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影视剧“洗白”的司马懿究竟是什么样?

看看新闻Knews作者 赵博扬

2017-07-26 16:23:44

《军师联盟》已经完结了,豆瓣评分已经从8.6降至8.1,很多人认为这部剧在为历史中的司马懿“洗白”,甚至有人认为编剧为了树立司马宣王伟光正形象,黑了太多人,例如:荀彧、荀攸、贾诩等等。


在史书的记载中,司马懿受曹家三代厚恩,深受君主托孤之重却多人国祚;对待政敌残忍毒辣无一丝人性;许曹爽一世富贵却紧接着夷人三族;其后代们一个个都毫无建树,,得天下却不思进取贪图享乐、甚至闹出何不食肉糜的笑话;争权夺利,手足相残,终致道德沦丧、礼教崩坏……


许多人在评价司马懿窃国这段历史时,都说:“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而真正的司马懿究竟是什么样的呢?与影视剧中的又有何区别?
 

87a9f8aca3629396a9b98e351e8e1db5_640x480.png


最近热播的电视剧《大军师司马懿之军事联盟》除了以其新式历史剧的风格吸引了大批观众外,选取司马懿作为全剧人物的重心也成功抓住了观众的好奇心。


《军师联盟》第一集一开始,华佗给司马懿的夫人张春华接生,接着华佗和司马懿父亲司马防密谋的衣带诏事发,曹操大怒将他们关押进了牢房。随即,由吴秀波饰演的主角司马懿被带到观众眼前,被带入了事件旋涡之中。作为本剧中的第一主角,司马懿在历史上一直是个非常复杂的人物。  


在剧中,司马懿的表演,是至死方休。他凭借过人的演技骗过上司曹操,骗死政敌曹爽……可谓是“人生如戏,全靠演技。”作为司马防的儿子,自小就受到曹操征用他时,他也是多番推辞。身处乱世,一着不慎满盘皆输,深谙其道的司马懿把他的人生变成了一场现场直播,每一场都无法悔改,每一幕都是定数。在朝堂上拒绝丞相官位和九锡封赏的表演感动了满朝文武,在对峙政敌时高声喊出“我宁负卿,不负国家。”俨然精忠报国的红心忠臣。跌宕的人生加上精湛的演技,让司马懿这个人物更生了一层趣味性,他到底经历了些什么?且看下文为您细细分析。


狼顾相面,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曹操信了。


《军师联盟》的剧情简介中说“年轻时的司马懿本是个胆小谨慎的书生,因为有‘鹰视狼顾’之相,回头看了曹操一眼,从此和曹家结下了不解之缘。”这段历史来源于《晋书•宣帝纪》“曹操观察到司马懿有成为豪杰的志向,听说他有狼顾之相。想检验一下。于是先让他往前走,然后让他回头,发现他的脸正向后但身体没有动。于是对曹丕说:‘司马懿不是能长期做臣子的人,一定会干预你家中的事情。’”司马懿的头是不是真能向后转180度并不是重点,重点是《晋书•宣帝纪》中将狼顾的故事放在文章末尾,然后说“迹其猜忍,盖有符于狼顾也。” “狼顾相”的故事像链条一样把司马懿的一生所为及其性格穿在了一起,如点睛般揭示了司马懿的命运。


狼顾事件发生之前,司马懿凭着家族背景和自己的聪明,被察举为上计掾,就是一个向上汇报地区治理情况的不大不小的官吏。曹操那时担任司空,听说了司马懿的能力想拉他入伙。然而“帝(司马懿)知汉运方微,不欲屈节曹氏”。至于司马懿说的“汉运方微,不欲屈节”是因为不想当窃国者的帮凶,还是因为想亲自当窃国者,就不得而知了。


总之,司马懿借口得了风痹,开始瘫在床上装病,以此拒绝曹操的入伙要求。他没有“大义凛然”的正面回绝曹操,而是用了一个看起来十分“客观”的借口,既达到自己的目的,也给了曹操面子,可谓绵里藏针。曹操派人晚上去刺探他的情况,发现司马懿卧着一动不动。这“坚卧不动”看似简单,似乎不用什么演技,躺着就行嘛。然而不动其实是最考验演技的,病人都要常下地走动,宠物都要常牵出去遛遛,囚犯都要常放放风、最怕被关禁闭。因为不动不语对人来说实在太痛苦了,但司马懿的演技已入化境,躺下就一动不动,一言不发。去刺探情报的人什么破绽也没看出来。


