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叫停“家长签字”避免家庭教育成为学校教育附庸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黄艳琳

2017-09-20 07:48:16

核心提示

日常生活里,经常会听到一些小学生的家长抱怨,孩子的家庭作业变成了家长作业。最近,浙江金华一所实验小学果断叫停了“家长签字”制度。获得了许多家长点赞,但也有一些质疑声。9月19日《自媒体联播》请来媒体评论员沈彬和小学五年级学生家长许俊君一起聊聊这个话题。

日常生活里,经常会听到一些小学生的家长抱怨,孩子的家庭作业变成了家长作业。最近,浙江金华一所实验小学果断叫停了“家长签字”制度。获得了许多家长点赞,但也有一些质疑声。9月19日《自媒体联播》请来媒体评论员沈彬和小学五年级学生家长许俊君一起聊聊这个话题。


近日,金华金东区实验小学发出一份公约《让家长告别检查作业--实验小学教师公约之作业篇》,里面提到,“认真批改作业,是每一位老师的基本职责!我们希望学生拥有这样的认识:检查作业是我自己的事,不是妈妈的事……从今天起,我们想改变"家庭作业"变成"家长作业"的现状,取消规定家长为孩子家庭作业签字的要求……”

同时,该实验小学还发布了相应的《学生公约之作业篇》,提到:“认真完成作业,是每一位同学的基本职责!我们想改变这样的作业场景:妈妈在身边唠叨不停,爸爸在桌旁眉头紧锁……从今天起,给我一方书桌,给我一份安静,我会成为作业的主人……”

新闻.png


这所学校另辟蹊径的做法,立刻在社会上引起舆论关注。新浪网上一项投票显示,超过38%的网友认为“这是一个好想法”,另有35%的网友则建议“了解孩子学习情况,家长可在老师批改后签字”,只有10%左右的网友认为“老师工作量也重,家长也需辅助教学,不能矫枉过正。”

网上投票


“家长作业”的效果已经完全不符合预期


节目中嘉宾许俊君,是体育评论员,同时也是一名小学五年级学生的家长。当他得知金华这所实验学校的新政后,直呼“大快人心”。


许俊君可以说已经为大女儿签字画押了五年,有颇多不堪回首的回忆。许俊君觉得自己俨然是多了一份天然的兼职,虽然自己也心甘情愿为孩子,但每次签字的时候,始终有两个问题一直绕不开:“一个是我为什么这么做,第二我该怎么做。”


许俊君眼中,老师亲自批改作业的优势在于,可以了解学生对知识掌握的情况,如果班上50%都是错,那可能说明教学方法存在问题,这也是对老师自身教学质量的一个反馈,而现在全部让家长来检查批改,老师和学生的直接交流以及对教学质量的自审就没有了,所以许俊君不理解“为什么要做”。


此外大部分家长其实对“检查作业”到底该怎么做也不清楚,甚至遇到尴尬,比如说一道低年级应用题,家长已经会使用高年级的一元二次方程式去解答,但对于低年级孩子来说,这是超纲的,而家长也不知道该如何用合适的方式教低年级孩子解题思路。结果不光家长不高兴,孩子也会产生抵触情绪,原本学校希望通过家长参与到孩子功课辅导中来拉近亲子教育,但这一目的似乎也无法达成。

1.jpg


老师“甩锅”家长反感 恶性循环太久怕积重难返


媒体评论员沈彬观察看来,他很同情这些家长。“现在按照学校,尤其是牛学校、牛娃的培养模式,必须要有一个全职妈妈,或者是有一个全职爸爸,这些牛校可能每天都有工作,各式各样的小制作要做,各式各样的学习笔记要做,各式各样的观察也要做,突然之间还会给你冒出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比如说让你做PPT,有的家长就受不了。而最后这个工作量就压在父母身上,孩子怎么可能短时间学会呢,说到底全成了家长的工作。

而更让许俊君感到可怕的是,这股小学里的“家长作业”风潮已经影响到了自己小女儿所在的幼儿园。“我发现小女儿学校的要求,比大女儿当时在幼儿园的要求又高了。有一次老师布置说回去做一个中国馆的模型,我当时就懵了。后来我拿纸随便糊了一个,我觉得还行。但小女儿不满意,给我看别的家长做的照片,那么好,后来一打听,这父母是广告公司的,用公司资源做了一个专业级别的模型。”

而更让家长恐惧的是“除了家长群,学校直接用APP,很可怕的是里面有排名制度,显示哪一个同学在什么时间点完成,有的4点完成,你的孩子7点完成,你就落后。然而还会排名显示一个‘学霸’,哪个家长不希望自己孩子好,这就不由自主把你拖到非常惨烈的竞争当中,家长压力就很大。”


左起,媒体人沈彬、体育评论员许俊君


沈彬觉得这是因为家校合一的概念被混淆了,“不是说家长变成了义务帮工或者是变成了一个助教,家庭教育就是家庭教育,亲子教育就是亲子教育,学校教育就是学校教育,不能越俎代庖,如果这样恶性循环太久,恐怕会积重难返。”

而许俊君也表示,家长的确有辅助教育的责任,但学校更不应该剥夺家长对亲子教育、家庭教育的选择权。身为一名体育评论员,他就表示,很希望通过带孩子去看一场球赛,在这个过程中进行亲子教育,选择是多样的,并不是说只有检查作业是唯一的亲子教育方式。

教育专家熊丙奇:“家校合一”已经严重异化

叫停“家长签字”其实并不算金华这所实验学校的新发明,早在三年前,北京市教委就已经明确发文,要求所有的义务教育阶段学校不得向家长布置作业,不得要求家长回家批改孩子作业,这已经是北京市统一规定。

节目中连线采访了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教育学者熊丙奇


节目中连线了教育专家熊丙奇,他告诉大家,这种“家长签字”制度的危害,不仅会让家长越来越焦虑,同时对学生的跟踪调查也显示,这所谓的“家校合一”会对孩子行为产生很大负面作用,特别是导致孩子自主学习的习惯会特别差。

熊丙奇表示早在十年前就提出过这一想法和建议,但呼吁起不到效果,现在社会更是变本加厉,“一方面是因为整体义务教育阶段的应试属性更严重了,第二个原因是学校非常明确向家长传递一个意识——要关注孩子的学习成绩,并刻意造成希望家长时刻充满紧迫感的感受。”

在熊丙奇眼中,现在的“家校合一”其实已经严重异化了。“可以这样讲,在这样的家校合一之下,家庭教育已经消亡了,它变成了一个学校教育的附庸。比如在微信群里面发学生成绩单,按照《未成年人保护法》严格意义来说这是违法的。但现在发生了这就是监管部门不作为,要合理践行学校和家庭的关系,就不能纵容这样的关系异化,必要的时候,必须教育部门进行行政干预。”

(看看新闻Knews记者:黄艳琳 编辑:陈佳雯)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关键字:家长学校教育家庭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