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丨别样的年味(上):形婚之后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赖瑗

2017-01-31 10:23:55

核心提示

小雅(女)形婚婚礼的大小事宜,都是小可(女)操持:“眼睁睁看她,在舞台上跟别的男人接受所有人的祝福,不难过是假的。毕竟我们才是相爱的人啊。”今年,小雅跟形婚对象回家过年,看电视时,又听到了男方亲戚对同性恋者指指点点。


出柜:向他人公开自己的(同性恋)取向。


形婚:形式婚姻,隐瞒身份,男女都是同性恋者。

春节,游子归家,阖家团圆。但对形婚者来说,此刻心中的包袱,仍然千斤重。

有一种无奈的生活叫“大隐于市”


小雅是个典型的北方姑娘,心直口快,豪爽不扭捏,自带“萌萌哒”属性。从小学开始,她就发现自己会不自觉地爱看漂亮小姑娘。高三她喜欢上了第一个女孩子,“我觉得跟她在一起特别温暖,但又觉得自己可能是个变态,特恐慌。”

发Knews-图1.jpg


年轻的女孩察觉到自己对同性的情愫有些异常,于是把心中的小秘密告诉了好朋友,但得到的回答却是,“你不觉得你这样很恐怖么?你让别人觉得你有病。”于是,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小雅陷入了自我认知的漩涡:我真的有病么?

直到,她遇到了和她一样的人。

小可是小雅的女友,两人相识已有七八年,记者在采访中来到了她们共同居住的公寓,推门引入眼帘的房间如同装修样板间,有洋溢着幸福的婚纱照,有文艺的吧台,有素净的桌布和精致的摆件,色调温暖而有生机,五十多平米的小家布置得颇为温馨。

小小避风港的背后,是她们近十年来的挣扎和抗争。

“大隐隐于市,我们就是这样吧,如果你真的像战士一样非要站出来,在家长、单位、同事面前大喊着我就是个同性恋,不在乎他们的目光,那是不现实的。我们只能用给别人最低的伤害这种方式,来活我们自己的生活。”

发Knews-图2.jpg


形婚,向家庭和生活妥协


小雅曾尝试过跟母亲出柜,母亲当时觉得,孩子还小,大了就好了。但当小雅把自己的同学第二次带回家,认真地对她说,这是我女朋友而不是朋友时,母亲暴怒。

随后的生活轨迹开始彻底改变。大学毕业时她说,“看到我那些直婚(同志跟正常女性结婚)的朋友也过得挺好,我开始对自己说,我是不是应该像我妈说的那样,长大了,去接受一下应该走的道路了。”于是小雅开始了相亲之路,但当男方尝试揽她肩膀时,她瞬间本能地躲开了。

“那一刻我明白了,我是从内心不能接受男性,不是刻意的。每个人都是娘生爹养的,为什么要因为我这么个原因,去祸害一个无辜的男生,如果一定要结婚的话,那我去找形婚好了。”

所谓形婚,就是婚姻有名无实,夫妻双方分别是男女同性恋者,为了面对家里逼婚的压力和出柜可能招来的流言蜚语,他们选择形式结婚。

这是一种妥协。

小雅形婚婚礼的大小事宜,都是小可操持:“眼睁睁看她,在舞台上跟别的男人接受所有人的祝福,不难过是假的。毕竟我们才是相爱的人啊,我只能一遍遍的告诉自己,都是假的,都是假的。”

发Knews-图3.jpg


蜜月她俩一起去了塞班,专门带了婚纱和西服,希望能在这片合法的土地上,拍下一组最美的婚纱照。当地的黑人大叔问“你们结婚了么”,她们说“我们是中国人,在我们那里不允许”。然后得到的回复是:“在我们这边是可以的,教堂在那里,你们今天就可以去结婚,你们是被祝福的。”那一刻,这对情侣终于感觉“我们不是需要同情的弱势群体,跟其他所有人一样是被尊重的”。

不过一到过年,小雅小可还是得“各回各家”。今年,小雅跟形婚对象去了男方家里。

“今年的年夜饭在形婚对象家里吃的,男方家的亲戚看电视时说,听说那个谁谁谁是同性恋,她还那么有名气呐,真恶心,突然在想,她如果知道饭桌上我俩的情况会是什么反应。”

幸运的是,小雅小可跟小雅的形婚对象相处得还算融洽,公公婆婆待小雅也不错。但一纸婚书的背后,一切事情都要赤裸裸地摊开,“两个不相熟也没有感情基础的人组建家庭,钱、孩子之类的都是问题,还有怎么处理两家的关系,逢年过节怎么演戏,这些真的都是戏。”

在家庭和社会的压力下,如今小可,也在找自己的形婚对象:“跟往年一样,过年回家,家人会不住地唠叨,你也不小了,什么时候找对象?不要太挑。每一年他们都是如此,现在也在找形婚,压力大啊。”

当同志无法认同自己的身份

阿仕的故事更曲折一些。

发Knews-图4.jpg


如今已经35岁的他,经历了逼婚,“直婚”,离婚,母亲突然辞世,再形婚。采访中,不难感觉到,他对不顺遂生活的怨念。“即使参加了同性恋亲友会,但我到现在都不认同自己的身份,我依然觉得同性恋是一种病,我觉得我很强大可以过去(变直),虽然总也没成功。”

同志身份,农村家庭,家中独子,传宗接代,一次失败的婚姻,极其在意别人看法的性格,这些因素被无限放大。他坦言,别人只言片语的评价对他影响都会很大,如今的生活一团糟。

他和前妻经相亲走到一起,婚前两人并不被家人看好,“他们可能能感觉到我们的关系并不是那么好,但是我当时也三十多了,该结婚了,而且前妻长得很漂亮,我觉得自己很强大应该可以走下去的。”

但婚后两人没有发生男女关系,且阿仕长期在直男朋友家“蹭住”,让前妻起了疑心。得知实情后前妻坚决要求离婚,“当时想挽留,也尝试了,但最后还是散了,不过当时对她完全没有愧疚。”离婚之后,逼婚的压力再次袭来,这一次他选择了形婚。

“过年当然是在家过年了,但是面对家人会不安,会躲闪,当一个谎言出来之后就会有无数的谎言去圆这个谎,压力太大了。”

这个新年,阿仕把形婚对象带回了家,但女方只在年三十的晚上去他家一起吃了年夜饭,之后就因为工作忙没有再出现。
“想要个孩子,也许能改变现在的情况吧。我的性格好像是不适合找固定同性伴侣,还是现在这种出去约的关系好。”

如果有一天,我可以沐浴在阳光下

“出柜这件事会提上你的日程么?”


阿仕说:“绝对不会。”

小雅:“新年最大的愿望就是有个鸡宝宝,反正我是绝对不会去迈出(出柜)这一步,我太害怕了。”

小可:“现在已经不会再纠结所谓不公正的待遇了,以后的愿望就是赚钱了买个房车,然后去各种地方玩。这只是个梦想,说不定会实现呢。”

(编辑:施荔)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关键字:别样的年味形婚同性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