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伯虎的朋友圈可没有风花雪月,人情世故尽是“呵呵”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王健慧

2017-08-03 09:42:12

核心提示

明代吴门书画家并不仅仅是几个吴门地区的书画家,这些人形成了一个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网。这些书画家来往的书札,就如同现在我们互发微信,发个朋友圈。

当人们还在烈日下排着长队等上几小时去看大英展的时候,上博四楼展厅内一个新的展览又开始了。从展览的标题到陈列的展品,都会让你有一种使不上劲的挫败感。为什么这么说呢?


这个展览有一个非常雅致的名字——“遗我双鲤鱼”,取自汉乐府诗《饮马长城窟行》:“客从远方来,遗我双鲤鱼,呼儿烹鲤鱼。中有尺素书,长跪读素书,书中竟何如?上言加餐食,下言长相忆。”光读字面上的意思,这个“遗”就会读错,它不是“遗失”的意思,不读“yi”,而是“给予”、“馈赠”的意思,读“wei”。当然,“遗我双鲤鱼”的意思也不是“给我两条鲤鱼”,“双鲤鱼”泛指的是书札,因为古人常把书信扎在两片竹木简中,简又多刻成鱼形。


展厅.jpg


顾名思义,这个展览的主题就是书札。谁的书札呢?展览副题是“上海博物馆藏明代吴门书画家书札精品展”。大家熟悉的“金装四大才子”——唐伯虎、文征明、祝允明、周文宾就属于明代吴门派。


所谓“字如其人,见字如面”。然而,看展厅内这些书札的感受,就像熟悉的人明明站在面前,却硬是没认出来。不借助展品说明,是很难看懂才子们草书、行书写就的书札内容。


明代吴门书画家关系图.jpg


明代吴门书画家并不仅仅是几个吴门地区的书画家,这些人形成了一个复杂交错的人际关系网。其中,有一个超级大帅哥叫王庞,被描述为“高朗明洁”、“美如冠玉”,是明代的大书法家。他的老师蔡羽和文徵明是朋友,王宠本人和文徵明则是忘年交,他和唐伯虎又是亲家。


1.jpg


这些书画家来往的书札,就如同现在我们互发微信,发个朋友圈。约人当天下午喝个茶,写封信;老婆有点不舒服,问朋友要个药丸,写封信;催朋友还书,写封信……在这些书札里,很少见到闲情雅致,多的却是人情世故。来往书信中提到最多的就是某某人借的书和画可以还回来了,送的礼收到了。不要以为文人之间互赠的礼品有多雅致,他们可是相当实惠,偶尔把书画、古琴当礼物,多的是稻香大米、水果和猪蹄。


王胖给王瘦.jpg


王庞的诗被誉为“清警绝伦,无一点尘俗气,真天上谪仙人也”,他的书法更是被称赞:“意态古雅,风韵遒逸”。在外人看来,王庞就是一个从内到外都超凡脱俗的人。然而,他给哥哥王守的书信中却是说不尽的家务琐事。当王守刚中进士不久,尚在京候选的时候,兄弟两人就选择京官抑或外官商讨过一番,从长远来看,自然是京官更有机会,更加体面,然而留京候选,时日无定,京城珠米桂薪,非有财力者焉能为之?王宠家中连置办进士帽服的银子也措置不及,要向亲友借贷,如何能再等,无奈之中只能劝兄长去就外官,发出“人生利钝,莫非前定”的慨叹。王宠还亲自下田干活,他在信中告诉哥哥:“自种五十四亩田,甚费甚费,饭米吃了一百有馀,酒蔬之类想如之。种得七十石有馀米,可笑可笑”。入不敷出。于是今年吸取教训,重新筹谋:“如今我都与人租种,止剩十亩有馀与两仆分种,又留两人种桑并园地”,结果“颇处置得规矩,可常守者”。他还细细将收支情况算与兄长知晓:雇人种田的耗费“裁去冗食,每月有妻者,给他酒蔬银一钱有馀,无妻者半之。米人各一升半,妇人一升,到夏天长日稍益之。一年止该五六两银,五六十石米,比旧省太半。”


沈周.jpg


如今人们觉得这些书画家的作品在艺术品市场上价钱卖得很高,而在他们那个年代,可没法靠卖字为生。主要还是依靠给别人写诸如墓志铭之类的文章,赚点营生。因此,在他们的书札里也会看到互相引荐赚钱的生意。沈周在给祝允明的书信里就提到了酬劳问题,因为只收到了零星的酬劳,沈周以“呵呵”自嘲。“呵呵”可不只是现代人使用的网络语,古代文人就经常会在书信中使用“呵呵”,有时候一封信里就有好几处。


文徵明信.jpg


虽然单单看书札有点费劲,但我们依然能从字里行间了解到这些文人的个性所在。祝允明会为一个被情郎放鸽子的女子写失怀的信,就不难理解他的倜傥不羁。文徵明则自始自终表现出表里如一的严谨、正直:他写信给妻子,让她不要和三房四房里的人计较;写信给朋友,因为年纪大了无法用楷书写信而表示歉意。


当然,文人之间探讨书画作诗的雅兴也还是有的。蔡羽给王庞王守兄弟二人的信中就详细描述了自家芍药的美丽,并且邀请兄弟二人按照这个情景赋诗一首,第二天见面互相酬唱。这大概是这些书画家书信交往中为数不多的闲情逸致吧。


(看看新闻Knews记者:王健慧  实习编辑:黄丽文)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关键字:唐伯虎朋友圈人情世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