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新闻Knews专访张纪中:我做影视几十年 从未离开“英雄主义”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王涛峰

2017-04-15 22:05:36

核心提示

看看新闻Knews记者王涛峰日前就中国电影现状等问题,专访了知名导演张纪中。在回答如何看待“中国影视商业运作第一人”的评价时,张纪中说,自己其实并不算成功,只是尽自己的力量去做好每一部戏,而在这几十年中,始终都没有离开过“英雄主义”的主题,坚守艺术的质量、坚守所要表达的思想。

王涛峰:中国电影近几年发展迅速,请您简单的介绍一下当前中国电影的状况。


张纪中:中国现在中国电影的状态,在我看来影院的速度是发展的非常快。从荧幕方面来看,据我所知的荧幕数目有4万多块,应该说接近美国。但电影发展的质量,我觉得差距非常大。中国电影近几年的发展,从去年来说,电影票房是有下降的趋势的。并不是说,每年因为电影院的增加而增加。它更多的票房收入,还是美国进口大片的票房。我们自己自制的这些电影的票房收入都不如美国大片。这个说明其实中国电影还有质量的问题、内容的问题。所以我觉得中国电影的发展方向,尤其是在今后的几年,面临的就是质量提升的问题。质量提升有多种的元素,除了我们浮躁的创作气氛之外,我觉得更重要的是创作人员的低下。中国的好编剧可以数得过来,可能不超过三十个。但一年的量非常大,所以很难保证从编剧开始,就能保证质量。第二,我们的导演素质也是同样的问题。下边(的从业人员)就更不用说了。


中国电影真正专业化的程度,实际上和美国的电影王国来比,这个差距不是十年、二十年,我说差距50年都不过分。美国的电影工业,是高度专业化的集成,每一个细小的部分都体现他的专业精神,所以我们真的是要有雄心,还要有专业的工匠精神来打造电影。我觉得这是我们今后电影发展的很重要的一个方向,也是它的问题。



王涛峰:中国电影要走出国门,这一口号喊了很多年,您是如何看待中国电影走出国门?


张纪中:我觉得所有的从业这些人员,都应该认真思考这个问题,中国电影走出去说了多少年了,我也在这期间实践了很多年。我曾经做《美猴王》这个电影,它在中国没有拍过。我原来想的是,能够把这样的题材引向世界。但是,我们的认知上,从中国的文化背景上和美国的差距不同之处非常大,这种不同是造成我们融合起来的困难。大家都说世界是叫做“全球化”,但是全球化很重要的一个标志就是文化上的融合,而我们现在还真的不能够做到,完全不能够做到。我们中国的文化博大精深,但如果人家不能够接受你的文化的话,那这个文化的价值在哪里。我们自己知道我们的文化很有价值,从历史角度、历史文化角度,我们的文化都有很大的价值、很深的价值。但是如果说我们拿出这些东西来,让人们看不懂,让人们不能接受,那这个价值就真的大打折扣。所以在我看来,我们要认真思索,首先去考虑怎么样让别人能够接受我们的文化。其实我们有很多共通的东西,比如说西方所崇拜的、所崇尚的正义,我们是有的。自由,我们也是有的。信念,我们仍旧是有的。我们在表达我们所有的历史人物上,我们的正义,我们的信念,我们的自由,都是有的。所以我们怎么样去寻找这些共同点,是需要好好考虑的。比如说基督教所产生的一些理念,到我们中国照样接受。但是中国的儒家思想、道家和佛教,这三种文化融合在一起的时候,就很复杂了。这样复杂的东西拿给外国人看,他们百思不得其解,会产生很大的迷惑。这是我的观点。


