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瑶的“尊严死”若在大陆面临多少障碍?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施蒙纳

2017-03-16 23:59:37

核心提示

3月12日,台湾地区知名作家琼瑶突然公布了一封写给儿子和儿媳的信。在信中,琼瑶提出,万一到了自己该离开之际,希望“不论自己生了什么重病,不动大手术,死得快最重要”。而这封以“美好告别”为主题的生前遗嘱也很快引发了公众对于“尊严死”和临终关怀热烈的讨论。

【视频】“尊严死”离现实还有多远?


信中,琼瑶将“生”比作火花,要好好活着,哪怕火花会随着年迈越来越微小,也要燃烧到熄灭为止;而将“死”比作雪花从天空落地,化为尘土,简简单单。因此,她叮咛后辈,别被生死的迷思 给困惑住,并特别发出五点声明,表示无论生什么重病,她都不动大手术、不送加护病房、不插管、不采取急救措施。她说:你们不论多么不舍,不论面对什么压力,都不能勉强留住我的躯壳,让我变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卧床老人!那样,你们才是“大不孝”!

琼瑶交代“身后事”


另外,琼瑶还叮咛:她不要“死后哀荣”,身后事 无须用任何宗教的方式悼念,火化后采取花葬方式,不发讣文、不开追悼会,更希望不设灵堂,不要出殡,盼一切从简。

琼瑶:盼死后一切从简


琼瑶把她所期盼的称作“尊严死”,也就是有尊严地死去。这得到了很多医学业内人士的肯定。上海市医学伦理学会副会长樊明胜认为,现在很多人对死亡的认识是有偏差的。“死亡这个东西实际上是生命的一部分。我们所谓的尊严死就是作为人应该对死亡有选择的权利”。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走得很安详,走得没有痛苦,才叫尊严的死。

虽然从医,但在樊民胜看来,医学不是万能的。而医学是用来延长有质量的生命的。“而不是说延长一个躺在那里身上插着各种管子,生活的一点没有乐趣的躯壳,甚至有的人连说话的能力都丧失了,这样的生命是不值得挽救的。”

1b83e5c278d54e0387b51d45ecc433ae.png


作为去年广受好评的纪录片《人间世》的编导,董路翔还记得,当初在采访时,听到重病患家属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很累,但是没有办法”。孝道在国人心中根深蒂固,当人们面对着亲人罹患重病时,往往持有这样一种态度,那就是“哪怕只有1%的可能,我也要尽力试一试”。

正因如此,两年前就有学者发布过一个死亡质量指数报告。报告中,英国位居全球第一。这有赖于英国医学界实行的缓和治疗——-当一个人身患绝症无计可施的时候,就会采取缓和疗法来减少他的病痛,来提升病人的状态。而中国大陆在这个榜单上排在倒数第10位。董路翔在采访中,时常会感到,有时候道德绑架成为国人无法正确判断“生存还是死亡”的重要一部分原因。“子女会觉得我有这个财力可以支撑他,说难听点,我对父母的医治,客观来说也会缓解一些我自己心里的内疚”。

董路翔:国人往往被孝道绑架


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来自温州的全国人大代表瞿佳,再次提出“安乐死立法”,也引起了很大的关注,但在樊民胜看来,目前普遍紧张的医患关系或许是我国安乐死立法的最大障碍。

樊民胜介绍,荷兰是世界上第一个允许安乐死的国家。在荷兰,安乐死合法化的基础是,他们的医患关系特别好。“他们医疗基本上是社区医生,社区医生就像朋友一样,知根知底,都是熟人社会。所以病人对医生非常信任。如果说病人不愿意再痛苦地活下去,愿意选择安乐死,就实施得非常顺利”。反观中国,医患之间矛盾冲突不断,如果推行安乐死,医生对于病人情况的判断,是得不到病人和家属的信任的,光是这一步就难以踏破。

樊民胜:医患关系是安乐死立法的最大障碍


在这样的情况下,董路翔建议,是否可以从缓和医疗和姑息治疗开始。大家慢慢转变一个观念——很多疾病是穷尽所有手段都不能治疗的。这是第一步。

(看看新闻Knews记者:施蒙纳 编辑:胡琰琦)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关键字:琼瑶台湾尊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