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称教授动手术 一万元闹出两条命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吴黎明

2017-08-14 18:55:53

核心提示

去年11月,家住湖北的丁先生突然接到岳母电话,称妻子孟娟因堕胎而导致生命垂危,正在上海的医院里抢救。最终孟娟在上海市青浦区白鹤镇的申鹤门诊部因堕胎而去世,这家医院实际上是福建莆田老板开的民营小诊所,属于非法接诊,收了一万元黑心钱却害死了两条人命。

去年11月,家住湖北的丁先生突然接到岳母电话,称妻子孟娟因堕胎而导致生命垂危,正在上海的医院里抢救。最终孟娟在上海市青浦区白鹤镇的申鹤门诊部因堕胎而去世,这家医院实际上是福建莆田老板开的民营小诊所,属于非法接诊,收了一万元黑心钱却害死了两条人命。



bf6e9ba50a3f4753bc9cf92a94eb0cac_副本.jpg


一个女人和三个男人

去年11月14日,家住湖北的丁先生突然接到岳母电话,称妻子孟娟因堕胎而导致生命垂危,正在上海的医院里抢救。妻子怀孕,他怎么会不知道?丁先生信将疑地赶到上海后,发现孟娟已经濒临死亡。


9c64810d454d4770ab626d86dbd7128c_副本.jpg


丁先生的妻子熊娟是湖北黄石人,1975年出生,曾就读于武汉某大学。出事的地点是上海市青浦区白鹤镇的申鹤门诊部,门诊部如今早已关闭,人去楼空。根据调查,这个门诊部实际上就是福建莆田老板开的民营小诊所。

就是这样一家小诊所,明眼人都知道不靠谱。可孟娟怎么会在这里动节育手术呢,是跟丈夫有关,还是另有原因?依据孟娟留下的手机,出事之前,她同一位姓黄的男子有着极为密切的微信联系,这个人不是她的丈夫。

据微信内容推测,孟娟堕胎原因,是因为肚里孩子的性别。事情变得复杂起来,牵扯到了婚外情和孩子性别问题。


跟孟娟有关的三个男人,其实都挺糊涂的。丈夫不知道妻子有了身孕,男友不知道孟娟是已婚状态,而孟娟的父亲则是一概不知。然而根据卷宗里的证据推测,孟娟本人甚至更糊涂,她的身体本来就处于危险的状态。


诡异:新手医生变成主任  护士变成教授

依据孟娟的手机通讯记录,她同一家所谓的“上海妇科研究所”联系过,并且讨论了堕胎手术的费用。2016年11月13日,孟娟来到到申鹤门诊部,一位姓关的主任接待了她。


5fffd114823f45d5a5c2ae43041c6536_副本.jpg


06f80fb220804970a2b12798a36a0cdf_副本.jpg


关玲玲是申鹤门诊部的五位医生之一,虽然对外称作主任,但实际上却是一个新手小医生。

门诊部的管理人员是另一位黄主任,但是他不懂医术。为了帮孟娟进行堕胎手术,他从凤溪门诊部请来了一位所谓的“教授”。

孟娟被“关铃铃主任”和“凌代丽教授”检查后,表现得比较安心。当时,她通过手机微信,同男友黄先生进行了联系。黄先生此前并不知道孟娟去上海是堕胎,接到消息后,也非常不安。黄先生非常清楚,以孟娟当时的健康状态,引产会有生命危险。


c6b16ee5c16a4b2591cd4ce8491250fc_副本.jpg


74061fc0701d43f6bcfece4f974de65e_副本.jpg


而他并不知道,将要为孟娟做手术的教授和主任,其实是骗人的,甚至连“李鬼”都算不上。那位教授,其实只是个护士,根本不具备行医的资格。

这两个人动手术,实在让人担心。


胆大包天:草菅人命只为钱

即将为孟娟动手术的那两人的真实身份,一个是看妇科病的新手医生、另一个则是毫无经验的护士,光是想想就让人觉得可怕。这家医院到底什么情况,怎会如此胆大包天地糊弄病人?更为可怕的是,申鹤门诊部根本就不具备引产手术的资格,更没有响应的器材设备。他们难道真的要钱不要命吗?

据了解,申鹤门诊部聘请了一位当地卫生院退休的老院长,院长赵宝荣倒是个明白人,可惜却轮不到他做主。赵宝荣多次反对门诊违规做人流,但他说话不管用,实际上门诊部掌握在主任黄智兵手中。他跟执法人员玩起了躲猫猫的游戏,专门挑选在周末和节日假日做手术。

谈妥价钱,孟娟住进申鹤门诊部之后,这里的医生和护士表现出了“无微不至”的关怀,在动手术之前,给孟娟打针,并服用了引产药物。证据上的药物是在关铃铃的工作服口袋中找到的,但关铃铃却推脱不知情。


8f409324d9694e1ab96a71cada1be948_副本.jpg


见死无对证,新手医生关铃铃信口开河,七次笔录,七个不同的答案。

当然,到了护士凌代丽那里,又把责任推卸给关铃铃。不过,她没有否认以前有过做非法人流的经历。

医院的财务詹忠辉承认平时负责采购药物,人流用的药物正规渠道拿不到,他是通过非法渠道购进的,采购单是关铃铃开的。

医院没有资质,新手医生和护士号称主任、教授,毫无医德,出事是迟早的。孟娟身体状况本来就不具备引产条件,申鹤门诊部为了一万元钱,没有足够的专业知识,没有完善的手术设备,也没有技术能力的情况下进行手术,用草菅人命来形容,并不为过。不幸果然发生了,药物服下后,孟娟子宫破裂,生命垂危。

孟娟被送往正规医院急救,此时,申鹤门诊部的黄智兵意识到事态严重,开始提前作准备了。他让财务把病人交的钱退还,把行李也拿出来,送到急救的医院。


14644ea505b04d52b697c92b571e6047_副本.jpg



民营医院要发展 必须医德为先

孟娟抢救期间,她的男友黄先生第一个接到了电话,他随后通知了孟娟的父母。黄先生称孟娟的孩子是他的,他与孟娟合伙做生意,同居已有好几年。据他了解,孟娟在身体状况不佳的情况下坚持要堕胎,一是怕肚子里的孩子不健康,另外也想给黄先生生个儿子。

可惜对于黄先生来说,没有名分,到头来一切都成空。事后申鹤诊所为了息事宁人,赔偿了孟娟家属一百八十万人民币,他没拿到一分钱。孟娟的丈夫收到钱后,出具了谅解协议书。

关于刑事方面,除了申鹤门诊部主任黄智兵在逃外,其余的主要犯罪嫌疑人都已到案。他们被冠上一个不太常见的罪名——《非法进行节育手术罪》,最高可以判处15年有期徒刑。

为了一万块钱,闹出两条人命,不得不让人唏嘘。这其中的原因固然是多方面的,有个人的,也有家庭的,更多的还在于非法接诊的医院。医者父母心,除了执法部门的监管外,这样的民营医院自身要发展,不把医德放在第一位,怎么可能长久呢?

(看看新闻Knews记者:吴黎明)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关键字:莆田医院一尸两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