不是司马懿的戏演的不好,是曹操看戏的眼光太叼了。曹操当了丞相以后,放出狠话“再拖延时间就杀了你”。司马懿吓得赶忙从床上起身,投入了他的职场生涯。伴君如伴虎,生性多疑的曹操用计引诱入职不久的司马懿露出狼顾之相,说明曹操已经对司马懿起了疑心。疑心之后,往往伴随着杀心。此时的司马懿,像是蛇头上的舞者,而蛇已经咝咝地吐出了信子。


大智若愚,司马懿为了掩饰自己的雄心,开始装成一个工作狂,装成一颗忠实为曹魏机器服务的朴实的螺丝钉。他成为了一个勤劳的公务员,没日没夜的工作,甚至晚上忘了睡觉。他事必躬亲,甚至连喂养牲口这种事情都穿着鞋子到场监督,虽然这种工作作风最为司马懿所不齿。《晋书》记载,五丈原对阵诸葛亮时,司马懿问使者“诸葛亮如何处理政事”,使者回答:“二十罚(一种较低的处罚)以上的罪都亲自处理”。司马懿因此对别人说:‘诸葛孔明难道能活的久吗!’”后来事必躬亲的孔明果然病死。


5a4d3a8e841b6c69c9d61ba0822a0817_640x480.png


《易经》有所谓“困亨”之说,其意不是说困难本身能使人亨通,如果处于困境当中,却按照当时最符合形势的做法去做事,就能够亨通了。让司马懿演胸无大志的工作狂,其难度不亚于让直男演一个gay。而司马懿不但分内之事兢兢业业一丝不苟,没有去巴结已经起疑心的曹操,还与曹丕交好,借自己的汗水和曹丕的美言打消了曹操的疑心,更为曹丕继位后自己的政治生涯打下了基础。司马懿在困境中做了最合形势的事情,他的亨运也终于随着他的长寿一并到来了。


曹操已乘黄鹤去,台上空余老戏骨。


曹操死后,凭借与曹丕积累的友谊,司马懿一路高升,从尚书仆射,到能和曹丕“背靠着背”分管东西两方军事的抚军。景初二年,司马懿带四万大军平叛辽东,途径故乡。衣锦还乡、已五十一岁的司马懿见到家乡里的父老故交,叹息有感,开宴喝酒了好几天。作了他生命中被记载的唯一一首诗:“天地开辟,日月重光。遭遇际会,毕力遐方。将扫群秽,还过故乡。肃清万里,总齐八荒……”看前半部分,似乎和刘邦的“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张居正的“凤毛丛劲节,直上尽头竿”;袁世凯的“开轩平北斗,翻觉太行低”…..都没什么差别,壮志凌云,不愧为豪杰所作。但若少了最后两句,司马懿就不是那个影帝司马懿了。这充满司马懿特色的两句便是“告成归老,待罪舞阳。”这两句的意思是“得胜之后回归终老,在舞阳等待(圣上)治我的罪。”司马懿率军四万,衣锦还乡,与旧友重逢并喝醉,且对这一仗有必胜的把握……权势、名望、酒与老友,这么多足以让常人忘乎所以的因素环绕着他,但影帝毕竟是影帝。司马懿还是在诗的最后以极其谦卑的姿态说“待罪”,并表示愿意在打完这场仗后回到封地舞阳“归老”,安享晚年,不会威胁到皇上和其他大臣。


魏明帝的命终归也不长,年仅八岁的幼主曹芳继位。曹爽与司马懿共执朝政,曹爽通过明升暗降的政治手段,上书皇帝表面上将司马懿的官职升为太傅,实际上减弱了司马懿对官员奏事的影响。后来又软禁太后,专擅朝政,权倾朝野。司马懿失势了。


f6b547361232f1185797c3d0d7a594e2_640x480.png


数十年经营得到的权力,顷刻间被人夺去,“由奢入俭难”。司马懿开始对曹爽不爽了,但他并没有像一些失了势的大臣那样跪在皇帝面前哭诉曹爽的种种恶行,而是淡然地走回家,开始装病。也许在明帝床前痛哭时司马懿就明白,眼泪终究是锦上添花的东西,它也许能让你在接受权柄时显得谦虚,却对权力的去留没什么意义。


曹爽想派人刺探司马懿的病情,像他名义上的爷爷曹操一样,最后选中了将来荆州上任的李胜。岁月让演戏的司马懿变成了老戏骨,也让看戏的的曹操换成了不懂戏的曹爽。司马懿面对李胜,拿着衣服却装作握不住,让侍女喂粥,却装作连喝粥的力气都没有,粥都顺着嘴角流到了胸上。还作出临死前诉衷肠的样子,颤巍巍的对李胜说“我老头子马上就要死了,你马上要到并州上任,那里离胡人很近,你要小心防备啊。估计我也活不到我们再见面的时候了,我这两个孩子就拜托你照顾了……”告诉一些人生经验,托付孩子……司马懿完全是一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的模样。而且,他还把“荆州”听成了“并州。”李胜纠正司马懿“不是并州,是荆州。”司马懿再次装聋“你说你刚到过并州?”李胜又纠正“是准备去荆州。”司马懿这才装作刚刚听懂“我已经老的精神恍惚了,听不懂你说的话了,祝你在荆州有一番作为!”李胜退下后告诉曹爽“司马老儿已经只剩一口气,没必要再顾虑他了。”于是曹爽不再防备司马懿。


