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尔赢了!她会选“欧洲的德国”还是“德国的欧洲”?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张悦

2017-09-25 08:06:12

核心提示

毫无悬念,默克尔所在的基民盟/基社盟获得超过32%的选票,她也有望开启第四任总理任期。

毫无悬念,默克尔所在的基民盟/基社盟获得超过32%的选票,她也有望开启第四任总理任期。


又一个四年。她治下的德国,以及德国马车牵领的欧洲,会走向哪里?


这本五年前的书里,倒是也能看出些端倪。


001.jpg


书是2012年前写的。当时欧债危机险象环生,作者这样开头:


“ 笔者在新闻广播里听到:德国联邦议会将于今天决定希腊的命运。……一个民主国家对另一个民主国家的命运进行投票表决,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在作者看来,金融和欧元危机已经把经济强盛的德国推到了权倾欧洲的地位。


五年后的今天再看这本书,危机已经走过了它最艰难的时刻。但是作者对于德国的担忧,却在一步步得到印证。


002.jpg


作者乌尔里希·贝克是德国著名的社会学家和风险理论专家,他曾经写过《风险社会》受到广泛关注。


应用到欧盟这件事上,他认为:风险社会是一个潜在的变革社会。当公众的意识是由灾难预期决定的,社会和政治的基础就会发生变化。


很长一段时间里,一个更统一的欧洲和更独立的民族国家之间是矛盾的,或者说在维持微妙平衡。


003.jpeg


随着欧债危机和后来的欧元危机不断发酵,欧盟生存受到威胁,天平也逐渐倾斜——灾难本身承载着世界主义的要求:要合作,要实施跨国界的规则,要改变现有的政治制度。


如果说政治形势的变化,为德国夺取欧盟领导地位提供了条件。那么,默克尔简直就是“未加冕的欧洲女王”。


作者把默克尔同马基雅维利相提并论,后者在乱世中策划掌权。


作者觉得,默克尔正具有这种能力,其典型表现就是:犹豫不决。这种有目的的犹豫不决,是由漠不关心、拒绝帮助欧洲和承担欧洲义务所组成的混合体。而在饱受危机折磨的欧洲,德国的实力地位就来源于这种艺术。


004.jpg


很多关于默克尔的中文报道里,也有这样一段她的童年轶事。


读书时上跳水课,别的同学都急不可耐冲上跳板,默克尔总是磨磨蹭蹭拖到最后一刻。


故事的结尾是“默克尔这才明白,拖延到最后,其实是给自己留下足够的时间来平缓心情,汲取他人经验,做出自己判断”。


年轻时的默克尔


听说最新的用法是:“默克尔”还能当动词。比如“他的论文默克尔了”,意即拖拖拉拉,磨磨蹭蹭。


几分戏谑,几分引申,和现在的默克尔形象倒是很相符。在作者看来,这样的不做决断,正是默克尔掌握的诀窍。


当今德国在欧洲的势力是建立在经济基础上,这不同于过去建筑在暴力上的时代。所以,即便现在德国不必入侵任何地方,它却在欧洲无处不在。


这一力量来自风险逻辑,具体而言是即将面临的经济崩溃。而默克尔的拒绝策略——不作为、不投资、不提供贷款和资金——这种反复使用的“不”是经济强权德国在欧洲金融风险中的主要杠杆。


这种说法不是空穴来风。波兰前外长西科尔斯基曾经说过:“ 我也许是历史上第一位说这话的波兰外交部长,但事实就是这样:比起德国霸权,我更担心的是它毫无作为。”


006.jpg


“德国的欧洲”还是“欧洲的德国”?


这个提法最早出现在1953年,当时德国作家托马斯·曼在汉堡给大学生做演讲时,恳请他们不应追求“德国的欧洲”,而应努力争取一个“欧洲的德国”。


作者只取“德国的欧洲”做书名,可见他的观点很坚定,认为德国充当欧盟盟主这一进程已经势不可挡。


但另一方面,作者也强调了“欧洲的德国”的重要性。他认为,德国离不开欧洲。从全球战略的视角来看,由德国主导的欧盟可以并应该成为多极化世界中的一极。而如果失去欧盟傍身,德国充其量只是一个二、三流国家。


007.png


事实上,比起作者行文的五年前,整个地球如今又发生了很多变化。


孤立主义、民粹主义、右翼主义,逆全球化潮流此起彼伏。英国出走,法国疲弱,美国在特朗普的领导下闭门自顾,只剩德国仍勉力维持,没有选择的默克尔俨然成了自由价值的守护者。


作为“欧洲的德国”,她几乎快要同意马克龙提出的设立欧元区财长的提议。尽管伤及自家钱包毋庸置疑,但如果爱丽舍宫里的马克龙换成极右翼勒庞,恐怕是她更不愿意看到的。


008.jpeg


如今,默克尔开启4.0时代,她会选“欧洲的德国”还是“德国的欧洲”?不如再默克尔一会儿……


(看看新闻Knews记者:张悦 编辑:王珏)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关键字:默克尔总理选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