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在兼容并蓄中成长:第五届乌镇戏剧节闭幕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陈瑞 王琳琳

2017-10-30 17:24:17

核心提示

一晃五年,梦入佳境。黄磊发起,赖声川、孟京辉、田沁鑫次第交棒,乌镇戏剧节依次以“映”、“化”、“承”、“眺”、“明”为主题,戏梦的种子在乌镇似乎真的开出了彼岸花。文化复兴、中国故事、艺术交融似乎也在五年时光里一一明朗,有了最初美好的样子。

秋风客舍心千里,夜露灯窗无归意。为期11天的2017乌镇戏剧节已随秋天枝头的落叶逐风而去,来自世界各地的剧团收拾行囊、踏上归途,戏迷、粉丝们也各取所需、尽兴而去,不过这一届戏剧节的所有舞台表演、戏剧观感都永远留在了2017年10月。

这一届乌镇戏剧节,共有大小戏剧演出100场,戏票通过网络、窗口、现场三种方式发售。演出开始前,所有剧票无一例外全部售罄,剧场满座再加座的情况比比皆是。其中,特邀剧目有经典系列7部、女性系列4部、影像系列4部、肢体系列3部、新声线系列6部。最终赢得满堂彩是田沁鑫导演的《狂飙》,挣够美誉度的是里马斯·图米纳斯导演的《叶甫盖尼·奥涅金》(以下简称《奥涅金》)。

戏剧节的第一天,导演里马斯·图米纳斯,在走进乌镇后赞叹道:“我觉得在这个地方,我感受不到人世间的邪恶、愤怒的力量,我感觉到的是开放、善良、亲近,包括我对艺术、对爱的这样亲切的感觉。”这是图米纳斯初见中国水乡时,在乌镇评书场对中国观众说的话吗,但先前他并不知道这一届乌镇戏剧节的艺术总监会盛情邀约他所在的瓦赫坦戈夫剧院。

8月28日,《奥涅金》乌镇首演门票开始预售。短短10分钟,剧场的3600个座位被戏迷们迅速“占领”。来到乌镇后,图米纳斯很快感受到,中国人对戏剧不仅仅只有热情。乌镇对瓦赫坦戈夫剧院一行六十余人的接待细致入微,百余人的装台团队在乌镇大剧院无缝对接,图米纳斯发现,这座江南小镇对戏剧文化拥有足够的专业和诚意。


奥涅金(彩排照片)

在此次《奥涅金》中国首演前,有中国戏迷发函至瓦赫坦戈夫剧院,恳请档期已然冲突的塔季扬娜扮演者、演员热尼娅务必来演一场《奥涅金》。图米纳斯获悉后积极与各方沟通协调,最终在10月19日乌镇戏剧节开幕、《奥涅金》首演当天,让热尼亚从电影剧组抽身,千里迢迢赶赴与中国戏迷的年度之约。

大部分中国戏迷对普希金的《叶甫盖尼·奥涅金》并不陌生,但11天以来,对三场《奥涅金》演出的一致好评,却极少是因为对普希金的爱屋及乌。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戴锦华在19日观剧后很坦率地和戏迷分享了自己的观感:“我很少有这种剧场体验,舞台包裹了整个剧场,并且包裹了我。在观剧的过程当中,我非常惊讶,它唤回了我少年时代阅读的经验,有一种很尖锐的痛,但是包裹着温暖,非常有力量。”

19日的《奥涅金》首演,濮存昕也在场。走出剧院后,他对舞台表演和戏剧教育做了一些十分感性的反思:“你看,虽然剧场越来越大,观众越来越多,肉体的声音都传不过去了,但是演员们坚持拒绝耳麦、拒绝话筒。《奥涅金》剧组的演员声音条件不见得好,但是字咬得是那么圆,口型是那么准确,而且那么有传递感。语言来自呼吸,呼吸来自心灵,来自生命本身的那种愿望。”

谈到中外舞台艺术和戏剧文化的交流,濮存昕也很感慨:“我觉得《奥涅金》的导演、演员们都是诗人,这部戏的诗人气质是感动我们的灵魂!它的文学结构、舞台、演员那种生命的品质,我们很欣赏!我们也有自己精彩的演出、在台上的文化自信,应当去抒发我们这种底气!”


