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山传奇影视城案:二审曝官方以假土地证融资3090万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邓全伦

2017-02-15 12:04:28

核心提示

4年前,激情诗人郭勇来到贵州独山,当地官方默认“先上车后买票”,由此政商合力欲打造国内最大影视城“独山传奇”。岂料,这一“大跃进”项目中途因资金链断裂被官方全面接管,诗人老板却因涉嫌合同诈骗身陷囹圄。2月13日,独山传奇影视城案二审开庭,除质疑此案一审严重程序违法、枉法判决外,庭审时再曝独山官方以假土地证抵押向被告借款3000余万元的事实。

2月13日上午10时30分,贵州独山传奇影视城合同诈骗案在独山县法院审判庭二审开庭,一直持续到当天深夜22时40分。该案由贵州黔南州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将择日宣判。

4年前,出生于贵州纳雍的诗人郭勇,到黔南州独山县投资建设一个名为“独山传奇•梦之都”的国内最大影视城,不料中途资金链断裂,罪责加身——2016年8月31日,独山县法院以合同诈骗罪判其有期徒刑15年、罚金1000万元,其企业贵州独山传奇民族文化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下称独山传奇公司)被处罚金4亿元(参见2016年12月23日报道《贵州独山:国内最大影视城梦碎》)。

国内知名律师迟夙生、王少光分别作为独山传奇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郭勇的辩护人,出席庭审均做了无罪辩护。他们认为,这是一起“用刑事手段干预民事纠纷、党政领导干预司法”而制造的冤案。

二审公诉方最后认为该案部分事实不清,建议发回重审。


迟夙生(右二)与王少光(左二),分别作为独山传奇公司及其法人代表郭勇的辩护人,出席二审庭审均做无罪辩护。


“严重的程序违法”

二审法庭一开始就充满了火药味。作为郭勇辩护人的王少光律师,在尚未正式庭审时就向法庭申请合议庭集体回避。

“我申请回避的,不仅仅是今天的合议庭成员,还有整个黔南州中级法院。”王少光说,他之所以申请整个黔南州中院回避,并请求将本案由贵州省高院指定其他法院管辖,鉴于黔南州政府官网“中国黔南”2015年7月8日报道的一个事实。

这则《州委书记包案化解独山影视城项目信访问题》的新闻稿称,2015年5月19日,中共黔南州委召开传奇影视城项目信访问题专题会。此次会议上,黔南州处理独山县传奇影视城项目信访问题工作领导小组成立,明确由州委书记龙长春任组长,州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州公安局局长陈小刚等人担任副组长。由州公安局牵头,全力推进案件侦破,力争1个月内查清案子,准确界定各方责任。

新闻稿称,州、县法检两院“派遣专业人员提前介入案件,查阅相关卷宗,了解案件情况,加强与公安部门协调配合、交流沟通,提出意见、达成共识,为下步案件的起诉、审判工作打下坚实基础,把案件办成铁案”。


贵州省黔南州政府官网有关独山影视城项目信访问题的报道。


王少光认为,黔南州中院的提前介入,明显违反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立健全防范刑事冤假错案工作机制的意见》第23条规定——严格依照法定程序和职责审判案件,不得参与公安机关、检察院联合办案。

他在开庭前曾向二审法院申请黔南州委书记、黔南州中院院长等人出庭作证。

然而,王少光的回避申请,在合议庭未休庭的情况下被审判长当庭驳回;他申请黔南州委书记、黔南州中院院长出庭作证的要求,也未获响应支持。

随后,迟夙生律师就一审法院对传奇影视城案的管辖权提出异议。研究了类似案件在贵州以及全国其他法院管辖与判决的情况后,迟夙生认为,独山传奇公司涉案1.58亿元,如此数额特别巨大的案件,一审的独山县法院根本没有管辖权,更没有判处传奇公司4亿罚金的权力。
“仅罚金4亿一个判项,就决定了这个案件必须依法由中级人民法院做一审管辖。”迟夙生当庭表示,现在的二审法院坚持让独山县法院一审管辖传奇影视城案,原因十分简单,即“将这起根本就不是合同诈骗的案件框在黔南州范围内,制造冤案”。