例如,你在讲故事的时候,他们会突然发问,谁大?到底是玉皇大帝大?还是老子大?还是释迦摩尼大?他们会有这样一个概念,而我们不会有这样的概念。宗教上我们也跟他们有很大的差别。道家上讲,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佛教更是说心中有佛就是佛。但从基督教教义来讲,他就是在天的父。父子关系是没法改变的,永远是他的儿子,永远是他的子民。所以这些理念跟我们不一样,他的认知是不一样的。但是我觉得,他们在做这些东西的时候,他们做的也很不错。比如说像《奇异博士》这个电影,他们把东方的佛教文化,包括有一些道教的理论,对于时空,时间,空间,对于生命的解释,融合在戏里面,看了以后会非常有感触。


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认真地去思考这些问题,我们没有形成碰撞,我们有的就是撞墙。因此,我们举办类似沃顿商学院这样的思想碰撞会很重要。不是说我们要大家一起来讨论对于中国文化的认识到底是什么,到底是什么东西阻碍了人们对中华文化的认知。这是大家要好好探讨的题目。



王涛峰:这几年中国电影的产量并不低,但有业内人士认为,中国电影的内需并不足,您是如何来看待这种矛盾的现象?


张纪中:其实一年真正能够达到票房上亿的电影并不是那么多,大概很多电影的收入是“堆”出来的,并不是意味着它真的票房收入就特别好。只不过因为数量多、体量大而已。票房并不能体现投资人的收益。比如说我每个电影投了1000万,那我最起码拿到3000万我才能够有盈利,可是往往我就只拿到1000万,但是这1000万完全赔么?所以说电影,投资起来风险很大。现在实际上还是回到了刚才的话题,我们怎么样提高电影的质量,才是最基本的。而且现在另一个问题就是资本的介入,它并不见得是好事。资本的介入可以说提升了电影业发展的速度,但同时也带来了非常大的浮躁。懂不懂的人都在投电影,好像都在说电影能赚钱,这就形成了一种误区,所以我觉得,这种现象会随着投资的失败慢慢趋于冷静。而且通过市场的检验,最终能够让大家选择一条对的道。像现在的这种所谓的疯炒IP,都是资本介入的原因,因为资本介入而导致市场混乱,IP炒作带来的结果,其实不是质量的提高,而是质量的下降。


王涛峰:您曾经为中国电影工业落后而大声疾呼,甚至是痛心疾首,那么造成中国电影工业落后的真实原因是什么?要改变这种落后的面貌,您有什么好的建议或是设想?

 

张纪中:我觉得现在这是一个矛盾的过程实电影从业人员的门槛很低,甚至可以说没有门槛。现在似乎有的人只要可以找到钱或者什么的就可以做制片人,但在国外,制片人这个行业不是那么简单的。有钱就是制片人?这不对,有很多东西是钱买不来的。可好像在我们这儿拿钱都能买得到似的,其实这是一个很不正常的现象。我觉得电影的质量上不去是跟从业人员有大的关联,现在大家都是一种浮躁的心理,押宝的心理太强烈。从业人员的专业化程度又不够。我们现在还处于一个叫“作坊式”的制作,而不是一个工业化集成的制作。我们在不停地努力,中国的电影要想发展,确实需要时间,需要更多的失败来推动进步,我觉得叫前赴后继也好,叫勇于创新也好、勇于实践也好,反正是会在失败中寻求教训。


 

王涛峰:当下仍有很多人在问为什么中国至今没有真正的合拍片,请问是什么原因造成这一现状?合拍片对中国电影将来的发展会带来什么样的机遇?

 

张纪中:我觉得中国电影业要想发展的话,最快的方式其实就是合拍。简单来讲,中国的合拍可以给我们创造规则,现在的合拍不是真正的合拍,现在的合拍是国外的电影很想进入到中国。像《金刚》那个电影,演员在里面其实也没有任何作用,就是露个脸,转来转去,这就算合拍了吗?不是。合拍需要有文化的融合,有资本的融合,有演员的融合,有导演的融合,有美术的融合,有各个方面的融合。我觉得合拍更大一点的意义,可能就是要创造制作的规范规则。


