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乐视发工资了!公关回应称贾跃亭在香港筹资1亿用于发薪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杨臻

2017-08-12 20:28:46

核心提示

看看新闻knews记者从多个渠道获悉,乐视赶在8月10日这个“发薪日、偿还日、支付欠薪截止日”三合一的日期到来时,向在职员工和离职员工发放了工资。乐视公关称,贾跃亭在香港筹得约1亿资金,只够支付欠薪。

乐视发工资了!看看新闻knews记者从乐视控股获悉:本周二,贾跃亭在香港筹到了约1亿元资金,乐视按照此前劳动仲裁的要求,将这笔资金用于支付所拖欠的在职员工的工资,在职员工部分含乐视致新、乐视体育、乐视云等。7月10日前离职的员工也在此次支付之列。工资是在8月10日和11日分别下发的,所以员工收到钱的时间也不一样。目前,只差7月10日至8月10日间离职的部分员工的赔偿金还未支付完。


律师梁进也向看看新闻记者表示,他所代理的十位乐视离职员工分别在8月10日和11日拿到了拖欠的六月和七月的工资,但是“N+1”的赔偿金还未收到。


乐视,一度是风头最劲的互联网公司。一场场众星云集的发布会,一次次惊世骇俗的未来宣言,一轮轮金额巨大的投资计划吸引着世人的目光,旗下的七大生态,布局迅速而庞大。


正当乐视高调宣布,2016年是其国际化元年,要开始将乐视生态推向全球的时候,一切却突然戛然而止。


2016年11月,乐视被爆各业务板块出现资金链问题,乐视移动拖欠手机供应商上百亿欠款,引发供应商到乐视大厦举横幅抗议;紧接着,乐视体育曝出超过60%的版权费未按时支付;与此同时,创业板上市公司乐视网(300104.SZ)股价持续下行,缩水120多亿元,并于2017年4月17日,正式宣告停牌。


2017年7月6日,贾跃亭辞去乐视网所有职务,退出董事会。7月21日,融创中国董事局主席孙宏斌正式当选乐视网新一任董事长。


7月27日,贾跃亭以及乐视控股合计持有的5.24亿股乐视网股份,被全部冻结。


轮候冻结的股份、反复出质的股权、讨债逼钱的声浪此起彼伏,贾跃亭到底是战略激进的失败创业者,还是只会“画大饼”圈钱的骗子,一时间成为争议的焦点。但毫无疑问的是,贾跃亭的黯然离场,已经标志着乐视一个时代的终结。


供应商:走投无路的无奈之举


苏一宏今年35岁,是成都一家广告公司的老板。


6月25日,他第7次到乐视大厦讨债,同行的还有来自全国各省市的20家乐视手机的供应商。他们每天早上9点准时出现在乐视大厦一楼大厅,支起帐篷,铺上瑜伽垫,准备打持久战。这些供应商大多是从事乐视手机店面装修和活动推广的公司,欠款少则几十万,多则上百万。苏一宏总共被乐视拖欠了700万,是21家供应商中被欠款数额最大的一家。

 

“我已经有3个月没有给工人发过工资了,另外还欠着底下的供应商200万,每个月一到时间,我的电话就不停地响。”


苏一宏


2014年,跑了十年机械销售的苏一宏和朋友一拍即合创立了一家广告公司,主要承接路牌和灯箱安装的业务,订单规模一直不大。2015年12月,一位同行告诉他,乐视正在开展手机新业务,需要设立大量的实体店。“当时觉得很兴奋,乐视是上市公司,资金肯定充足”,苏一宏顺利通过竞标,成为了乐视手机在西南地区的店面装修供应商。


“那时公司也就十一二个人,乐视的首批订单就是200多个灯箱的安装量,一个月内交货,我们经常是通宵赶工才能完成”。


苏老板和乐视的合作模式一直是“先自行垫付、每季度结算”的方式,也就是接到乐视的订单之后,苏老板先垫付装修等费用,完工通过审批之后,按季度开结算单寄到乐视拿钱,合作近半年来一直收付款正常。苏老板觉得和上市公司合作,业务量大,回款好,很开心。不过从去年5月开始,乐视的付款突然出现了异常,苏老板季度末结算时第一次没有按期收到付款。


“当时心里也有疑惑,乐视区域负责人告诉我们,乐视临时资金周转不开,马上就会付”,而在这之后,苏老板确实在下个月收到了一笔9万块的付款,虽然与上百万的总额相差甚远,但此举却像是一颗安定丸,打消了苏老板的疑虑,继续和乐视合作了下去。


