从大都市到小县城的男性女性之中。市场上随便一倒手,就有几百甚至几千的差价,在这样的诱惑下,她全职做起了微商,主营销售玻尿酸和肉毒素假药。

彭小雨,极力描绘着自己的商业蓝图。她通过国外的中国留学生,从韩国、日本、法国等欧洲国家进货,包含了韩国白毒、韩国绿毒、保妥适、西马等品牌的肉毒素,铂金、菲洛嘉135ha、XXL、美思满、海珠、东国、乔雅登系列、纽拉、赖乃康、伊婉等品牌的玻尿酸。

这些药品没有进口批文,无法直接邮寄至中国大陆。因此,靠夹带货品出入海关的水客,成为彭小雨躲避海关监管的唯一稻草。留学生将产品寄往澳门或者香港,再由水客随身夹带至大陆邮寄给彭小雨。有的水客因此每月获利十几万甚至二十几万元。

海关总署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深圳海关联合多家部门在福田口岸周边连续开展了9次专项行动,共查获“水客”交接货面包车、商务车等33辆,抓获正在交货接货的“水客”及货主111人,涉案物品价值约540万元人民币。仅第一季度,海关在福田口岸共查获各类走私违规案件3447宗,日均38宗。

海关打击水客的缉私行动严重影响着彭小雨货源量。她定期找人一起出资大批购置货物,囤积起来慢慢销售。为此她在多地建立了自己的仓库。

为了保证自己货源充足,她还结识了同行——湖北人陈琦,这位该案中唯一的男性嫌疑人。陈琦在大学毕业后帮助父母打理生意,2015年,他在美博会上发现玻尿酸和肉毒素这两类假药的“商机”,随后多次参加上海、广州、武汉等地的美博会,与参会的供货人建立起了长期联系,同样通过水客走私带货的渠道,购买了大量假药。

彭小雨和陈琦成为生意伙伴,互通有无、互为上下线。自2016年6月份至2017年2月份,他们之间一共有39万元的交易。

帮助他们吸金的,则是通过微商建立起来的全国分销网络。


彭小雨的进货快递单


1760亿元医美市场下的吸金黑市

据媒体报道,2017年中国医美市场预测可达到1760亿元,到2030年中国整形美容行业将达到5000亿元市场规模,并超越美国、巴西等国家或地区,成为全球第一大市场。

玻尿酸和肉毒素,则是医疗美容行业的吸金霸主。但是正规渠道生产、进口的两种药品价格不菲。以玻尿酸为例,相关资料记载的价格显示,正规渠道进口品牌中,瑞兰2号、伊婉、乔雅登每毫升的指导价从5000到10000元不等;国产品牌逸美、润百颜、海薇的指导价格为4000到7000元。

高需求和高药价的反差下,滋生了走私入境的假药黑市。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副秘书长曹德全今年8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去年国内经正规渠道销售的注射类医美产品为400万-500万支,今年有望超过1000万支,但黑市销售量是正规市场的2-3倍。

彭小雨便是黑市捞金者中的一员。她通过朋友圈、微信群,拓展着自己的商业版图。

彭小雨下线中,不乏高学历的研究生、海归留学生,也有先自己先行购买使用转而售卖之人,他们或待业家中,或工作清闲,假药的巨大差价空间,成为他们层层倒卖的动力。不到一年时间,彭小雨便积攒了至少28名下线,下线又“开枝散叶”,形成了全国性的销售网络,出售涉案假药价值100余万元。

彭小雨们黑市捞金的危害不仅仅是走私扰乱市场秩序,在假药流向消费者的过程中,潜藏着巨大的医疗事故隐患。

2015年,27岁的大连女子李萌在一位没有微整形从业资质的朋友那里注射玻尿酸,导致左眼失明。今年11月初,陕西铜川一女子婚前在宾馆里接受隆鼻,险些毁容。类似案例比比皆是。

专家指出,玻尿酸注射的轻微问题为面部轮廓不雅观,严重事故为玻尿酸注射位置不对,药品随血液流动,导致栓塞、失明。肉毒素的原理是通过抑制肌肉收缩达到除皱、瘦脸、瘦小腿等效果,注射后见效快,被广大求美者欢迎,但是肉毒毒素的剂量不是人人都能掌握。使用未经中国医药部门审核的假的肉毒素,更可能会出现过敏反应,可能导致血肿出血等不良反应,严重者甚至休克。

没有任何医学基础和资质的美容院前台倪娟、随便在网上找人为消费者注射的王秀华、实际进行注射服务的“非法医疗机构”(如个人整形工作室等),都是美容医疗事故滋生的温床。中华医学会整形外科学分会主任委员祁佐良曾表示,有近90%的整形失败是上述“三非”整形所致。


犯罪嫌疑人的聊天记录


微商江湖死而不僵的治理困局

2017年2月14日,主犯之一彭小雨被捕。然而不到一小时,微商群就获知消息,不少群的群主将其踢出,一些微信好友将其拉黑。次日,彭小雨的一个供货上线便逃往韩国,半年后才被抓获。

“我估计他们看我朋友圈没有更新,怀疑我出事了就把我删了。”彭小雨供述,他们组建的微商群成员经常谈论各自听闻的警方稽查行动,互相通风报信。

“以上微信号全被抓,全出事,有的删。”

“通知:江苏省,浙江省,北京市,武汉市开始严打微整形工作室。货没事不要放工作室,出诊啥的看好是谁。”

警方缴获的手机中记录了更多类似的预警信息。他们为了躲避侦查,互相不说底细,只通过单一的微信联系,并且根据对方回话速度、朋友圈更新与否等状态发出预警或直接删除,反侦查能力强。

彭小雨下线之一林慧,2016年怀孕后开始做微商卖美容整形产品,2017年3月本案调查中,因其在哺乳期未被采取刑事拘留而直接取保候审。

她随即将警方追查一事通知微信好友。4月14日林慧更新情报:“昨晚又有一个出事了,我朋友有要跑路的了”。东海县警方透露,本案涉及犯罪嫌疑人众多,有的逃往韩国,有的逃往泰国,甚至把避风头当成休假。

“火烧的很近了,我好几个朋友被抓进去。”同样做整形微商的英国留学生焦燕对林慧慨叹,“多亏你肚子里的孩子救了你。”林慧安慰焦燕:“记录清空,群里退出来,手机藏起来,交易记录删掉。不要坐飞机,出去不要带工作号手机。万一被抓了,则需要对警方哭穷,把拿货价格说低。”

更令人大跌眼镜的是,林慧一边战战兢兢地发出预警,一边又重操旧业,再次和焦燕卖起了假药。在她们眼里,要不是上线彭小雨不小心被抓,也不至于大家担惊受怕。“她真的害死很多人”,林慧在微信里埋怨道。

经过长达半年的缜密侦查,东海县警方行程两万多公里、奔赴全国多地,陆续抓捕和追逃了主要犯罪嫌疑人30多名,铲除了假药微商销售链。目前林慧和焦燕也被警方采取了相应措施。

“消费者自我保护意识不足,微商缺乏平台监管有恃无恐,给办案增加了非常大的难度。”警方呼吁,迫切地需要更多的企业、消费者和监管部门共同参与治理,像对待酒驾一样打假。

(文中莉莉、倪娟、王秀华、彭小雨、陈琦、林慧、焦燕均为化名)


(看看新闻Knews记者:张正磊 实习编辑:楚华)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关键字:假美容针31省市注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