热尼娅


乌镇首演次日,在乌镇戏剧节的“小镇对话”现场,《奥涅金》导演里马斯·图米纳斯对整部戏做了充分的阐释,“陀思妥耶夫斯基在一座普希金的雕像上写纪念词的时候,他这样说:‘普希金错了,普希金的这个作品不应当叫做《叶甫盖尼·奥涅金》,而应当叫做《塔季扬娜》。’”

为什么这么说呢?塔季扬娜这一角色的另一位饰演者奥尔加·勒曼在现场谈论了自己对角色的认知过程:“在我的印象当中,塔季扬娜是一个非常的温柔,同时又是一个非常内敛的这样一个女性。但是当时导演跟我们说,不是这样的,虽然她是一个很美丽的女性,但是她是在田野当中长大的,在树林里长大的,她有足够的力量展示自己的性格。”

2017年度乌镇戏剧节艺术总监田沁鑫在邀约《奥涅金》这部戏的时候,曾有过疑惑:图米纳斯导演是怎么把普希金的长诗做成戏剧的?在乌镇看完整部戏后,她却为《奥涅金》的舞台艺术感动,为音乐的妩媚,也为图米纳斯导演对女性的了解、热爱激动不已。

在以“文学、剧场、女性”为主题的小镇对话现场,图米纳斯导演介绍了《奥涅金》一剧中涉及的女性形象:“当时,芭蕾舞还有歌剧非常盛行,所以,所有像塔季扬娜这样年轻的女孩子都会去学芭蕾,学唱歌。当这些女孩,她们坐在秋千上,高高地升起来的时候,她们就像我们舞台上的天使。可能这有些过于甜蜜,有些太过于理想,也许可能完全没有必要,但是最重要的是她们非常漂亮。”

对于如何把普希金的经典长篇叙事诗做成话剧这个疑问,图米纳斯也做出了解答。“那些能够直接用对话来呈现的就表演出来,至于那些不能用表演的方式呈现的,我就作为一个停顿,然后在这个停顿当中来推动这个情节的发展。至于那些完全没有用任何表演的方式来呈现的段落,我就用这种朗诵的方式来表现。”

《叶甫盖尼·奥涅金》在19世纪被称为“俄罗斯生活的百科全书”。故事的主线中,普希金夹杂进了莫斯科和俄罗斯各自地区人民日常生活、思想、性格、习惯的场景。里马斯·图米纳斯在创作这台戏剧时,并没有照搬普希金的原著,他选择了塔季扬娜对奥涅金的爱情故事,一个带有序幕和尾声的故事。演出时,俄罗斯风情的音乐贯穿始终,宫廷式金色光芒的灯光笼罩整个舞台,每一个演员都可以歌唱,可以舞蹈,可以细语轻声,可以狂放大笑。令人印象深刻的,也许是塔季扬娜爱情萌动那一夜举起铁床和奶妈的力量,也许是秋千落下天使升起时的光芒万丈,也许是落幕前的雪夜里塔季扬娜重回梦境与熊的翩翩起舞……但所有的舞台记忆,都可以归结于“光”和“美”。


戏剧节闭幕式现场


11天的“第五届乌镇戏剧节”已经落幕,我们在《叶甫盖尼·奥涅金》三天的演出里,看到了中俄文化的互相照耀,舞台上下的情感互动。延展于11天里的24部戏剧,与12个国家的文化交流,戏剧艺术对中外艺术家、观众的文化滋养,戏剧的狂欢气氛笼罩着乌镇,让所有剧组、艺术家、剧评人,都沉醉水乡,不知归意。

伴随乌镇戏剧节的闭幕,青年竞演单元的评选结果也尘埃落定。经过三轮公演、决赛,《月潮》摘得小镇奖特别关注奖;《离家出走》中的王梓和《徐娘梦》中的高轶男分别获得最佳个人表现奖;而关注校园暴力和家庭教育的现实主义题材作品《花吃了那女孩》最终荣获第五届“青年竞演”小镇奖最佳戏剧奖。闭幕式照例由乌镇戏剧节发起人黄磊主持,当晚还举办了青年竞演单元的颁奖仪式。


最佳戏剧奖


黄磊说:“乌镇戏剧节第五年就上演了一场戏,叫做乌镇戏剧节。”如今,这场戏大幕落下,下一场戏又从远处缓缓而来。10月29日闭幕式当晚,黄磊和乌镇戏剧节主席团共同宣布了第六届乌镇戏剧节的档期——2018年10月18日到28日,并将明年戏剧节的主题确定为有容乃大的“容”,主题的确定似乎也预示着2018年乌镇戏剧节的风格多样、兼容并蓄、海纳百川。

乌镇戏剧节的五年转眼消逝,初创时的理想纯粹并不能阻挡在声名鹊起后,越来越多的关注和日渐加重的社会职责——乌镇戏剧节是否可以成为中国戏剧的风向标?乌镇能否为中国戏剧的地标?乌镇戏剧节能否培养一批可以影响舞台艺术未来趋势的年轻戏剧人才?乌镇是否可以成就一批立足中国故事、传统文化题材的优秀戏剧故事和剧本?

下一个五年,我们仍然可以期待。


容

 

(看看新闻Knews记者:陈瑞 王琳琳 编辑:范饱饱)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关键字:乌镇戏剧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