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禽流感调查③|禽流感专家:H7N9病毒虽变异,仍对人类不适应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王者风 姜涛

2017-04-21 17:05:06

核心提示

2017年春的第五波H7N9禽流感疫情,其主要病毒为H7N9进化分支C且扩散至全国。但在禽流感专家看来,疫苗研发与否尚需评估。

2013年,一种新型的H7N9病毒,通过在禽鸟中一次次杂交和洗牌,终于改头换面登场。此后很长时期内,冬春之际反复出现的H7N9禽流感都是低致病性禽流感,农业部将它划为二类动物疫病。2013年11月,人感染H7N9禽流感被国家卫计委疾病预防控制局纳入法定乙类传染病。

迄今中国已出现五波H7N9禽流感疫情。不过,2017年春爆发的第五波疫情,呈现出与往年不同的特征与趋势:不仅人感染病例大增、疫情流行时间加长;且据中国疾控预防中心通报,广东省人感染病例中发现H7N9病毒变异株,分析结果为对禽的高致病性病毒。

今年疫情缘何不同往年?H7N9病毒为何出现变异,对人类产生何等影响,又该如何防控?2017年3月初,看看新闻Knews记者就此专访了国内知名禽流感专家。

其中,华南农业大学副校长廖明,既是全国动物防疫专家委员会动物流感组组长,也是广东省防控人感染H7N9流感病原学专家组组长。廖明长期参与广东省政府决策级H7N9等流感防控工作讨论。其研究团队主要从事禽流感流行病学、病原学和防控技术研究,是农业部禽流感疫情监测的主要参与单位之一。

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公共卫生学院教授、香港大学新发传染性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管轶,与香港大学-汕头大学联合病毒学研究所副所长朱华晨,则是合作者。其研究团队是国际研究禽流感的权威团队之一,亦是全世界公布禽H7N9病毒序列最多的团队。

禽流感病患从城市向农村转移

看看新闻Knews:能否定义一下人感染H7N9禽流感?

管轶:我想先普及一个基本概念。哺乳类传播的流感最初都来自水禽。我们一般俗称的禽流感、人流感,是指病毒在该动物宿主里已经建立了长期稳定的流行种系的流感。现在人类流行的只有甲1和甲3型流感,其他流感都是暂时性从其他动物过来的,包括猪、禽。

H7、H5、H9型都是长期在禽鸟中传播的病毒,并已从最早的水禽转为如今的陆禽。这些长期在禽鸟中建立种系、偶尔传播给人的个案,统称偶发性的人的禽流感感染。H7N9型病毒就是如此。它广泛存在于鸡里,感染人就是禽流感短暂地跨种属传播到人。


 国际知名禽流感专家管轶,其研究团队是全世界公布禽H7N9病毒序列最多的团队。


看看新闻Knews:为何今年人感染H7N9禽流感明显多于往年?

廖明:病的发生和病源的繁殖及扩散有很大相关性,也跟病毒宿主所在的自然环境改变有关。从发病特征来看,今年病例发现较往年偏早,去年10月已有病例,今年到了2月病例数仍没有明显下降,可能和气候条件、病毒流行的状况有关,也和我们诊断能力、发现疾病的快速反应能力有关。

管轶:人感染的数据,可以侧面反映出禽鸟感染的频度、广度和烈度,这是有对应比例的。今年人感染H7N9禽流感特别多,说明动物方面的病毒特别多。一个人感染,合理推测可能有上万只鸡感染。

从2013年开始爆发,H7N9病毒在鸡中长期流行、适应并发生了优胜劣汰。事实上,去年12月后,病毒在基因型和选择优势上确已出现明显变异。

被纳入国家统计的H7N9禽流感患者,往往都是重症患者。轻症患者以及感染但未出现症状的患者,可能并未就医。每年国家卫计委公布的统计数据,并非就是国内人感染禽流感的真实或准确数据。

看看新闻Knews:今年H7N9禽流感患者的地域分布与往年相比是否有所变化?

