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上海②丨帮儿子还贷 不敢老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谢抒豪 李维潇 金翔

2017-01-28 11:04:49

核心提示

黄素琼夫妻俩都已经年过半百,两人是同一栋楼的电梯工。每天,他们是这个工地上最早上工和最晚离开的人。两间电梯相互挨着,他们一天里却几乎说不上话。“擦肩而过”,是对他们状态最恰当的描述。二十年,他们未曾在春节回过家,春节期间票不好买。去年黄素琼的丈夫大病一场,但是病好之后他们又继续工作,“没办法,儿子买了房子还有房贷要还,我们要帮他。”不管城市还是农村,为孩子操劳都是父母心甘情愿的宿命。

【视频】电梯工:帮儿子还贷,不敢老



天气预报说这个冬天是个暖冬,但清晨的雨依然冷得刺骨。黄素琼要去工地了,她先给塑料桶里灌上开水,做成了一个最简单的暖手宝。

她工作的电梯间是个四面透风的小空间,黄素琼抱着简易暖手宝,脚底放着一台“小太阳”。她靠这个抵御寒冷。

夫妻倆本来有两台“小太阳”,但是有一台坏了。所以,王世图工作的那架电梯里没有取暖设备,他取暖的方式是不停地搓手。这个空间里有一台红色的收音机,王世图靠它了解外面的世界。电梯开动的声音很响,只有在停下的时候王世图才能断断续续听清收音机的声音,但他笑着说,“上午没听清的下午还会放一遍嘛。”

我觉得,王世图就是想要个陪伴。

我观察了这夫妻倆的伙食。他们很节约,晚饭就是自己煮的一碗面,加上青菜、自制腊肠和一勺猪油,成本三块钱。据说,去食堂吃一顿要十元,比这贵多了。

我想到了以前看过的“白发农民工”的报道。五十岁的年纪,这对夫妻确实已经白了头。虽说电梯工对体力要求不高,但是早出晚归也是很辛苦的。他们为什么这么拼呢?

不问还好,问了以后真是把黄素琼的话头勾起来了。她说,丈夫大半年前病了一场,昏过去好几次,她都以为挺不过去了,好在有惊无险。

我更加好奇了:为什么不回家去修养呢?

c4a2a00ec1f446f0826da2a79ab34aba.jpg


答案并不出人意料。他们在老家买了一间新房,准备留给孩子结婚用。房子还有20万元的贷款没还清,他们倆打工可以帮儿子还贷款。“所以,我们还不能回去。”看来,不管城市还是农村,为孩子操劳都是父母心甘情愿的宿命。

今年,这对夫妻打算回家过春节。黄素琼提前让表弟在网上订了票,他们已经近二十年没有回家过年了。

回家之前,黄素琼特意去染了头发,遮盖了白发。这花了她200元钱。

我想起了他们每天的晚饭,成本三元。这次回家,对她来说是很大的事情。

问起老家,黄素琼想了想,告诉我,其实已经没有太多的记忆了。

“小路早已变成大路。我们好像更加习惯在这里的日子。”

(编辑:胡琰琦)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关键字:年三十过年人·在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