“我执业30年有余,还是第一次看到一个基层法院作出4亿罚金的判决。”王少光在庭上亦称,这不是发生在经济发达地区,而是发生在贵州独山这个国家级贫困县。

“2016年独山县国税累计完成3.6573亿元,税种不同地方分成的比例不同,但一般不会超过30%,即使考虑到对国家级贫困县的照顾给予独山50%的地方留成,它从国税得到的财政收入也仅仅1.8亿元。”王少光说,如果这个案件交由独山县法院以外的法院一审、黔南州中院以外的法院二审,就意味着传奇公司4亿罚金旁落,“严重的程序违法行为背后,是巨大的利益驱动。”

“一审枉法判决”

迟夙生、王少光在庭审中均指出,从实体上看,一审判决独山传奇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犯有合同诈骗罪,“纯属枉法判决。”

独山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是,独山传奇公司和郭勇在无资金实力、无履行合同能力,以及未经办理相关行政审批许可手续的情况下,和57家施工单位签订施工合同,骗取工程保证金1.58亿元。

公安机关委托贵州黔元会计司法鉴定所进行的统计鉴定则显示,截至公安机关查封日传奇公司支出资金2.34亿元(郭勇还当庭质疑该会计司法鉴定少算了5300万元,称实际投入2.8亿)。时任独山县县委常委、县宣传部长、传奇影视城项目主要负责人钟少兰的证言表示,传奇公司投入影视城工程项目资金8800万元。

郭勇和两位辩护律师据此均表示,传奇公司不但将收取的全部工程保证金投入影视城,还投入自筹资金几千万元,“没有非法占有保证金一分钱”——在收取工程保证金后不存在逃跑、挥霍和进行违法犯罪活动致使无法返还,也不存在隐匿拒不返还等情形。

一审判决认定传奇公司和郭勇构成合同诈骗的另一个理由,是“传奇公司无履约能力和未办理相关行政审批许可手续就开工建设”。

对此,郭勇在庭上辩驳称,截至案发传奇公司已开挖333万土石方,其中土方57万、石方276万。每立方原石方可以产生1.6立方石料,而开挖石方的成本是32元/立方、开采出的石料每立方售价42元,即这批石料价值高达1.85亿元,支付给施工队的成本费用8800万余元,收入是支出的两倍多。

当然,这还不是影视城最主要的赢利点。传奇公司开挖的是荒山,形成的却是建设用地,可以进行商品房和商业项目开发,土地价格上涨十倍甚至数十倍。“影视城建设开采的石料以及土地平整后的增值,完全可以转化为传奇公司的后续资金,根本不存在无履约能力。”王少光辩护说。


影视城建设开采的石料以及土地平整后的增值,被排除在独山传奇公司清产核资与资产评估之外。


问题是这些都未在传奇公司会计司法鉴定报告中体现。因此,王少光律师激烈质问贵州黔元会计司法鉴定所的出庭鉴定人:鉴定报告为何没对传奇公司包括施工开采出的石料在内的财产进行清产核资?为何未对升值的土地进行评估?“没有清产核资和资产评估,就没有证据证明传奇公司资不抵债、没有偿债能力。”

鉴定人则表示,他们只负责依据公安部门提供的账目进行核实,“传奇公司可能没将土地部分纳入公司账目做账。”

而针对公诉人有关传奇影视城项目在行政审批许可手续不全就开工的讯问,郭勇答称“完全是当地政府主导的”。钟少兰、姚栋和韦智宏等独山官员的证言,默认“先上车、后买票”的做法。

传奇公司作为证据提交给了二审法院的有关影像资料显示,独山县委书记潘志立和该县其他一大批党政官员,2013年7月27日出席了传奇影视城的开工典礼,时任县长梁嘉庚还曾上台讲话。

曝光“假土地证”事件

在二审庭审上,传奇公司法人代表郭勇情绪极其低落。他称,自己和传奇公司如今陷入绝境,直接原因有两个:一是项目完成征地2000多亩,但当地政府违背承诺,迟迟未能办理土地手续,造成融资的努力一次又一次失败;二是独山大学城、影山镇政府、独山国资委下属企业共借走占用传奇公司3300万元,久久不归还,加速了传奇公司资金链断裂。

