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振义:“香会”除了南海,还有哪些问题值得关注?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方舒

2016-06-05 13:26:28

许振义,新加坡隆道研究院总裁,此前曾担任过担任上海新加坡商会顾问、中国新加坡商会执行总监、新加坡国立大学中文系校友会秘书等,曾获新加坡国立大学唐杰卿奖章、新加坡民防部队金斧头奖等,并在新加坡《联合早报》设有时政评论专栏。


08e18d131fe041ad000b9cfa34807ed2.jpg


在15届香格里拉对话会召开期间,东方卫视记者非常荣幸在新加坡,就区域安全局势、“香会”相关议题等对许振义进行了独家专访。


Q1:本届香格里拉对话会中,南海问题的分量相比去年有怎样的变化?

许:南海问题,在本区域肯定是一个非常令人关注的课题,尤其是在东南亚。既然“香会”在新加坡举行,南海课题在“香会”上成为一个聚焦点也并不令人意外。今年,美国以及当事国中国的态度都非常重要。卡特在本届“香会”上的发言,30分钟内37次提到“有原则的”,不断在提,对参加会议的各国、各地区的代表来说,都释放了一个非常强烈的信号。

Q2:您认为未来一年中南海问题会有哪些新的变数?中美在南海的博弈会维持在怎样一个水平上?

许:南海问题,各方在态度上都很强硬。因为如果整个氛围都强硬的话,很难指望其中一方会软下来,因为软下来就很难对国内交代,尤其是现在各国的民族主义都比较高扬,所以这方面比较难。所以,重点还是希望各国、各地区在这个课题上,在现阶段不要过分强调自己的权益。其实,还是应当回到当年邓小平提出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在那个时代人们较少关注这个课题,反而对这个课题的解决有好处。

Q3:菲律宾新上任的总统杜特尔特对华态度友好,是否会对南海问题的解决有所帮助?


许:在现在这个历史阶段,很多国家地区免不了都把主要精力放在国内,处理国内问题,尤其是东南亚各国,包括马来西亚、菲律宾、越南等。新任的菲律宾总统现在刚当选没几天,相对于他的几个前任,他对中国的确表现出非常友好非常友善的态度。至于这样的友好友善,在他正式上任、开始执政后一段时间后,是否顶得住菲律宾国内的各种压力,那也很难说。


ffc64771cc724fa0825219b015b4a7de.jpg


Q4:美国也在举行总统选举。昨天的会上有人问卡特,如果希拉里上台,会否采取更强硬的对外政策。那么如果希拉里当选,将会对南海问题起到什么导向作用?

许:美国总统选举,历届以来,每到选举年就是有一招,那就是“Bash China”:打击中国、批评中国、抨击中国,那个是免不了的。这次的总统选举也重复了这样一个现象。美国的几个候选人呢,我们从其他的角度来说:TPP。TPP的角度说,候选人都不支持TPP,反而是美国国内的一些派系,认为应该通过TPP来牵制中国。包括在这次的“香会”上,美国参议员在新加坡一个研究所的讨论会上就说,新任美国总统应该推动TPP的批准,来牵制中国。我想这也是美国国内对中国的不同看法的一个博弈。

Q5:“香会”的主要目的其实并不是解决南海问题,那么除了南海问题,还有哪些话题值得关注?

许:“香会”的主题是“亚洲安全”,自然在“亚洲安全”这个大主题下,涉及的课题非常广。只是因为来参加会议都是防务方面的官员和专家,难免对这样一个政治和军事主导的课题比较关注。但除此之外,我觉得现在比较重要的是宗教极端主义的扩散,这个问题对本区域的影响应该比南海大得多。其实“香会”应该加强在这一问题上的讨论和合作,合作的领域很广泛,比如在情报方面,各国、各地区政府之间可以探讨怎样通过联合情报、联合行动,来遏制极端恐怖主义的扩散。

Q6:目前,似乎恐怖组织还是把主要目标对准欧洲,亚洲相比还是稍微平静一些?

许:其实未必,IS在东南亚也有相当多的小组织,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尼都破获了不少或者与IS直接有关、或者自我激进化的个人或者小团体。如果对这些个人或小团体,东南亚政府不加以有效控制和遏制的话,很有可能发展成恐怖袭击。所以恐怖主义问题在东南亚也很严重。南海问题因为是在表面上的,大家都看得到,恐怖主义如果不发生的话,大家是不会看到的,所以对这方面就比较不太注意,但它的杀伤力是远比南海问题要强得多。

Q7:您认为香格里拉对话会的意义和作用究竟是什么?它还应该在维护地区和世界和平方面发挥哪些作用?

许:“香会”最主要的作用是把各国、各地区的军事和安全专家聚在一起,讨论一些共同的课题,这就是它最大的作用。至于在提供这个平台让你们来唱戏之后,来唱戏的主角能否把戏唱好,那是另外回事。对香会的角色,我还是给予肯定的。

Q8:作为东道主,您如何看待新加坡在亚洲地区的作用?

许:“香会”对新加坡非常重要。新加坡幅员这么小,又完全生存在国际贸易和国际政治的空间中,所以对新加坡来说,没有什么比维持和平、繁荣、稳定来得重要。所以新加坡一定要设法维持住和平稳定的局面,所以我们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来制造机会、提供机会,让“香会”这样的平台可以在新加坡得到发挥。本届“香会”上,新加坡政府已经和印度、中国、美国等国防部长或代表都做了比较深入和有进展的双边讨论和对话,这对新加坡来说非常重要。第二,新加坡提供这样一个平台,希望各方可以进行对话。新加坡作为一个中立的国家,跟各方、各国关系都相对较好,这些国家地区的代表,尤其是国防安全方面的部长,都比较愿意到你这里来,因为你和他们没有什么观念和意识形态的冲突,所以在这方面,新加坡扮演的角色是相当重要的。


eb4fb02f6ea56cc78b99083d625acbdc.jpg


(编辑:王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