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禽流感调查②:防不胜防的H7N9,活禽市场是主要传播源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王者风 姜涛

2017-04-20 16:27:16

核心提示

一只家禽的一生或许也是H7N9禽流感病毒的旅行过程。其养殖、检疫、流通环节充满了风险:无从严格监管的农村小规模散养,低致病性可能使病毒在家禽身上基本不形成表现,活禽交易市场更是人类感染最主要的传播源。

同为H7N9禽流感感染者,36岁的广东打工仔范田金和65岁的湖南乡村医生江辉俊,代表了中国当前人感染H7N9禽流感的典型人群:接触城市活禽市场者,以及农村家禽散养户。

事实上,疫禽在与他们“亲密接触”前,经过了养殖、防疫检疫、流通等一个或多个环节。在冬春这一H7N9禽流感疫情最易散发的季节,肉眼无法辨识的病毒藏匿于鸡等宿主身上的旅行过程,对此链条上诸多直接关系人乃至经营者而言,更是一场充满风险的防疫之战。

流于形式的检疫

独树岗村地处广东省佛山市三水区芦苞镇东北部,有低山与岗地,是一处较适合禽类养殖的地方。周志生的鸡场,就在独树岗村附近一处山岗地上——木栅栏充作院门,院内正中是一座长方形的简易鸡棚,红白蓝塑料布裹住四周,鸡在院内踱地啄食。

年逾不惑的周志生已养鸡20多年。和其他鸡场经营者一样,他平时不驻扎在鸡场,听说有客户上门时才会骑着三轮摩托车过来。

周志生的自营鸡场


周志生的鸡场不大,主营60天至80天的黄鸡,两三个月为一次经营周期。鸡场周边的几家农家乐是他的主要固定客户。几天前,一家农家乐买走了500只鸡,如今留在鸡场的只有百余只。

“如果卖不掉,就打电话叫大车拉走”。周志生说。

所谓“大车拉走”,便是叫卡车将鸡统一运走,运往何处则不在周志生的关心范围。“一般是去市场吧”,他猜测道。

周志生是传统的家禽散养户,中国农村地区如他这般的养殖户比比皆是,一般规模不大。按规定,农民养殖户需要在村委会登记备案,不过周志生对此颇有些不以为然,“村委会除了收取土地费用,其他都不怎么管。”

在周志生的印象中,村里极少有人上门抽检他的鸡,或者要求检查鸡场与鸡舍的卫生情况。而他往往是在售完鸡并空栏后,统一清理鸡粪及消毒,一般间隔三个月。

《中华人民共和国动物防疫法》第四十二条规定,出售或运输动物前,货主应按照国务院兽医主管部门的规定向当地动物卫生监督机构申报检疫。

芦苞镇动物防疫检疫站门口亦贴着《动物检疫证明出证流程图》,村民须去各村委会申请开具养殖数量证明,随后凭证明来检疫点申报检疫,检疫点再安排检疫员现场检疫。检疫合格,便能领取《动物检疫合格证明》。

但周志生的客户很少要求他提供《检疫合格证》。他说,客户不提要求,就没必要申请。

周志生对自己养的鸡很有信心。在他看来,一纸证明只是“走个流程”,检疫员上门看一看鸡的鸡冠与毛色等外观特征,看起来没大病就能过。“想要(证明),可以有。”他说。

在芦苞镇乌石岗村,独自经营“肥仔鸡场”的刘岩(化名)在此的态度与周志生如出一辙。近些年,客户源稳定的刘岩从不公开售卖自家的鸡,多是客户上门拿货,多不会要求提供证明。只在禽流感“气氛紧张”时,刘岩会根据客户的要求去办动物检疫证。

然而,在知名禽流感研究学者、香港大学新发传染性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管轶看来,这样的检疫根本无法证明禽类是否携带了H7N9禽流感病毒。

今年2月19日,国家卫计委下属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通报了广东省人感染 H7N9禽流感病例中发现了H7N9病毒变异株,称分析结果显示该变异病毒对禽类有高致病性。换言之,过去4年中肆虐的H7N9禽流感病毒,其实是低致病性病毒。

“病毒本身在鸡身上基本不形成表现,基本不致病。”管轶解释,低致病性意味着感染病毒的鸡看上去仍是健康的,没有人能通过鸡的外观判断鸡是否感染病毒。

“我也没有这个法眼。”管轶说。

抽检与检测之困

自1991年香港发生第一宗人感染H5N1禽流感以来,亚洲各国在随后几年相继爆发了 H5N1禽流感疫情。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各国政府在大规模扑杀疫禽的同时,也极力推动传统养殖方式的转型,即从农村随处可见的农户与家禽混居,转向集中式的公司化养殖。