朱华晨:今年国内H7N9禽流感病患的一大特点,便是“城市往农村转移”。

中国最早的病患在上海等大城市被发现。此后几年每到流行期,城市会采取活禽交易市场休市等强制措施,但活禽存量并未消失,而是向农村转移;而农村医疗条件不如城市,一旦染病,治疗未必及时。这导致近年许多重症乃至死亡病例,较多出现在农村地区。

祸首为病毒进化分支 C

看看新闻knews:今年2月19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通报了广东省人感染病例中发现H7N9病毒变异株,称分析结果显示该变异病毒对禽类有高致病性。这意味着什么?

廖明:2013年发现的H7N9病毒对家禽而言是低致病性毒株,属于二类动物疫病,对家禽生产没有太大影响,平时在家禽里是感知不到的。当变成高致病性,就容易产生禽类异常和死亡。


当然,H7N9成为高致病性病毒后,将对家禽生产带来非常严重的影响。一旦造成鸡的死亡,产蛋量会相应减少。而作为全世界高度关注的一类动物疫病,它对国内动物贸易、社会经济的影响都会随之产生。


全国动物防疫专家委员会动物流感组组长廖明,长期参与广东省政府决策级H7N9等流感防控工作讨论。


看看新闻Knews:新发现的病毒变异株对人的影响有增加吗?

廖明:病毒产生变异是其基本特征,但不是所有变异都对人有危害。就我们同医学部门交流来看,新病毒变异株对人的感染能力和致病能力,和2013年发现的旧病毒(相比)没有太大区别,没有因变异株出现而发生某些异常增高。

任何病毒都有一个比较适合的宿主谱,病毒能在其中正常繁衍、生存。禽流感的宿主当前仍是禽类。尽管病毒为了更适合宿主,经过变异会出现散发的跨宿主传播现象,但禽流感有个非常明显的感染特点是对人仍不适应。今年,这个特点并未改变。

看看新闻 Knews:四年来,H7N9病毒整体呈现怎样的变化态势?

朱华晨:江苏、浙江两省是H7N9病毒的诞生地。2013年4月,H7N9病毒第一次被传入广东,就在广东形成本地化进化分支B,但未扩散到全国,这和当前家禽销售方向有关。2014年上半年,在江西及周边省份检测到病毒进化分支C,并扩散到全国。


2013年以来,H7N9病毒在全国不同地区已有至少5个进化分支,不同分支又分成了至少130种基因型,但不同基因型在鸡和人群中的传播能力不同。如今,进化分支C成为最主要致病原因。今年第五波疫情爆发,最主要病毒也来自进化分支C。

看看新闻Knews:H7N9病毒距离人感染人有多远?

朱华晨:这很难预测。流感病毒突变很快,而且它是分了八段的病毒,非常方便和其他病毒个体重组洗牌换基因。一个病毒从不可以空气传播到可以空气传播,有时只需要一个氨基酸的突变。这需要我们对病毒做好调查。

市场是主要传播源

看看新闻Knews:作为研究者,您一般会如何挑选样本进行检测?

朱华晨:我们采集标本进行流行病学调查时,会选定高度可能的物种对象。比如活禽市场病毒阳性率很高,我们优先选择管理相对不那么规范的市场采集活禽,进行禽流感病毒检测,即便标本量不大,但命中率很高。

其实我国农业部的采样数是很大的,但发现阳性数低。这除了与检测对象的选择有关,还可能与其检测手段有关,比如一般我们会使用最昂贵和灵敏的检测试剂,但国内地方上有运行经费的限制,通常会选择价格低廉但灵敏度差很多的产品。


朱华晨(左)向看看新闻Knews记者介绍其团队对H7N9禽流感的研究。


看看新闻Knews:目前H7N9病毒主要在流通环节被检测出,生产环节较少,为什么?