接下来为了筹备“十一黄金周”,苏老板迎来了乐视的订单高峰,从去年7月份到9月份整整疯忙了三个月,垫付金额高达700万元。然而在季度末要结账时,苏老板才发现,账户上没有收到乐视的一分钱。


而此时,苏老板的资金链已经断了,不仅工人工资发不出,还欠其他供应商200万元,眼看要过年了,供应商一个电话接着一个电话来催,苏老板再也坐不住了,打算亲自去北京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乐视供应商在乐视大厦打地铺


一到北京,苏老板才发现,和他有着相同经历的人并不在少数,乐视大厅里有的供应商已经来来回回要了好几回债了,门口也有人拉起了“欠债还钱”的横幅,“当时心一下子就凉了,觉得自己被骗了”。


讨债的供应商们和乐视的保安发生了激烈的冲突,“我们都进了派出所了”,苏老板坦言要债的过程太艰辛。经过博弈,乐视支付了苏老板100万元,“让我们先回家过年”,并签署了一份还款协议,表示“每个月会按总款的20%给我们付,到今年5月份付完总欠款”。


然而过完年之后,苏老板却发现自己的账户没有任何动静。今年2月,苏一宏与已经结识的同行,再次前往北京要债。这次经过协商,乐视移动支付了苏老板5%的欠款。苏一宏意识到,等待他的,将是一场拉锯战。


“后来就每个月都来要钱,要还可能给,不要就不会被搭理了”。截至目前,乐视总共还欠苏老板370万元。


贾跃亭


乐视究竟有多大的资金缺口?这个问题,恐怕连贾跃亭和孙宏斌都算不清楚。


去年12月,孙宏斌曾对乐视做了长达1个月的尽调,打算除了乐视汽车之外,“缺多少解决多少”,当时预计填补乐视上市和非上市体系的资金窟窿总共需要约150亿。然而在今年3月,孙宏斌才发现乐视的资金窟窿远不止这个数字,有媒体通过乐视核心渠道了解到,3月底时清点完的乐视各业务债务总额约为343亿元,扣除保证金后仍高达263亿元,这其中还不包括供应商的欠款。


业界专家认为,导致乐视资金链紧张的根本原因在于,乐视的扩张步伐太大,难以协调不同业务之间的资金分配,拆了东墙补西墙,越补窟窿越大,最终导致资金链越来越紧张。


据Wind资讯数据显示,从2010年开始,乐视通过各个渠道筹集的资金高达725亿元,不过这个天文数字很快就被消耗殆尽。2015年以来,乐视在其七大子生态上的投资超过700亿元,投资额最大的前三笔交易分别是浙江湖州汽车工厂(200亿人民币),购买美国智能电视厂商Vizio(20亿美元),以及98亿合并乐视影业(交易未完成)。


除此之外,乐视的七大生态子系统也都采取烧钱的模式在发展。从2015年到2016年,乐视体育收购的大小体育IP版权超过百项,其中重头体育IP版权的预付版权费就接近65亿元。而在手机、电视等领域,乐视也采取硬件补贴政策,低价赔本卖,企图快速抢占市场份额。乐视网2016年年报显示,乐视网的终端业务成本139.58亿元,收入101.17亿元,亏损38.41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除了乐视网和乐视影业之外,乐视的其余业务均处于亏损状态。


财经评论员沈毅认为,乐视没有在做好自己主业的基础上,依靠盈利去发展其他子业务,而是采用借钱投入、一路烧钱的模式,最终的崩塌是必然的。


去年11月,贾跃亭在公司成立12周年之际发出全员信,首次公开反思一直“蒙眼狂奔”的乐视扩张节奏过快,而资金却非常有限,承认过去疯狂烧钱的发展策略应当停止。


员工:殃及池鱼的“弃子”


深陷债务危机的乐视被各种“痛打落水狗”。从“乐视员工找工作被半个猎头圈拉黑”到“乐视员工信用卡额度被降至为1元”,乐视的基层员工也被推上了风头浪尖。


楚楚,一个月前刚来到乐视生态体验店(北京长楹天街购物中心店)做店员,这一个月间,她亲身经历了乐视的风云变幻。


楚楚告诉看看新闻knews记者,虽然目前乐视生态体验店正常经营,但受到负面消息的影响,到店的顾客量明显下降,乐视手机的销售也受到巨大冲击。由于手机配件缺货,最新款上市的乐视手机Pro3双摄AI版仅维持了两个月的“现货”状态,就已经全部由“现货”改为了“预售”。


