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男人几十天时间花了11亿元高调买下这些字画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十三妹

2017-07-18 10:52:32

2017年春拍就在兮甲盆拍出2.1275亿元的成交价中接近尾声。


有人要问,这都是逼近40度高温的酷暑,怎么还是春拍?


现在很多拍卖行依然会将春拍时间定在三月到五月初的这段时间,但是春拍和秋拍早已不是时间意义上的拍卖会,它更多的是指一年之中两次集中的大型拍卖会。


因此,西泠印社把春拍作为压轴大戏放在7月,也就没人会去计较究竟是春季还是夏季。倒是这次西冷印社春拍现场的火热程度和这天气有一拼。


这个兮甲盆据说是唯一存世的南宋宫廷旧藏西周重器国宝。


它不是酒器、实用器,更不是洗脚盆,它是一件用来祭祀和宴饮的礼器。


上面有铭文133个,讲述了西周王朝与匈奴的战争、与南淮夷的贡赋关系、诏令诸侯百姓进行贸易的命令等信息。


即便你对青铜器和历史一窍不通,看到这些介绍也大致能够了解这件拍品有多厉害了吧。


但是,十三妹心中一直有个小疑问:


这么一件国宝,为何自始自终没有听闻哪个博物馆有意收购,要知道博物馆可是有优先购买权的……


不管经过如何,反正兮甲盆最终以天价成交了,不仅创造了古董艺术品中国拍卖纪录,也成为西泠拍卖成立至今的最高价拍品。


对于绝大多数看客,可能和十三妹一样,更关心是谁买走了这件拍品。


这位场内买家,有名有姓,叫做蒋再鸣,


但他却不是兮甲盆的主人,他只是委托竞拍,真正的买家正是电话那头的人。


十三妹得到的消息称,真正的买家正是家喻户晓的鸡缸杯主人刘益谦,并且附上了刘益谦拍卖前看兮甲盆的图片。


为此,十三妹特意致电西泠拍卖总经理陆镜清求证,以下是对话内容:


十三妹:陆总,有消息说兮甲盆的买家是刘益谦,并且还有他拍前看兮甲盆的图片。请问这个消息属实吗?
陆镜清:我只能说在拍卖前有几十个藏家都来看过,对于谁买走了拍品,我们是要为买家保密的。
十三妹:那是不是刘益谦买走的呢?
陆镜清:我不能说是或者不是,我们是要保密的,很抱歉。
十三妹:……


到底是不是刘益谦,各位看官自己去琢磨吧。

不管是不是刘益谦,每一次拍卖,除了现场激动人心的竞价和天价产生之外,最能勾起人好奇心和八卦心的就是谁以天价拍下了拍品。


我们知道的商界大佬大都是艺术品收藏爱好者,但是却很难在拍场上听到这些人的名字,比如王健林,马云,马化腾等。一方面,他们的收藏渠道不局限于拍卖,另一方面,参加拍卖毕竟是很个人的私事。


刘益谦


只是今年春拍不仅天价成交的拍品多,买下这些拍品的主人也纷纷亮相,不再以神秘买家的身份示人。在这些买家中,以企业家居多,他们之所以会高调亮相,完全是为自己创立的美术馆、博物馆做起了免费活广告。拍一件天价拍品作为镇馆之宝,再加上自己的一个亮相,比任何宣传都管用。刘益谦当年拿鸡缸杯喝一口茶,让多少人在龙美术馆门口排起了长队,就是个鲜活的例子。


王时敏的《仿古山水》


能够确认的是,刘益谦在今年北京宝瑞盈春拍上最大手笔是花了1.633亿元买下了王时敏的《仿古山水》册页。这个拍卖行几乎是因为征集、拍卖一件拍品一战成名。按照刘馆长以往的习惯,估计一个和《仿古山水》册页有关的主题展又将在龙美术馆问世。


甘肃天庆集团董事长韩庆


同样为了自家的美术馆豁出去的还有甘肃天庆集团董事长韩庆、泰康人寿董事长陈东升。


泰康人寿董事长陈东升


前者是超级藏家中的新贵,后者则是超级藏家中的超级藏家——国内最著名的拍卖行之一中国嘉德是他创办的,世界拍卖行巨头之一苏富比的最大股东也是他。新手、老手出手还是有点不一样的。


{FA2A6468-60EB-44D0-BC5C-689361D2015A}.jpg


韩庆从事房地产建筑和开发超过38年,但在拍场上还是个新手。这一次,他为了正在建设中的甘肃天庆博物馆进行馆藏品收购,以1.87亿元买下了傅抱石的《茅山雄姿》,一下子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春蚕


相比之下,陈东升为了创办泰康空间,在今年春拍中一场拍卖花了7000多万元一口气收购了六七件当代艺术作品,其中包括刘野的《朝阳》471.5万元,忻东旺的《明天,多云转晴》425.5万元,还有一件不惜一切代价以4945万元竞得的罗中立的《春蚕》。


山东雷丁汽车公司此次在中国嘉德大观之夜的拍卖中,以3.45亿元拍下了黄宾虹的《黄山汤口》。


黄宾虹的《黄山汤口》


黄胄的《日夜想念毛主席》


除了企业家,在拍场上最为活跃的买家当属艺术品经纪人。这些人中很多是半路出家,既拥有广泛的人脉和雄厚的资金,又有很强的专业知识储备。虽然没有达到亿元级别,但是却是千万元大关的中流砥柱。资深艺术品经纪人李笠就在今年春拍中以5750万元拍下了黄胄的《日夜想念毛主席》。


还有一些藏家虽然经常抛头露面,究竟从事什么却在公众面前语焉不详、始终是谜。曾经是全国健美亚军的焦庆华以2990万元竞得傅抱石的《天女散花》。这位藏家最大的特点就是码子特别大,永远亲临拍场,一眼就能认出他,他还一直现场刷卡付款,一次付清——这是多受拍卖行欢迎,难怪成为了北京保利十周年推荐人物。虽然他持有一家大型煤矿企业股份,但是关于收藏,他还是要以画养画,维持正常运转。


毛焰《x的肖像》


而在北京近郊拥有“唐园”的藏家唐炬,所有藏品都是来自拍卖,目前用他的话来说处于版退休状态。在今年春拍中,唐炬以1012万元买下毛焰《x的肖像》。


曾梵志的《面具系列1996NO.6》


这年头还有木有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藏家?当然是有的。比如以1.0502亿元港币竞拍得曾梵志的《面具系列1996NO.6》是位80后金融才俊,具体是谁至今尚不知哓,虽然貌似公开接受了采访,但最终身份却是澳门赌王女儿何超盈的好友。

(看看新闻Knews记者:十三妹 实习编辑:许多)


相关新闻

关键字:亿元字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