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寻路国家公园2】打通西进廊道,迎接王者归来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朱厚真 张鹰

2017-11-19 09:11:13

核心提示

从90年代初我国完全没有了野生虎豹的信息,到90年代末,只是在东北边境地区发现少量虎豹的踪迹,再到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定居的野生东北虎豹的影像资料被拍摄下来,东北虎豹正在悄然回归。

从90年代初我国完全没有了野生虎豹的信息,到90年代末,只是在东北边境地区发现少量虎豹的踪迹,再到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定居的野生东北虎豹的影像资料被拍摄下来,东北虎豹正在悄然回归。为了虎豹种群的未来生存发展和林区生态环境的恢复,此时大力开展对东北虎豹的保护是我国开展生态文明保护建设的一次重大机遇。近日,东方卫视记者前往了正在试点中的东北虎豹国家公园,那里正在为野生东北虎豹打造一条王者归来的内迁通道。

“这是啥呀?是老虎!”指着一幅老虎屁股的照片,孙权流露出激动和兴奋的神情,这是作为老虎专家的他第一次看到林区里拍摄到的野生东北虎照片。那是2012年,距离孙权在吉林汪清林业局参加工作已经5年了。而随着这只东北虎的出现,孙权在林区内架设的275对红外相机里,拍摄到的虎豹数量越来越多。2016年一年内,在汪清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中拍摄到野生东北虎的影像超过了40次。

2012年4月,吉林省汪清境内第一次拍摄到了野生东北虎的图像


保护虎豹并不仅仅意味着迎接森林之王的回归,更意味着原有的土地生态和完整食物链正在逐渐修复。

随着上世纪的过度采伐,长白山林区内基本上不见老虎的踪迹了,“虎受到环境影响迁徙到了俄罗斯远东那边去”,长白山森工集团汪清林业分公司总经理郭发文介绍说,东北虎作为食物链的顶尖物种,之所以能在这里生存,就说明东北林区的生物链已经逐渐修复、形成。大自然的变化,正在人的眼皮子底下发生着,直径超过40公分的树多了,干旱的天气里河水亦不再干涸。

据最新的统计,中国境内已经至少有36只野生东北虎、48只野生东北豹定居了下来。

不过,老话说,一山不容二虎。尽管野生东北虎豹增长的数量令人可喜,但在其背后,却是动物数量密度增大,领地面积即将不足的隐忧。

孙权介绍,虎作为独居的动物,个体需要的活动区域很大,一只公虎的活动区域应该在800到1000左右平方公里,一只母虎应该是100到400平方公里。如果不能扩大活动面积,这将意味着老虎种群内部的竞争和消耗,最终走向种群的奔溃。

目前,东北虎豹集聚的区域主要在俄罗斯海生崴的豹地公园和中国吉林延边、黑龙江的少部分地区,这块面积不到4000平方公里。俄罗斯东部临海,东北部有大量铁路阻隔,虎豹种群扩散的唯一路径就是向中国西部内陆扩散。


02_副本.jpg


今年8月19号,东北虎豹国家公园管理局在吉林长春挂牌成立,它横跨吉林,黑龙江两省,从吉林珲春到汪清,从黑龙江绥阳到穆棱,打通了原有的59个林场,7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规划面积1.46万平方公里,是原保护区总面积的3倍多。可以说,东北虎豹种群恢复的希望,就在国家公园所在位置。

虎豹迁徙的路线也得到了汪清林业局孙权的确认,(汪清辖区内)大多数都是珲春扩散过来的,这就是证明老虎在向西扩散得越来越频繁,汪清作为西进的通道显得非常重要。东北虎豹国家公园管理局副局长傅俊卿也相信,随着生态廊道的进一步打通,在未来,大兴安岭内也将看到野生东北虎的身影。

不过,东北林区生态的恢复来之不易,背后的付出难以估量。几代靠山吃山,生在林业局,长在山区的伐木工人自此告别了国有林场经济的辉煌,林海雪原中的油锯不再轰隆作响,猎人放下了猎枪。