而目前80%的乐视手机维修点也已经被撤,顾客手机出现问题只能拿到体验店来进行维修,而体验店并没有配备专门的技术人员,只能处理一些简单问题。此外,体验店的人手也面临20%-50%的裁员。


乐视公关人员向看看新闻knews记者证实,目前全国多家乐视生态体验店存在关停现象,相关数据正在统计中。


上百位乐视离职员申请劳动仲裁


7月25日,王丽(化名)正在北京市朝阳区劳动仲裁院办理仲裁手续。一个月前,她刚从乐视移动离职。“刚找到新工作,趁午休时间赶紧过来办一下”,王丽不愿透露过多详细信息。


从7月份开始,陆续有上百位乐视离职员工到北京市朝阳区劳动仲裁院,就乐视拖欠的工资和赔偿金申请劳动仲裁。由于人数众多,仲裁院特意设立了专门的窗口来接待这些乐视离职员工。他们涉及乐视致新、乐视控股、乐视移动(即手机)、电子商务等多个部门。


河北三和时代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梁进,正在这个窗口排队等待,目前他手上正代理了10位来自乐视的当事人,他们都来自子公司乐视电子商务北京有限公司,希望能尽快拿到近两个月的拖欠工资和应得的“N+1”赔偿。


乐视的裁员并非毫无征兆。今年3月,乐视被曝在印度市场裁员85%,美国硅谷裁员50%。两个月后,裁员之火终于烧到了国内。有媒体报道,乐视移动、乐视体育、乐视云等是此次裁员的“重灾区”。据统计,乐视市场品牌中心与乐视体育的裁员幅度达70%,销售服务体系裁员50%,乐视网裁员10%,保守估计,约有超过1000名乐视员工被裁。


6月7日,一个由乐视离职员工成立的微信公众号正式上线,目前已有超过2000人加入,其管理员谭丁铭婉拒了看看新闻knews记者的采访,表示他们虽然已经不再是乐视的员工,但“并不想抹黑老东家,成立微信号只是为了互助,希望兄弟们能早日找到工作”。


这样的大幅收缩,很快被人力市场上的猎头们感知到了。今年二三月份,曾和乐视有过两年招聘合作的任仕达人力资源公司,就明显感受到了来自乐视的震荡。


任仕达北京IT猎头团队经理王淼表示,从二月份以来,他们收到的来自乐视方面求职员工的申请明显增多,差不多是去年同期的3到5倍。“内部人心惶惶,有近一半的人在寻求新的出路”。


不过,乐视员工在人力市场上似乎并不吃香。日前,一篇“乐视员工素质差遭半个猎头圈拉黑”的消息,在网上热传。王淼表示,在招聘和推荐的过程中个人素质显然更为重要,但同时表示“在乐视工作”确实不是一个加分项。从2010年到2015年,任仕达系统内部能搜索出的乐视简历仅有三千多份,“和BAT等一线互联网公司相比,我们对乐视的关注没有那么高”,王淼告诉看看新闻knews记者,确实存在一些用人单位的面试官对乐视员工有一定的偏见,“认为候选人当初选择去乐视工作,是不理智的,从而对他们的判断力产生质疑”。


这和乐视去年3月份开始的大规模扩招不无关系。去年11月,贾跃亭在公开信中表示,乐视为了扩张业务,在2016一年中就新招了超过5000名员工,人员扩张速度业界罕见,但是公司却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梳理组织架构和培养新人。


王淼对此有深有感触,“那段时间乐视给得薪资非常给力,基本有50%到80%的增长,而且人才录用的标准并不是很统一”。于是,而当资金链危机来临时,这些员工首先面临的就是失业。


王淼表示乐视员工在人力市场上并不吃香


乐视的扩张可以用“飞速”来形容。2003年,30岁的贾跃亭认为山西容不下他的梦想,带着一个司机、一辆本田商务车及150万人民币,和一位河北籍贯的合伙人一起来到北京创业。2004年,定位于视频内容点播付费的乐视网,正式上线;2008年,乐视加速扩张,成立了乐视电影公司;2010年8月12日,乐视网在中国创业板上市,成为全球首家IPO上市的视频公司;2012到2013年,贾跃亭提出“平台+内容+终端+应用”的生态模式,推出智能电视“乐视TV超级电视”……短短十年间 ,乐视发展出了影视、手机、体育、电视、金融、汽车等七大业务,贾跃亭提出的生态圈概念,被称为是“乐视模式”。