证据显示,传奇公司借款给独山大学城3090万元。在法庭上,郭勇首次曝光了其中细节:2014年2月春节前,独山县政府的重点项目独山大学城,因欠农民工工资而发生停工围堵的不稳定事件。分管该项目的独山县时任县委常委、宣传部长钟少兰找到郭勇,要求传奇公司借款给独山大学城管委会“救急”。独山大学城管委会则交给传奇公司一个200亩土地证作为抵押。传奇公司借款给大学城后,拿着这个土地证拟找相关金融机构抵押融资,但融资单位拿到贵州省国土厅验证时发现这个证竟是假的。

郭勇的辩护律师王少光在法庭上请求检察官依法提请公安机关调查独山大学城管委会这一诈骗行为。截至发稿时,看看新闻Knews记者尚无法联系上独山县官方部门,对郭勇曝料的“假土地证”事件予以置评。

独山大学城是独山县委、县政府实施的重点工程,已于2012年8月23日开工建设,规划占地1.5万亩,总投资135亿元,拟建10所大学聚集10万人口,是贵州首个建在县城的大学城。独山官方发布的消息显示,目前大学城一期工程已建成投入使用,黔南民族师范学院、黔南民族幼儿师范专科学校、兴农中学、独山中等职业学校等入驻,共有师生1.2万人。

据看看新闻Knews记者调查,和传奇影视城一样,独山大学城项目一开始就引发质疑,许多人认为它最终面临人去楼空的命运——原因在于,地方政府好大喜功,脱离实际的超前规划。


和传奇影视城一样,独山大学城一开始亦引发质疑,被认为最终面临人去楼空的命运。


当地一位观察人士直言不讳地指出:“独山县并不是经济强县,经济处于贵州中下水平;它也不是教育强县,建大学城的地方竟连一所专科学校都没有。独山的地理位置距黔南州府都匀市仅50公里,大量人流物流被条件更好的都匀吸走,并无崛起成为中心城市的可能。”

传奇公司资金链在2014年7月断裂,引发了施工队索要工程款的群体性事件。证据显示,该案当地官方最初定性为经济纠纷,但随着追薪群体性事件愈演愈烈,2015年1月21日郭勇和传奇公司被公安机关定性为涉嫌合同诈骗,最终将号称“国内最大影视城”这一政商合力编织的彩色之梦压碎。

辩护律师迟夙生、王少光均在辩护意见中指出,当地官方采取刑事手段来解决民事、经济纠纷,其目的是让郭勇和传奇公司成为替罪羊,掩盖自己好大喜功、脱离实际的“大跃进”之错。

其实,独山主官已因自己的“大跃进”之举受累。据看看新闻Knews记者了解,2016年3月,独山县委书记潘立志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此前的2015年8月被免去黔南州副州长职务;时任独山县长梁嘉庚也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这两位主官受处分的主因在于,2012年3月独山县招商引入上海中体高尔夫工程设计有限公司,组建贵州贵龙国际生态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对紫林山国家森林公园进行开发,但在运作中以建设休闲草场为名,违规占用林地建设高尔夫球场。

这个位于国家级贫困县的“紫林山国际高尔夫球会”,竟规划为108洞,是一个多样化的国际锦标级高尔夫球场,除了一般高尔夫度假中心应该有的游泳池、网球场、桑拿、按摩推拿等基础设施,还配有民俗博物馆、酒吧街、庙宇等。

该高尔夫球会早被国家勒令取缔。看看新闻Knews记者最近探访现场看到,高尔夫球场形态基本消除、长满荒草,其地块现被规划成“四季花海”、露营草坪等。

规划为108洞的紫林山国际高尔夫球场,让独山县两位主官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昔日的高尔夫练球场荒芜,项目内配建的别墅寂寞无主。


规划为108洞的紫林山国际高尔夫球场,让独山县两位主官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昔日的高尔夫练球场荒芜,项目内配建的别墅寂寞无主。


(看看新闻Knews记者:邓全伦 编辑:胡琰琦)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关键字:独山传奇影视城假土地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