不同于农村散养模式下家禽防疫疏于监管;对大型畜牧农贸企业而言,配合当地政府的抽检是日常工作之一。

“我们担负地方政府监测疾病的指标任务。”广东天农食品有限公司生产技术部总监高明超说。

高明超表示,天农公司和当地动检部门互动较多,动检部门每年来公司养殖场两三次,还会要求企业定期送检禽类血样等数据。目前,农业部监测禽类H7N9病毒阳性率的方式,是采集禽类样本的血样、咽喉和泄殖腔拭子,并送实验室进行试剂检测。

广东天农食品有限公司金鸡岭种鸡场


天农公司位于广东清远市,名下既有公司全权管理的养殖场,亦有与农户合作的养殖场。在高明超看来,大型禽类养殖公司与农户合作实为双赢——公司希望大面积养殖但缺少土地,农民则正好具备土地资源。双方合作后,公司会帮助农户建立包括原料生产、鸡舍建筑、饲养管理、防疫体系等统一标准。

住在佛山三水区南山镇六合村附近的韩芳(化名),则选择了与总部位于广东云浮的温氏食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合作。韩芳夫妇承包了当地人的2个鸡棚,养殖8000余只鸡作为家庭营生。

韩芳介绍,自他们拿到公司发放的鸡苗,一般以90天为一个养殖周期。期间,所有养殖规范必须以公司为标准。“白天公司经常会有人过来看看,如果鸡舍的水斗摆放不符合标准,会提出修改意见;鸡舍内的鸡粪如果没有及时清理,环境不够干爽,都会被要求改正。”

在鸡舍环境卫生管控之外,对鸡用药和免疫管理,是公司对农户管控最严格的部分之一。韩芳说,公司会派人定期采集鸡的血样、鸡胸肉、粪便等,如果发现违规,将会延期甚至拒绝收购这批鸡,而这直接关乎农户的养殖收益。

韩芳听说过 H7N9禽流感。但她表示,这两年,公司未就H7N9禽流感给出过多有针对性的宣传提示,目前也未就此给出具体防范方案。她不操心自己的健康,平时也不会做更多防护措施,“自己养的自己知道”,鸡看上去“安安静静地就没问题”。而在历次公司抽检中,韩芳的鸡也未被检测出问题。

就韩芳记忆所及,当前针对禽流感的疫苗不包括H7N9亚型。佛山三水区大塘镇动物防疫检疫站管理镇检疫员冯建峰进一步证实了此事。他解释,几年前,当地政府已针对人畜共患的H5N1禽流感免费派发疫苗。疫苗由区一级动检部门负责采购,镇级动检部门申领后,根据农户申领要求发放。不过当前并没有针对H7N9禽流感的疫苗。

冯建峰毕业于华南农业大学兽医相关专业。他说,在中国,基层动物检疫防疫已基本实现网格化管理,抽检是地方防疫检疫站的例行工作之一。大塘镇共有200多户禽类养殖户,动检站会定期对辖内禽类进行抽检。

“一般是分批次抽检,一批一个栏舍抽三四只鸡,一批抽十来个栏舍,一年镇动检站大概抽600个左右的样本。”

冯建峰坦言,抽检样本占镇内禽类总体数量极小比例,而通常出栏量1万以上的大型养殖场是重点抽检对象。在镇内历年历次抽检中,尚未发现H7N9阳性的情况。

香港大学-汕头大学联合病毒学研究所副所长、禽流感研究专家朱华晨认为,国内动检机构的常规检测过度集中于上规模的农户与公司,但其实农村地区有众多小规模个体养殖户甚至非法养殖户,目前对他们缺乏检测统计数据。

朱华晨曾亲赴国内多省市采集禽类样本。在她看来,能否检测出相应结果,与检测手段和试剂密切有关,“一般我们会使用最昂贵和灵敏的检测试剂,但国内(有些)地方有运行经费限制,会选择价格低廉但灵敏度差很多的产品。”

市场:人感染 H7N9禽流感的主要传播源

无疑,不论农户散养或公司化养殖,每年出栏的成百上千亿只家禽,大多最终流向市场,进而被送上餐桌。而在如此巨量的家禽中,只有一部分会经历血样抽检。

广东等地有众多活跃的活禽交易市场。作为佛山市最大的禽类一级批发市场,大沥镇桂江三鸟批发市场占地100亩,拥有200多个档口。据市场管理人员徐梅花介绍,其最高峰每天有10万只活禽的存栏量或交易量,低谷时期每天亦约有6万只存栏量或交易量。