靠着一个个“故事”,贾跃亭描绘了一个广阔的市场前景和商业帝国,吸引了柳传志、王健林等一众商业大佬以及明星资本的关注和投入。过去四年,乐视网股价涨幅达535%, 市值最高曾到达1526亿元人民币。


“他太急于赚钱,太急于把别人碗里的蛋糕变成自己的蛋糕了”,财经评论员沈毅认为,贾跃亭的视频主业还没做好,就急着借钱去抢占别的市场,“能有两三个业务做好就不错了”。更何况他画了7个圈,非但没有实现正向流动,反而把自己圈死了,“我看你乐视提供的视频内容,为什么非要在你的手机、电视上看呢,这不是在吸引用户,而是在排斥用户”。


在外界的印象中,乐视就是一步步在质疑中壮大的。在2016乐视生态全球年会上,贾跃亭罕见亮嗓,在现场演唱了一首《野子》,他说,之所以唱这首歌是因为歌词。


“怎么大风越狠

我心越荡

幻如一丝尘土

随风自由的在狂舞

我要握紧手中坚定

却又飘散的勇气

我会变成巨人

踏着力气 踩着梦……”


贾跃亭说,乐视自创立以来就资金紧张,因为乐视总是做远大于自己现在能力的事。


投资者、合作方:“去乐视化”


贾跃亭几乎已经陷入四面楚歌的绝境。供应商欠款还没解决,乐视又接连遭遇多家金融机构司法冻结其股票的要求。


恒宇天泽发布公告

7月20日,北京恒宇天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发布《关于司法冻结贾跃亭及乐视控股持有乐视网股票的公告》,称由其管理的一只7500万美元规模的投资于乐视可转债的私募基金已出现实质性违约,公司已向所在地中级法院申请冻结贾跃亭及乐视控股所持有的乐视网股份进行财产保全。


该公司市场总监告诉看看新闻knews记者,表示此举是为了保护投资人的合法权益,目前公司正在与乐视协商,“我们从资产管理的角度来看,最好是乐视能通过经营的方式还钱最好,如果不行的话,就通过处置资产的方式还钱,这是我们的基本思路”。


除此之外,招商银行、平安银行等债权方,也已对贾跃亭提起了讨债诉讼。


据公开信息盘点,投资乐视以及其体系的有48只股权私募基金,截至今年一季度,共有39只公募基金产品持股乐视网,涉及多达21家基金公司。持股市值较大的3家公募基金公司纷纷下调了乐视网估值,其中嘉实和中邮基金下调了3个跌停,易方达下调水平略超3个跌停。据不完全统计,截至7月12日,至少已有25家公募基金公司加入了下调乐视网估值的队伍。


刘纲庆幸躲过了一劫。他所在的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简称深创投)曾在2008年至2013年多次投资乐视系。2008年,深创投领投乐视网5200万元;2013年8月,深创投领投了乐视影业的A轮2亿元融资,2013年10月,又参与了乐视网以15.98亿元交易总额对花儿影视及乐视新媒体的并购,深创投投资1.35亿元。


作为集团执行总经理,刘纲表示集团对乐视的早期投资是相当成功的。“所谓风险投资就是在企业成长早期投资,推动它进入一个高增长”,刘纲表示当年对刚成立的乐视网的投资正属于风险投资。2007年,乐视网收入仅有3690万元,其后乐视网成长迅猛,2015年,业绩报告首次实现营业收入过百亿。“应该可以说,投资回报是相当好的”。


不过,刘纲也坦言,当时的投资主要集中在乐视上市体系,对于后面推出的乐视体育、乐视移动、乐视汽车等,深创投并没有涉及。


虽然刘纲愿意给乐视一些时间,但他也坦言不会在这个时间点对乐视进行投资,“乐视目前已经进入到了一个比较复杂的境地,投资界对此是比较担忧的”。


而作为昔日的合作方,易到的日子则没那么好过。


易到司机向看看新闻knews记者出具提现困难证明


从去年年底开始,易到的司机就面临无法提现的问题。哈尔滨司机李才(化名)2016年瞅准了“致力于中高端商务汽车租赁“的易到,注册成为了一名车主。然而从今年4月开始,他就发现自己跑车的钱提不出来了。“虽然也就100来块钱,但4月21日以后就再也没提出来过”。


而作为租赁公司,陈海(化名)的怨气更大。2015年,陈海开始和易到合作,负责浙江地区的用车业务。“鼎盛的时期我们提供3000辆车,3000个挂靠司机给易到”。陈海通过微博私信告诉看看新闻knews记者,易到发展业务的时候,跟各个城市的租赁公司有合作,“租赁公司负责招募司机、管理和培训司机、检修车辆,抽取3%的管理费”。从去年6月份开始,易到就再也没结算过管理费。


