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里程碑?看医学专家360度无死角怒怼换头手术

看看新闻Knews综合

2017-11-22 12:49:18

核心提示

11月17日,意大利神经科医生塞尔焦 卡纳韦罗宣布世界第一例人类头部移植手术已经在一具遗体上成功实施,而手术地点正是中国。引发媒体聚焦。不过,这次医学上的”放卫星“引来的不光是赞誉,更有大量质疑。而随后,任晓平召开媒体见面会,改变说辞,更是让人怀疑,这起所谓的医学突破背后,有着更大的隐情。

11月17日,一直鼓吹“换头术”可行的意大利神经科医生塞尔焦 卡纳韦罗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放了颗“炸弹”,宣布世界第一例人类头部移植手术已经在一具遗体上成功实施,而手术地点正是中国。中国哈尔滨医科大学的任晓平教授参与指导了这次手术。


f7024391a0ab42358de858de3d339904.jpg


换头手术、世界第一例、中国,这些关键词的组合自然引起了国内媒体的聚焦和报道。不过,随之而来的不仅是赞誉,也不乏争议——

比如:为什么在中国进行的一台所谓世界第一的手术,首先是由意大利人在欧洲曝光的?

比如:在遗体上进行的手术,如何能够证明移植的成功,移植后神经的再生、存活率和存活时间如何验证?

比如:进行换头手术,“你"还是"你"吗?其中会带来多少伦理、法律上的尴尬?

11月21日,被动卷入争议的任晓平教授在哈尔滨医科大学召开媒体见面会,对事件做出回应。他表示,这次的手术其实应该称为第一例头移植试验模型,之前媒体称“换头术”不准确,只是把“换头术”进行前的准备科学问题、技术问题先解决。不过,他也强调,此次头移植模型把相关技术向前大大推进了一步,“未来头移植不会遥远”。任晓平自称,记录相关过程的论文昨天刚刚见刊,多个世界级外科杂志主编给予了高度评价,这篇文章“很了不起”,“里程碑式的”,“医学领域的阿波罗登月”。


任晓平称,这次手术是里程碑式的,未来头移植不会遥远。.jpg


不过,这个所谓的”里程碑“,显然得不到众多医学界同行得认可。11月21日,自媒体联播节目邀请了血管外科专家、医生张强和国家卫生计生委伦理专家委员会副主任,上海中医药大学教授樊民胜做客节目现场,共同探讨换头术话题。结果,现场两位专家从医学技术和医学伦理的角度,对换头手术来了一场“精准打击”,360度全方位怒怼。


5f4ac26deb6649fba354e191ac426452.jpg


“换头术就是个娱乐新闻 我的学生都能做”

“这个事情你们就当个娱乐新闻看看好了”。张强医生上来就没压住自己的火力。他表示,这次手术,只是对解剖结构进行一些分析,实际上离真正所谓的头移植或者是躯体移植相去甚远。大脑控制全身的内分泌系统,还有血液动力的重建,器官、食管的连接相对简单,最复杂的是神经的连接。到现在为止这种神经连接的难题是没有解决的。所以将尸体进行连接,称不上什么里程碑的事件,相信一般的医生都可以做这个手术,甚至比他做的更快都可能。


血管外科专家张强


而针对任晓平教授在媒体见面会上的表态,张强医生甚至直指:“任晓平教授不是严谨的科学工作者。肾移植、心脏移植的争议和头颅移植完全是两回事,而且现在整个头颅移植最基本问题都没有解决的时候,你把这个话题引到“换头术”上来说,这不是严谨的科学工作者应该做的事情。”张强医生指出,在目前的医学发展阶段,到底是研究一个最基本的神经再生有所突破意义更大,还是研究一个虚无缥缈的“换头术,“这个是值得商榷的”。而作为一个医科大学的教授,如果在研究设计上,采用这种浮夸的,或者是哗众取宠的话题去做研究,在社会影响上会起到误导的作用。

“西方很多国家不做,放到中国来做,造成啥影响!”


国家卫生计生委伦理专家委员会副主任,上海中医药大学教授樊民胜


医学上该不该有禁区?樊民胜教授讲了一个小故事:二战的时候,奥斯维辛集中营和日本731细菌部队残酷的拿战俘和平民做试验。在试验当中他们就把甲的手砍断,然后把乙的手砍断,两个人的手交换去接上。正是历史上这些残酷的事实让医学界意识到,医学并不是什么事情都可以做的,在某些问题上应该有道德的底线。

包括我们国家目前对科学研究也有严格的规定。就是我们卫计委公布的关于涉及人的生物医学研究,伦理管理。其中规定,医学研究人员要做一个科学研究的话,必须要经过伦理审查,经过伦理委员会的批准。樊民胜教授表示:“我现在非常怀疑哈医大的伦理委员会是不是审查了这个手术。而且如果说涉及到国际的手术,我们要问一个问题,为什么欧美国家医学比我们发达,西方很多国家都不做,他们放到中国来做。给外界造成的影响是中国是毫无道德底线的国家,你们什么都可以做。”

同时,樊民胜教授指出,头移植和器官移植不同的地方就是它还涉及到一个深刻的哲学问题,什么是人?人的生命到底是什么?那么是躯体是人,还是头是人?我们现在知道,头颅里面有大脑,有神经中心,产生意识,甚至于如果说从宗教角度,他可能还有灵魂。那么这里面,我们如果说把这个对接的话,会不会造成一个身份的错觉?所以,在他看来,在种种伦理和法律的纠纷没有厘清前,贸然地从事换头手术研究,是对生命的不尊重,对科学的不负责。


(编辑:杨龙跃 朱佳伟)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关键字:医学专家换头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