在大沥市场,宽阔的道路上四处停放着各种装载活禽的车辆,禽类异味扑鼻而来,鸡鸭鹅等叫声此起彼伏。看看新闻Knews记者发现,条件较好的档口,笼舍内的活禽尚有自由活动的空间;而在部分档口,大量活禽被密密麻麻地塞在等身牢笼内。买家们则在档口轮转,多会拨开鸡毛观察鸡屁股或摸摸鸡鼻看其有无流涕,再将挑自不同档口的鸡鸭鹅等放入自备交通工具带走。

大沥批发市场活禽档口一角


徐梅花介绍,因档口经营者渠道不同,大沥市场内的活禽来自广东、广西、湖南、湖北、河南、河北等地养殖场,经市场汇集后进一步销往广东全境。

作为禽流感专家,朱华晨则为活禽交易担忧。“病毒是传染性的,当来自不同地区、不同养殖户的禽类进入市场等流通端,只要其中一只带有病毒,犹如一颗不好的种子,立即就会感染其他干净的。”她说。朱华晨曾经作为第一作者和通讯作者,2013年便在《Science》、《Nature》杂志发文,阐明了H7N9病毒的起源和演化,指出家鸭是病毒重组的重要宿主,市场的家鸡是人类感染最主要的传播源。
知名禽病学专家、广东省防控人感染H7N9流感病原学专家组组长廖明亦表示,市场往往无法达到养殖场那样程度的消毒和卫生要求,当不同来源、不同种类的家禽汇集,经自然或人为传播,病毒便很容易自一个个体跳到另一个体;而市场内每天交易的家禽是不断变化的群体,更容易造成病源从一代向另一代传递。

正常情况下,大沥市场一周七天、一天24小时无休,一旦出现疫禽,H7N9禽流感病毒的传播便几乎无休无止。唯一的阻断措施是休市。

自2013年以来,每逢冬春之交H7N9禽流感疫情爆发季节,大沥市场都会接到休市要求。如为防范H7N9禽流感,今年1月、2月、3月,佛山市曾要求辖区内市场分别休市10天、7天和3天。

徐梅花说,市场和经营者肯定不希望休市,因为市场是养殖业的出口端,休市将对整个养殖链条造成重大打击;复市后,萧条状态还会持续一段时间。

在休市时,全市场是空栏状态,工作人员会进行深度卫生清洁工作,通下水道,对所有角落进行清刷和消毒。根据佛山市疾控中心的检测,休市期间,禽类交易市场外环境监测结果H7N9病毒市场阳性率和标本阳性率均会大幅下降。

不过,活禽买卖从未因正规市场休市而中止。在管理的陋角,“黑市”交易风生水起。

洛浦综合市场是佛山南海区九江镇最大的市场,为便于通风及管理,其活禽档口被安排在市场远端的一排户外店面。

档口经营者理论上是竞争者,但近两年洛浦市场内的活禽经营者无比齐心。为了抵制当地黑市活禽买卖,他们分成了不同组,或负责拍摄非法活禽交易的照片及视频,或负责致电执法部门投诉。但这样的投诉,没有带来任何成果。

洛浦市场附近的一条巷子里就布满了隐蔽的活禽交易,往往自家就是活禽交易地点。据洛浦市场活禽经营者透露,每当执法部门前来查验,这些人家便会迅速拉下铁闸门作为应对。

而在九江镇附近多个人流集中区域,每天清晨还有在大街上公开贩卖活禽的鸡贩,当地人称“走鬼档”。文昌桥就是这样一个在九江镇出名的走鬼档聚集点,闲子婷(化名)每天7点前送女儿上学路经此地,都能看到几个“走鬼档”,百多只各类家禽摆放在几十个笼内,鸡鸭鹅叫声不绝,前来挑选活禽的顾客络绎不绝。

文昌桥走鬼档


挂着佛山南海区城管监督员胸牌的人员往往就站在桥边看着“走鬼档”,不置一词。

在太平东路、沙基巷十字路口附近的另一个走鬼档聚集点,一位自称鸡婆的鸡贩每天都会用三轮车运载鸡笼到此贩卖,一到7点执法人员上班时间,她就会清场撤离。

与市场上贩卖的活禽价格相比,走鬼档往往更便宜。所售卖的禽类看上去亦无任何异状。

不过朱华晨说,她曾为一只在街市购买的鸡做检验,发现那只“看起来健康”的鸡携带了包括H7N9病毒在内的6种禽流感病毒。

(看看新闻Knews记者:王者风 姜涛 实习编辑:祝闻豪)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关键字:禽流感H7N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