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何以繁花——上海文艺青春之歌 4 跑道,擂台,生旦净末丑的青春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王健慧 吕心泉 配音 刘凝

2017-05-18 09:56:14

核心提示

京剧,作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植根于中国传统文化,一直以来特别注重人的传承。几代优秀京剧表演艺术家都是在舞台上经历严格地锻炼、淘汰,在传承的过程中成长起来。因此,根据传统行当的自身成长规律,利用现代人才激励机制,上海京剧院从2011年开始推出了“青春跑道”青年演员五年培训计划。今年,“青春跑道”迎来了第二季,在延续“金字塔式”培养理念基础上,引入了竞争机制。

京剧,作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植根于中国传统文化,一直以来特别注重人的传承。几代优秀京剧表演艺术家都是在舞台上经历严格地锻炼、淘汰,在传承的过程中成长起来。因此,根据传统行当的自身成长规律,利用现代人才激励机制,上海京剧院从2011年开始推出了“青春跑道”青年演员五年培训计划。今年,“青春跑道”迎来了第二季,在延续“金字塔式”培养理念基础上,引入了竞争机制。

5月10日,上海京剧院的京剧演员正在排练京剧《上天台·打金砖》,参加排练的全是青年演员。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何根据自身条件和天赋,在舞台表演上找到自己适合的位置。2011年至2015年,上海京剧院策划了第一季“青春跑道”——青年演员的五年培训计划,有板有眼选尖子育名角儿,除了名师任教,艺术把关,还有大量的演出锻炼机会。

蓝天,青年余派老生演员,一个月前刚获得上海白玉兰戏剧奖,他说这正是得益于第一季“青春跑道”中的集训练功。

回忆起自己参加第一季青春跑道,蓝天表示:虽然已经“弃武从文”很多年,在青春跑道和大家一起练功,就比自己练格外有劲,“在里面学习到了文戏,学习到了武戏,还能和大伙有这么一个很好的合作。”

董洪松


如今,蓝天是能文能武,昆乱不挡。与他同龄的花脸演员董洪松甚至连续两次参加了“青春跑道”。

“为什么第二季还参加,这是宝贵的实践机会啊。”董洪松说:“有了这种再提高和再进步,我才有机会现在能跟我们院的艺术家尚长荣老师学习他的三部曲。”

赵宏运


25岁的武生演员赵宏运是第二季“青春跑道”中最年轻的一个青年。他戏校毕业进入上海京剧院才2年。专攻武生行当的他,也会在舞台上扮演老生,跑跑龙套。他表示:“只要在台上滚就会有收获不管来什么活。”

入行多年的青年演员期待的是名师教学,而刚入行的年轻演员则希望通过“老法师们”的眼光帮自己“分行归路”。第一季青春跑道上演员们获得了累累成果。这第二季,大家在一开始的擂台赛上就使出了十八般武艺。

擂台赛现场观众投票


比唱念、身段、表演、对角色的把握,报名参赛的青年演员56人,其中90后演员19人,每人演出一个折子戏。九场比赛,每场设立40人的大众评审团。与众不同的是,擂台赛是将不同行当放在一起比赛。

陈少云等专业评委


上海京剧院院长单跃进介绍:“这样的话可看性比较强,尤其是观众评委,它的参与性就更强。同时我们还有一条专业评价。我们从全国各地请了十几个专业老师这些老师经过认真分析他们能够对于年轻成长进行相对客观的评价。”

林冲夜奔剧照


戏曲界有着“男怕夜奔,女怕思凡”的说法,以此显示《林冲夜奔》这出戏一招一式、满宫漫调的高难度。而在这次擂台赛,包括赵宏运在内的三个青年演员不约而同都选了夜奔参加比赛。

“有两位师哥也是用了这出戏,能让我更直观地看这出戏。”赵宏运说:“虽然它路子不一样,但是它里面的圆是一样的,就在这个圆里面,他们怎么去体现这个人物,让我更直观地感受:原来还可以这么演,可以在他们身上吸收很多养分经验。”

擂台赛上,演员们可能在上一场还是自己戏里的主角,下一场就成了别人戏里的跑龙套。这就是京剧院团所一直倡导的“一颗菜”的精神。

擂台赛现场


戏剧舞台表演是一个系统,“青春跑道”引入竞争机制,就是希望青年演员在竞争中扬长补短,多方面尝试,找到自己最好的位置。当完成“青春跑道”集训后,青年演员们还将参加多场汇报演出,积累演出经验,扩大知名度。

“京剧发展离不开人才,人才需要经过系统专业、严格训练。”单跃进说:“这种训练又离不开舞台的支撑。没有舞台的支撑,它只能是博物馆的艺术,而不能活在观众当中。我们要追求京剧传统艺术,同时它又是现代的艺术。”

这是一条从传统艺术中开辟出的青春跑道,目标是传统和青春能靠得近一点,再近一点。

(看看新闻Knews记者:王健慧、吕心泉、刘凝 编辑:胡琰琦)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关键字:何以繁花京剧文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