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寻路国家公园【5】红军走过的地方,也迎来了新旧之变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耿博阳 姜涛

2017-11-22 08:26:01

核心提示

2017年,湖南南山国家公园管理局正式挂牌。地处湘西的城步县,四个原有的保护区都被规划进了南山国家公园的范围。从无人区到美丽的风景区,这个地方在过去的60年里,经历了巨大的变化。而这次的新旧之变,也并不容易。

“青年们你可听见,南山的大地在向我们召唤,沉睡的荒山已经苏醒,荒芜的土地要把身翻……”在南山,原南山牧场党委书记石崇斌唱起了开发南山时的歌。1956年,950名知青组成的垦荒队伍,从城步县城步行60公里,爬上了南山,其中就包括后来的南山牧场党委书记石崇斌。在紫阳峰,石崇斌向记者展示了原来红军长征时的路线,他指给记者看,东边的山就是红军当年行军到湘西时翻过的老山界。石崇斌还说,那个时候这里都是一人多深的茅草,人走到里面的时候,外面都看不到了。


南山牧场草场


 南山牧场奶牛


经过60年的曲折发展,如今的南山四季常绿,奶牛遍地,昔日的荒山已经变成草场,远处的山坡上也建起了风力发电站,南山,已经不可同日而语。南山此次能够成为10个国家公园试点之一,是因为南山位于中国南北东西植被带的交汇地区,植物区系起源古老,生物多样性极其丰富。南山拥有国家一类保护植物资源冷杉、南方红豆杉、银杏、伯乐树等。然而,在50年代开垦建设的时候,荒山变草场之余,确实也对周围的林地进行了砍伐,对生态造成了破坏。南山国家公园试点后,对集体林地的原生态修复,也被提上了日程。


南山牧场风力发电


4.jpg


石崇斌告诉记者,最值得保护的是生态原始次生林,刚来南山的时候,最粗的大树都需要好几个人才能抱住,当时几百年树龄的大树都有很多,但是现在都很难找到了。那么,该如何保护好这些世界级的珍贵树种?曾经的南山,四片保护区管辖范围互相重叠,执法部门不统一,保护标准也参差不齐。2017年,南山国家公园管理局正式挂牌,南山国家风景名胜区、金童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两江峡谷国家森林公园、白云湖国家湿地公园,都被圈入了国家公园的范围。


石崇斌 原南山牧场党委书记


湖南南山国家公园管理局党委书记、城步县委书记罗建南告诉记者,现在的南山国家公园管理局将由过去的多点管理,交叉管理,改为统一管理。原来的管理执法权由地方政府的各个部门组成,现在成立了南山国家公园管理局以后,他们设立了一个综合执法的支队,由过去的各部门多点分散地执法改为集中统一执法。


湖南南山国家公园管理局党委书记、城步县委书记 罗建南


南山国家公园正好处在东亚—澳大利亚的候鸟迁徙通道上,每年有大量迁徙的候鸟在这里停歇和觅食,保护候鸟,则是保护植被之外的另一大课题。当地村民王文前祖祖辈辈住在南山的他,以前也是打鸟专业户。他带着记者来到山坳里,这里是他以前经常打鸟的地方,等到鸟休息的时候,他们就会点起松烟,用烟把鸟熏下来。2013年开始,随着森林公园和保护区的建立,管理部门不断地进行宣传教育,终于让当地人逐渐意识到保护鸟类的重要性。一个候鸟保护站也在2014年正式成立,集合了公安,消防,和候鸟研究人员,每天24小时值班。如今,王文前也用他曾经的捕鸟知识在候鸟保护站帮忙。


当地村民 王文前


“有时候那个雾大了,它们一般下面山坳里面飞,随便都可以看得到。以前根本就不懂哪种鸟是保护的。”


候鸟保护站站长曾石永也告诉记者,这几年老百姓增强了法律意识,现在也知道捕鸟是违法的。然而,一个保护站,多个部门的工作人员,却分属不同的上级机构。任务协调、工作申报,执行效率上难免遇到瓶颈。南山国家公园管理局成立之后,这一问题也得到了有效解决。


候鸟保护站站长 曾石永


南山国家公园中的候鸟保护站


湖南南山国家公园管理局党委书记、城步县委书记罗建南告诉记者,建设国家公园是一个多维度的命题,保护生态资源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为了进一步减少人为活动对该区域的影响,还需要将不少集体性质的草场收回国有,将部分原住民有序地迁出。


“目前按照国家公园的定位,要求是全民所有,全民共享,这一块我们,我们全民所有的比例,所占的比重,只达到百分之三十多,还有百分之六十多是集体所有,那么下一步,自然资源的确权这一块,还有一定的工作难度,要采取一些改革的手段和方法,要把一些集体资源,过渡到国有资源来。”


愿景是美好的,但是接下来,草场林地的归属权如何实现转移?国家公园试点区域内,最终要将户籍人口控制在 2.78 万人以内,服务人口控制在 4300 人以内,生态移民的资金缺口又该如何解决?这都是2020年试点结束之前面临的巨大问题。


当地原住民村落


(看看新闻knews记者:耿博阳 姜涛 编辑:沈姝艳)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关键字:国家公园红军新旧之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