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午编辑室】重见蓝天 我们还要等多久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李丹 赵菲菲 李瑶 郝苗苗

2017-01-06 01:11:49

核心提示

1月5日,中央气象台依然高挂霾橙色预警,进入2017年已经接近一周,人们似乎仍然没有走出2016年的雾霾。从2013年中国正式展开大气污染治理以来,雾霾好像一天也没有离开过我们的生活。治理雾霾究竟路在何方?公众的焦虑不言自明。对此,媒体评论员于平认为,在各地时常见诸报端的那些五花八门的应急措施背后,要看到的是,如果治霾没有铁腕,少见问责,恐怕“重见蓝天”就要等上整整一代人了。

【视频】媒体评论员于平:要治霾必先治官


山东省武城县御驾车业有限公司生产车间的大门上,挂着被撕毁的环保部门封条。走进车间,很多车体的外壳,刚刚被喷上了油漆。车间外还能看到粉色的污染物被直接排放。


 御驾车业有限公司撕毁封条违法作业


河北邯郸大名县的调味品作坊,没有按要求停产,企业主声称,不知道有停产要求,因为没人通知。而天津唐山的大唐国际唐山热电有限公司,没有落实橙色预警下减少50%以上发电负荷的预案要求,电厂负责人则把责任推脱给了上级电网。


重见蓝天 我们还要等多久-唱词1.JPG

013aa0441d03c8340f021cd0e58f6259.jpg


此轮环保部督查中,河北、河南、山东的多家企业都被点名,存在问题包括擅自生产、撕毁封条、违反限停产规定、部分整改措施仍未落实、部分企业未严格落实重污染天气应急响应措施、部分企业减排措施形同虚设等等。


环保部严查“跨年霾”


近年来,尽管重度雾霾频发,围绕着应急预案问题,一些企业和部门也是“应对有术”。


为了逃避环保督查,一些企业与执法部门玩起了躲猫猫。一种就是所谓的“敌进我关,敌退我开”,老板雇人在路口放哨,用微信群通风报信,稍有风吹草动,轰鸣的机器立刻关停,执法人员抓不着现行。


另一种就是所谓的“错峰开工”,执法人员上岗,企业就下班,等到执法人员休息了,企业的夜班就热热闹闹开始了。


企业“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企业“上有政策下就有对策”固然可气,但一些地方政府的消极抗霾更叫人捉急。


2015年,沈阳市遭遇严重雾霾污染,PM2.5最高破千。然而,一级预警发布数小时后,建筑工地却顶着停工禁令继续施工,环保局官网瘫痪近2小时,环保局工作人员对启动一级响应竟不知情。


今年1月3日,环保部督查组在河北廊坊督查发现,前年印发的应急预案,现在与上级规定冲突却未见修正;应急预案太笼统,缺乏操作性。如此环环相扣,廊坊雾霾应急预案的效果肯定要打个问号。


河北廊坊工厂冒着黑烟运行


旨在捍卫公众健康的雾霾应急预案,为何在一些地方屡屡破绽百出?许多地方的雾霾应急预案都已执行多年,为何到了现在,仍然还是浮于纸面?


北京公众与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认为,一些地方企业往往都肩负着承担地方财税主要来源的重任,采取限产停产等严厉措施,势必将导致地方经济利益遭受重大损失。正因如此,地方才会局部存在各种阻碍执法的现象,这也正是环境执法不力的深层次原因。


重见蓝天 我们还要等多久-漫画.jpg


霾到底能不能治?最近,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一组地球表面照片曝光,中国华北地区的雾霾在15年间多次被捕捉。2004年,华北平原已经开始遭遇霾的困扰。2008年奥运会和残奥会期间,北京实施了新的减排举措,空气质量明显好转。但随后越来越厚的灰霾堆积在上空,2016年12月的大范围空气污染过程,也被记录得清清楚楚,照片呈现“呛人”的土黄色。


照片来源NASA


照片来源NASA


照片来源NASA


照片来源NASA


治霾的答案不仅出现在奥运蓝、APEC蓝和阅兵蓝这种特殊时期,曾经稳居全国十大重污染城市之列的甘肃兰州,从“卫星看不到的城市”到“兰州蓝”的转变也在告诉我们,不是做不到,是你想不想做。


近几年,兰州把辖区分成1482个网格,逐一落实减排责任。所有重点排污企业实行干部24小时驻厂监察,1296台锅炉全部进行煤改气。2013年以来,因为治污不力问责近千名干部,一批治污得力的干部获提拔重用。现在,兰州市每个格子里有多少台燃煤炉子、每台炉子“吃”多少煤,能精确到个位数。2015年底,兰州在巴黎气候大会上获得今日变革进步奖。


更为关键的是,重拳治污之下,兰州市能源结构迅速优化,城市布局逐渐合理,2015年兰州GDP比2009年翻了一番多,治污不但没有影响发展,还给城市带来转型机遇。


从“黑兰州”到“兰州蓝”


兰州官员曾在公开场合说到兰州大气污染治理的关键,“在于铁腕治污,在于问责机制”。


对此,媒体评论员于平认为,反观兰州,大多数地方的治霾无力,缺的就是对政府、对官员的约束和问责。虽然“史上最严”新《环保法》和新《大气污染防治法》的落地实施,让环保执法权不断强化,但针对的都是企业,而不是政府。


最近这轮环保部督查,被点名的都是企业,但其实不乏当地政府治霾不力、甚至包庇违法的行为,可处理上却大多轻飘飘带过,地方官员被约谈整改,也就过关了。


总之,“治霾必先治官”,政府环境违法,和企业同罪,要把对企业的“严”也落在政府头上。


治霾必先治官


于平认为,目前官员的政绩考核机制尚存不足,尤其是环保考核占比偏低,例如郑州则仅为16%,这同样是目前一些地方在治霾上反应迟钝,频频耍“假动作”的根源所在。所以,官员的政绩考核机制怎么修订,不能由各地自行其是,需要分地区制定相关指导标准。


治霾之策,当然远不止兰州蓝、奥运蓝、APEC蓝,因地制宜、因城施策也是目前一些地方行之有效的做法,但是我们更需要的是在国家层面的“顶层设计”,从能源结构、法治保障、政绩考核、应急标准等多个层面入手,对雾霾“治”“防”并举,才能真正走出治霾的窘境。


(编辑:范燕菲)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关键字:环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