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秘境:非常有戏的西园大厦

看看新闻

2016-06-24 13:50:19

核心提示

愚园路上的西园大厦(West ParkMansions)隐藏在厚重的围墙深处,恐怕是因为临近上海西区的公园中山公园,所以得了这个名字,早年也叫西园公寓。

    愚园路上的西园大厦(West ParkMansions)隐藏在厚重的围墙深处,恐怕是因为临近上海西区的公园中山公园,所以得了这个名字,早年也叫西园公寓。


    这幢1912年建成的建筑,是由俄商协隆洋行设计的。在20世纪70年代以前,该大厦是沪西地区最高的钢筋混凝土结构楼宇,俗称“九层楼”。看它红砖砌成的外墙,一心想亲近;但楼里钢窗、钢门、柳安地板、壁炉、水汀、煤卫齐全,是极其西化的,也带着点冷漠的感情色彩。当年,这房子落成后是分套出租给外侨及富商的。普通人唯有探头张望的份。


    这幢本身不具有戏剧色彩的大楼,却曾经入住过好些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物,或是在戏台上风华绝代的大师,或是干脆将生活就过得像一场戏般的人物。所以,西园大厦,非常有戏。


    西园大厦住过最有名的角儿,是艺宗梅、荀的童芷苓先生。她的演出重人物、重生活。但她不囿于师承,多有创新。最鼓噪业内的,是“文革”后一场重新演绎的梅派经典戏码“宇宙锋”,时有爱戏之人,去童府,意即西园大厦请益问艺。特别学了“宇宙锋”的当场改装。据这些人回忆:“这一招是‘文革’后再演‘宇宙锋’,有一天童先生与吕君樵先生一起聊出来的——童先生要求自己能与哑奴、鼓佬仨人‘一棵菜’、清清楚楚知道各自配合衔接的窍门在哪儿……”每每讲到兴头上,童先生便在西园大厦九楼自家的客厅内穿上行头,来来回回地走身段,示范如何处理头上、行头与锣经配合窍门,在她身上没有任何“机关”相助。


    西园大楼4楼8室,还住过一位爱戏之人,但没人能说清,他究竟是真爱戏,还是爱戏中的美人。他便是当年与孙中山之子孙科、张作霖之子张学良、段祺瑞之子段宏业一同被戏称为“四大公子”的卢小嘉,也名卢筱嘉,是浙江督军卢永祥的儿子。卢小嘉是名副其实的花花公子,西园公寓的这套房子,便是他金屋藏娇而购置的。当时藏的,是著名的青岛美人,袁慧燮。


    对风流倜傥的卢公子而言,他一生最彪悍的一件事,便是为女戏子而大闹上海共舞台。那是流氓头子黄金荣,为了捧坤伶露兰春,特意搭建的舞台。露兰春是法捕房翻译、黄金荣门生张师的养女,常来黄公馆串门。她生得聪明、伶俐,很快学会了老生戏和青衣戏。黄金荣亲自下戏馆为露兰春“把场子”。一连两个月,每晚必到。一时间,上海各大小报上都纷纷刊出露兰春的俏影玉照。她的名声压倒了当时的上海红伶小金玲和粉菊花。 露兰春一唱红,势必引来不少粉蝶。第一个人,就是卢小嘉。这位阔少立刻轻车简从,专程前往老共舞台。戏尚未开场,就让跟班给露兰春送去一枚钻戒,约定戏散后同度良宵。犯难的露兰春还未曾想妥当,锣鼓已敲响,催她上场了。这天,露兰春反串小生,演岳飞“镇潭州”一场。这原是一出熟戏,但她思绪混乱,一不留神,将一段戏文唱走了板。卢小嘉在台下阴阳怪气地喝了声倒彩,慌得这位红伶不接锣鼓点子,逃也似地奔回后台。 


    黄金荣正坐在正厅包厢里看戏。一声倒彩传来,气得他暴跳如雷,气汹汹地冲进了卢筱嘉的包厢。黄金荣不认得卢。他不分青红皂白,揪住对方的衣领,狠狠地扇了两个耳光。卢筱嘉见黄金荣身后站着一排彪形大汉,情知动手不得,便暂时捺下了怒火。时隔几日,正当黄金荣捧露兰春的场时,卢小嘉率着十几个便衣悄悄溜进了黄的包厢,架了黄金荣就走,关进上海护军使署看守所,一关便是一个星期。据徐铸成先生的《杜月笙正传》说,“关了七天,等于是在他(指黄金荣)脸上剥去了七层皮,‘台型’卸足了……这个偶像被打破了”。偶像破碎,黄金荣随后宣布“退居二线”,杜月笙超越黄的大幕也就此拉开。


西园大厦地址:愚园路1369弄




相关新闻

关键字:上海秘境西园大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