“以前喜欢打猎,几乎可以说是弹不虚发”。61岁的梁奉恩原本是出了名的老猎人,但如今,他却是林场里年纪最大、经验最丰富的巡护员,零下三十度,一天徒步30公里,打击盗猎、记录动物数据成为了如今老梁的日常。

3_副本.jpg


“我们巡护时常常会偷懒骑摩托,但老梁从来没有开过车,这样做的记录非常精确”,老梁的同事如此评价他。也正因为此,在老梁的柜子里,摆放着一沓世界各地寄来的明信片和荣誉证书,这一切的肯定让这个老猎人彻底转变成为了一个森林守护者,“最佳巡护员”。


4_副本.jpg


从1998年开始到2015年商业性的天然林砍伐全面停止,无节制地向大自然索取木材的时代彻底结束,大部分的伐木工人都像老梁一样,转型成为了护林员。而这个转型的背后是大量国有林区人在经济收入和生活质量上作出的巨大牺牲。


黑龙江省绥阳林业局暖泉河林场副主任宋玉国回忆,在2015年木材停伐之前,手艺好的工人一个月能挣到八九千元的工资。但如今,林业局下的工人们都只有每月3000元左右的进账。

郭发文介绍,停伐之后,每一亩林地国家每年补贴1000元,汪清林业局下的国有林区有8万多立方米,一年的国家补助为8000万。再加上森林管护经费,汪清林业局每年的收支刚性缺口为4000万元。为了维持运营和提升林区15000个职工的收入水平,汪清林业局只能依靠将红松果林、林蛙沟系承包出去,发展林下经济来弥补收入。林区职工和当地居民则依靠承包这些沟系和树林,抓林蛙、打松子,进行创收。“可以说是双赢”,吉林省汪清林业局大荒沟林场场长孙艳波说。

而要让野生虎豹继续回归,这些牺牲和转型在专家孙权看来,却是远远不够的。采访当天,记者跟随着孙权进入大荒沟林场腹地查看一台红外摄像机。去程的路上,孙权信心满满,保证可以看到老虎的照片。然而,在打开储存卡的157段视频里,却充斥着人、卡车、摩托车。

5_副本.jpg


这台红外摄像机架设在汪清第7号、8号老虎常常出没的道路上,然而,这个秋天,它们却没有在相机前现身。

6_副本.jpg


失落、很失落,回程的路上孙权反复地说,“这跟生产经营也有关系,没办法,老百姓要生存,红松该采集要采集,蛤蟆该抓要抓,人家也都是投了资金的。”

除了此次国家公园体制在东北试点外,国有自然资源资产管理体制试点也正在同步开展。这也意味着,东北虎豹国家公园范围内水利、农业、林业、矿产等所有关于环境保护的权力都要上交。美丽中国将迎来顶层设计。在试点期间,国家公园内十个林业局原本的林下经济发展都要被叫停。

郭发文所在的汪清林业局已经明确,沟系承包已经到期的,不再重新发包,但对于目前还在经营的项目,如何让我职工百姓有序退出,还需要等更上一层的决策。

在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期间,加快消除人类干扰,全面恢复栖息地和修复生态系统是必然的趋势。人参种植、放牧、采摘红松果、抓捕林蛙,矿产开发,园内十个林业局原本的林下经济发展将和伐木经济一样成为过去式。在国家和人类未来的利益前面,地方的经济利益只能让路。不过,虎进人退并不能意味着人的生活质量也要倒退。在试点中,地方也在探索,如何充分让普通老百姓从中受益,实现生态保护与民生改善双赢。

这一点获得了傅俊卿的肯定。他介绍,除了少部分核心保护区必须生态移民以外,更多的经营区内,还需要与当地政府一起衔接,寻找新的发展项目。


(看看新闻Knews记者:朱厚真 张鹰  实习编辑:马龙)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关键字:国家公园西进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