“总共欠我20万”,陈海表示,他们只是全国和易到合作的3000个租赁公司中的一家,被欠款的金额在20万到百万之间。“周航在的时候,再困难也没拖欠过司机和合作商一分钱,乐视进来之后,从去年6月就没结算过一分钱”,陈海愤愤不平,表示已经有租赁公司起诉了易到。


ea1ea0d98814016d6b73d46a7f673cb9.jpg


微信截图_20170812212214.png


去年11月,有媒体报道,受乐视负面危机连累,易到资金链断裂,欠供应商费用高达5000万。


就在外界猜测易到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的时候,4月17日晚上,易到创始人周航的一封公开信直接将易到与乐视的矛盾由幕后推向台前。


在这封公开信中,周航首次承认易到确实存在资金问题,但他认为最直接的原因是“乐视对易到13亿元资金的挪用”。根据创始团队的说法,乐视在未正式通知周航本人的情况下,以易到为主体向银行贷款14亿元人民币,条款写明“全部资金将用于易到公司的运营”,但迄今为止,易到仅收到了1亿元贷款。乐视对此回应称,这是一笔以乐视控股名下的乐视大厦作为抵押物、以易到为主体取得的一笔联合借贷,对于“1亿元资金用于易到,13亿元用于乐视汽车生态”的做法,双方早就沟通过,周航的攻击为“农夫与蛇的现代版”。 


接下来的一周,以周航、杨芸和汤鹏为代表的易到创始团队宣布集体辞职。一天之后,乐视召开易到管理层大会,原乐视控股CMO彭钢任易到CEO。除此之外,乐视又从总部调来了袁斌、马冬、刘晓庆3位高管。


周航.jpg


2014年至2015年,是出租车、专车市场竞争白热化的时期,携资本与流量入口优势的滴滴、快的在2015年年初合并,使得易到的形势更加恶化。2015年10月20日,准备在汽车板块密集布局的乐视出手了,宣布乐视汽车获得易到70%的股权,成为易到的控股股东。


一个月之后,易到发起了“史无前例”的100%充值返现活动,随后又展开了数次充大笔金额享受返现加赠送乐视电视、手机的活动。这种“烧钱”的玩法,最终持续了227天。2016年7月,易到披露数据称,该活动共吸引超过653万人参与,总充值额超过60亿元。周航甚至在发布会现场宣布,“易到成为了互联网江湖里第一个起死回生的传奇。”


而就在易到高调宣称“提前半年完成了乐视创始人、董事长贾跃亭为易到制定的三个百万目标”后,外界开始出现了对其资金状况的质疑。


目前,据媒体披露,曾经的易到创始人周航已加盟顺为资本,杨芸则开起了幼儿园,汤鹏做起了互联网保险“量子保”,他们回应看看新闻knews记者,表示“一切向前看,不想再对乐视与易到的事表态”。


而随着乐视资金链的断裂,来自乐视的任汝娴、袁斌、刘晓庆、马冬四位高管已辞职,7月26日,易到CEO彭钢也已向公司提出离职申请。7月14日,韬蕴资本宣布与乐视方面就收购“易到”股权达成一致,并于6月30日向易到注入了首批资金,用以解决车主提现的问题。


这倒也应证了新任乐视网董事长孙宏斌对乐视非上市系的期望,“该合作的赶紧合作,该卖的赶紧卖掉”。


微信截图_20170812211952.png


结语


千疮百孔的乐视,梦想太大,扩张太快。


时至今日,乐视紧绷的资金链条依然没有松懈的迹象。远赴美国、把翻盘筹码压在汽车上的贾跃亭,在微博公开发声表示,将对“乐视员工、用户、客户和投资者尽责到底”。


曾经“蒙眼狂奔”的互联网新锐,如今深陷巨额债务危机。当自身业务能力和获取资金的能力无法满足不断膨胀的野心时,轰然倒塌在所难免,这样的教训是惨痛。曾经让贾跃亭引以为傲的“乐视生态圈”不仅没能救自身于危难,反而将那些依托于乐视这棵大树的员工、供应商、投资人、合作方拖下了水。这是乐视的生死危机,也是他们的生死难关。乐视的未来将何去何从,或许只有时间能给出答案。


(看看新闻Knews记者:杨臻 实习编辑:朱佳伟)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关键字:乐视工资贾跃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