廖明:这里头涉及因素比较复杂。根据农业部检测,2013年后(H7N9禽流感)确实几乎没有在养殖场出现过,但从后期检测来看,养殖场的有些鸡群也有发现。

不过研究结果表明,染疫家禽出现在活禽交易市场,病源主要在这儿。

规范化的养殖场很注意防疫规范,雏鸡和雏鸭选育来自安全种禽,养殖生产环境会注意防控和消毒,而家禽交易市场的交易人员不会去做消毒。不同来源的家禽在运输过程中容易带来(病毒)。如果不做清理,环境受污染,病毒会从一个个体跳到另一个体。在大型交易市场,每天交易的家禽是不断变化的群体,容易造成病源从一代向另一代传递。

朱华晨:现在国内动检机构的常规检测多集中在稍有规模的农户与公司,也许其防控确实做得规范,但农村地区有很多小规模个体养殖户甚至非法养殖户,目前缺乏对它们的检测统计数据。

病毒是传染性的。当来自不同地区、不同养殖户的禽类进入市场等流通端,只要其中有一只带有病毒,犹如一颗不好的种子,立即就会感染其他干净的。这是导致看似生产端H7N9抽检情况较好、一旦进入市场,H7N9禽流感病毒阳性率就会居高不下的重要原因。


看看新闻Knews:这些年H7N9病毒在国内传播路径为何?

管轶:病毒不能独立于宿主而存在。现在明确病毒的宿主主要是鸡。在2013年发现当年,该病毒便在极其短暂的时间内在六个省市检测到,这不符合流感病毒自然蔓延的传播规律,一定是宿主被人在短暂的时间内、通过交通运输进行了扩散,此后每年冬春之季反复重演。

汕头大学医学院国际感染与免疫研究所,管轶与朱华晨的研究团队在做实验。


疫苗研发与否需国家评估

看看新闻Knews:国内何时会推出H7N9禽流感疫苗?

廖明:从我们使用的经验和研发的经验,应该说很快就可以。从防疫要求来说,下半年流感季到来前,肯定可以拿出合格疫苗。不过,是否采用免疫的方案,需要国家农业部结合专家意见,综合国家所面临的疫情风险,最终做出决定。

我比较支持尽快在养禽地区(尤其是已发生人感染病例的地区)采取免疫措施。

但必须明确的是,疫苗免疫只能作为养禽场生物安全防控体系的一个重要环节,而不能作为唯一环节,更不能作为防疫的唯一手段。实际上,使用疫苗后可能产生的影响有很多,一定要加强免疫后的效果评估。

更重要的是,使用疫苗可能使病毒在免疫选择压力情况下发生突变。这个变异和之前在自然环境下看到的变异不一样。当人为加入免疫因素,使得机体有抗体,病毒还要在群体里生存,一定会让自己进一步发生改变,这种改变是不可预见性的。人的知识和能力尚不足胜过自然界(病毒变异)的现象,需要国家评估。

我们的目标是实现重大疫病净化,国家将此列入中长期重大动物疫病防控规划。最终我们希望家禽能在养殖场健康生长,没有病原微生物的干扰,既不需要用药物,也不需要用疫苗,而是靠对环境的控制,靠生物安全的综合防止使用手段来使家禽处于良好的生存环境。

朱华晨:病毒病总体没有非常好的特效药,打疫苗是较好的防控措施,但前提是疫苗效果非常好。否则打了疫苗,可能使原先在感染后出现症状、很容易检测到的病毒,反而丧失了被检测到的机会,而病毒仍在隐形地、默默地复制流传。所以,如果疫苗保护效果不够好、不能彻底清除病毒,实际会起到反效果,而且在疫苗和抗体选择下,病毒会变化得更快,反而增大了疾病防控的难度。

看看新闻Knews:您对人感染禽流感疫情管控有何建议?

朱华晨:疾病防控的关键在于切断传播链。从H7N9病毒的传播链条来看,它是从野鸟、到家禽、再到人。如果能对不同地理来源、不同农场的动物进行隔离,我们就能对疾病的扩散和繁殖做好控制。

病毒最喜欢的繁殖部位是消化道和呼吸道。去除有污染的气管和内脏,只是拿干净的肉去卖,人感染病毒的可能性会大大下降。 事实上,跨区域贸易也是病毒传播的高风险因素,如果能对疫区禽类进行有效的检疫和跨区销售限制,能够大大降低病毒传播的风险。


【相关链接】


2017禽流感调查②:防不胜防的H7N9,活禽市场是主要传播源

2017禽流感调查①:两名H7N9禽流感患者的生死之旅


(看看新闻Knews记者:王者风 姜涛 编辑:超慧)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关键字:禽流感病毒H7N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