在曹芳继位的第十年,曹爽率禁军陪皇帝祭拜皇陵。司马懿见时机来到,翻身下床,先上奏太后废了曹爽的兵权,又派儿子占领武器库,最后到了曹爽的兵营,对他的亲信司徒高柔充满深意的说了五个字:“君为周勃矣。”周勃,是与丞相陈平一同保卫汉朝刘家江山,反对吕后专权的大将军。此时,司徒高柔是周勃,司马懿就是陈平。重要的是,此时站在舞台中央的司马懿自信,自己是主角,是正面人物。代表国家,代表中央,是正义和真善美的化身。“名正则言顺,言顺则事成。”


其实事情本没那么简单,大司农桓范跑去投奔曹爽,劝他像曹操一样“挟天子以令诸侯”,发全国的兵攻打司马懿。可惜曹爽毕竟不是曹操,看到司马懿派来的使者说司马懿指着洛水发誓不会要他的命,只是要免他的官的时候,他动摇了。“司马懿只是想夺我的权罢了,我不如就以王侯的身份回去,当个富老头也挺好。”桓范劝说无果后仰天长叹“这个小子要让我灭族啊。”


曹爽不明白政治斗争中权力与生命唇齿相依的关系,也许在他看来,权力就像曹操赐的那个曹姓一样,来的容易且简单,没了曹姓,他一样可以过得很“爽”。结果被司马懿软禁起来,通过曹爽的亲信黄门张当控诉曹爽谋反,“合理合法”地屠灭了曹爽三族。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从曹爽明升暗降夺司马懿的兵权,到司马懿诛杀曹爽,司马懿演了整整十年无为老者。在给曹爽定罪后,司马懿故技重施,违背先前不杀曹爽同党王凌的承诺,率军去擒王凌。王凌高呼“卿负我!”司马懿大义凛然的回答:“我宁负卿,不负国家!”曹爽已死,皇帝年幼,年迈的司马懿终于成了绝对的正面主角。这一刻,司马家就是国家。司马懿,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司马懿死前,总梦到他杀过的贾逵和王凌,他很讨厌这些梦。他知道自己在世的世界也许不长了,于是立下遗嘱:“把我葬在首阳山,下葬时让我穿着平常的衣服,不筑坟头,不树墓碑,不用器皿陪葬,保持原地形不变。”司马懿低头演了一辈子忠厚良臣,到死也没有放松过。也许是因为他还记得曾经一瞬的狼顾差点要了他的命吧。


司马懿是忠是奸?


司马懿到此,其实并没有做皇帝。但他为孩子司马师和司马昭留下了足以把持最高权力的政治遗产,后来,司马师废掉不听话的曹芳,立曹髦为帝,司马师死后,司马昭杀了正十四岁血气方刚的曹髦,立曹奂为帝。后来其子司马炎学习曹丕,让曹奂禅让于己。至此,司马懿被追封为晋朝宣皇帝。


晋明帝曾问亲信祖先如何得到天下,听完后却把脸覆在床上“如果像你说的那样,晋朝的江山怎么能久远呢!”司马家族夺权的方式,让子孙后代都为之不齿。鲁迅指出:“魏晋,是以孝治天下的,……为什么要以孝治天下呢?因为天位从禅让,即巧取豪夺而来,若主张以忠治天下,他们的立脚点便不稳,办事便棘手,立论也难了,所以一定要以孝治天下。”


但是司马懿做了什么呢?废皇帝、弑君、要求禅让的,是他的子孙。司马懿做的,是杀曹爽夺权,并将本该属于曹家的权力留给了自己的子孙。有人用晋朝的腐朽和后来五胡乱华,百姓涂炭的罪过来怪罪司马懿,但我认为,小处来看,这是历史趋势的问题,“天下之势最患于成,成则未可以骤反。治之势成,欲变而之乱难;乱之势成,欲变而之治难。”九品中正制导致的腐败是曹魏时期实行的,司马懿执政时此举还有笼络士族的作用,只是后来没有得到后人及时的改革而僵化了。大的来看,这是我们政治传统和制度的问题。

(看看新闻Knews作者:赵博扬 实习编辑:祝闻豪)

相关新闻

关键字:影视剧司马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