比如,我们去向别人去学习汽车工业,当我们合资的时候,你会发现它有一个很棒的流水线,然后还有那些工程师来指导你怎么操作流水线,那这样生产出来东西那就是不一样了。如果我们现在有这样的规则,有这样的一条道路,有这样的规范,我觉得生产出来的东西应该是大不相同的。但是现在的情况不是这样,现在的情况是基本上外国的占主导。你要合拍的话,基本上美国占主导,完全占主导,基本你就没有什么发言权。我觉得我们是逐步地在进行,可能先参加,现在参加的少,说我们逛来逛去,但我们能不能逐渐地增加这个份额,逐渐地在合作的过程当中提更高的要求呢?从我个人来说,我希望做的,是我要拍一个电影,我要想希望拍成功的这部电影,如果带有中国的题材,那么一定要由我们来说了算。我觉得导演是在我们说了算的基础上,请外国的导演,我们需要要他的非凡的表现力、想象力,他们有很多的手段呈现。在电影上我们确实是跟人家有差距,你还是应该是一个是学生的态度,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完全没有想象力,我们有想象力,但我们希望能够找一些具有这种超凡表现力的人来合作。这是我的想法,不代表别的人,所以说如果我想我要做的话,我希望是这样的,我们要把控它的主题思想,要把控它的内涵,要把控它的内容,也同时希望有更多的人加入进入,中方、中国有更多的人加入进来,能学到更好的方式,把这个规则能够拿回来。我想这个速度会快一些。

 

王涛峰:有很多人认为您是“中国影视商业运作的第一人”,您如何看待人们对您的这一评价?您觉得您在影视商业运作取得成功的关键点是什么?

 

张纪中:我觉得从我个人来说,我并不认为我那么成功,而只是说,我尽我自己的力量去做好每一部戏。我觉得只有你这个东西好,你才能够卖出去。当然,我觉得这种吸引人不是说像现在一定找一些小鲜肉,博眼球的小鲜肉,甚至于在内容上趋于庸俗化,这样的结果并不好。我觉得还是要坚守,坚守艺术的质量,坚守我们所要表达的思想,这个很重要。


其实现在,大家经常说,现在的观众的成分变了,他们变成了什么80后、90后、00后,说这些人好像观影的习惯不一样,我觉得这是胡说。我认为他们依旧有着审美的标准,只是我们现在给予的东西缺乏这些,你真正做得好的,他们照样说这个东西好。我们现在有时候播的那些戏,有一部分人是冲那些个年轻的明星、就小鲜肉去的,但是其实大部分的人也会说出自己的观点,会讲这个戏虽然我很喜欢它,但是这戏不怎么样。所以我觉得质量还是我们的生命线。


所以我的观点是,我们的从业人员应该从严地要求自己,不是说我们去要求别人,只是做好自己,你能管好自己吧,你管不了别人那么管自己,就是我们能不能够不做那些,我们去做那些宣扬正义、宣扬信念、宣扬血性,宣扬这样的作品,而不去做那些个阴谋诡计,制造阴谋、参与阴谋、实施阴谋的故事。中国不缺这样的故事,因为从古到今宫廷内斗多得是,你要想找这样的题材有的是,那我么能不能去找那些更加明亮的、能够体现中国人民的、中国祖先的血性、英雄情结的、英雄情怀的这样的人物、故事呢?我觉得这个很重要。所以每一个创作者,其实都不应该忘记自己的责任。从我个人来说,我做了几十年,我觉得我都没有离开过这一个主题,就是英雄主义。从商业角度来说,商业并不意味着是低级趣味,不意味着说我只是在视觉上给人们一种享受,我认为商业片要具有很强的艺术性,艺术片要有很强的商业意识。我想这个结合,就应该向美国学习,他们有着很强烈的这种意识。我希望,我也相信,通过一代一代实践,我觉得中国电影会越来越好。国家现在倡导的是正能量,那么我们每个人为什么不能静下心来好好地想一想呢?这不是说大家有钱了,或者说拿钱就能够买来的,金钱买不来别人对你的尊重。


(编辑:姜晨)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关键字:张纪中专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