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我也许是个色情狂”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王健慧 吕心泉

2017-09-14 14:37:00

“我也许是个色情狂。”张海儿说。        


张海儿,被誉为中国最富经验也最前卫的摄影师之一。9月,他的摄影个展《缪斯》在上海摄影艺术中心举行,集中展现了三十多年来他所拍摄的女人肖像。当被问及时尚摄影和肖像摄影的异同时,张海儿说:“好的时装摄影无不和性有关,时装摄影和肖像是一样的,对我来说风景也无不处处呈现出性感……我大概是个色情狂,对我来说一切都是那样的。”

      

张海儿和胡源莉合影与自拍作品


如果把“色情狂”三个字拆开,“色”“情”“狂”来形容张海儿或许更恰当。    


看张海儿的作品, 心理上需要一种共鸣,脉搏跳动得在一个频率节奏上。否则,一走进展厅,有可能就被那种黑暗或压抑、或吞噬。

      

胡源莉,广州,一九八四年


“我对某种影调走火入魔似地喜爱。”张海儿说:“ 无法控制平衡 即便有能力营造柔和的调子、 实现完美的摄影影调 ,也忍不住去捣毁平衡。”在他看来,黑得更黑,亮得更亮,才符合自己对世界的关照。 出乎意料地是,油画出身的张海儿坦言自己也羡慕那种可以寥寥数笔就能画出明朗画面的画家,“其实我一直想把女孩拍得想挂历上一样具有吸引力,但最终做不到。我会忍不住毁掉优雅的东西。幸运地是,我以摄影为生,的确用它养活了自己,没有走到很糟糕的地步,还是有很多人会笑纳。”


展览主视觉的作品是这次参展作品中为数不多的一幅彩色肖像。作品中的女孩就是张海儿的“缪斯”——陪伴他已经走过三十五个春秋的发妻胡源莉,也可以是1980年代后期以来他的镜头所捕捉到的无数对象。 在参展作品中,就有她的很多肖像作品,在张海儿看来拍摄爱人是最自然不过的事情。《缪斯》展览中被选为主视觉的那张照片是他们最早一起进行肖像实验的成果之一——男性摄影师赞颂女性形象,赞颂她的女性特质和在社会中的力量。       


李威廉为陈冲上妆,孙周和张海儿在观看,上海龙华宾馆,一九九九


“我自己化妆,自己挽的头发,衣服也是自己即兴弄出来的。” 胡源莉很是自豪地和记者分享着拍这张照片时的情景。对于那么多肖像作品中的穿衣打扮,对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来说,不能不说很前卫。胡源莉俏皮地眨眨眼睛:“这些衣服我都很喜欢啊。”岁月流逝,记者面前的她依然如同当年照片中的那个她鬼马精灵。相比张海儿的内向、总是很努力地很认真地去回答记者的提问,胡源莉就显得性格格外开朗。“很多人都觉得是他追的我,但我觉得是我追的他。” 胡源莉说:“那时候我们在上戏读本科,是舞美专业的同班同学。他每次画画,老师都只给三分,但我知道他是真的画得好!”


1988年,以吴印咸为代表的中国摄影家一行7人,第一次代表中国参加了法国的“阿尔摄影节”。这七个人中间就有年轻的张海儿。而发掘出张海儿,推荐他去参加摄影节的法国摄影家卡尔也成了张海儿交往的第一个外国人。展厅中, 张海儿与胡源莉的合影就是这位摄影家拍的。      


“张海儿是一面不可逾越的墙。”肖全说。        


很多人会把肖全和张海儿联系起来,因为他俩都拍肖像,都拍女人。其实,他俩非常熟悉,好到肖全住在张海儿家,张海儿还做饭给他吃。“肖全的作品更具有艺术意味,我的激情则来自性的激发。”张海儿说:“肖全是有诗意的、 有距离的、观看的、 温存的一种注视,给女人带来幸福感,我是要粗野得多。”     


瞿颖,广州,一九九七年


在张海儿的作品,可能最吸引人的是那些女人的眼睛——那是一种完全猜不透的逼视。“我的这种接近、贴近, 本身就是交流方式, 是一种激荡 。”张海儿说:“我并非有意, 但乐意看到贴近拍摄对象、自主意识的拍摄对象对你的逼近在生理物理上给予的回应。”


在张海儿和肖全的作品中不乏我们熟悉的文化名人、娱乐明星。那种镜头下的状态是很多人难以捕捉到的,这可能是他们唯一的共性。“我们和他们交往背景是那些人还在当时是非主流的地下作家、歌手等等,我们都是小混混的状态下接触的,这很不一样。”在这些名人肖像中,有一张是章子怡的彩色照片,这也是张海儿接到的一个杂志的活儿。“当时章子怡刚拍完《我的父亲母亲》。”张海儿回忆道:“我还记得她身上的这套衣服是十五块钱路边摊上买的。”       


“现在几乎每一个都是摄影师,都在拍照。有人说 摄影这个行业会衰弱, 摄影师没有出路。但我觉得 情况恰好相反,因为摄影有个人观点和风格,就像每个人都会写字 但不可能都成为作家。”张海儿说:“按快门是一种生理状态 与感受,摄影师只是掌握了这样一个介质 。”


(看看新闻Knews记者:王健慧 吕心泉 实习编辑:蔡悦扬)

相关新闻

关键字:张海儿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