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懂上海:地铁奇人“胖老师”

看看新闻

2015-04-01 08:59:32

核心提示胖老师,曾经上海地铁和网络上的“红人”。有人称他"三大怪":一怪:自己没文凭,津津乐道教别人,桃李满天下;二怪:会说四国语,却至今下岗没工作;三怪:家境不富裕,传道授业解惑全免费,关键时刻还贴钱。
“胖老师”的演讲

某一天的下午,当你忍受生活艰辛,在冷漠而嘈杂的地铁里,无聊地看着报纸时,突然有一个人对你热情演讲:


先是以“各位,各位,我是胖老师,肥胖的胖”开头,然后,痛陈上海某国有大型企业对他的“迫害”,呼吁大家上百度的“胖老师贴吧”。

最后以更高分贝的“OH、YEAH”结尾,有时还会加一句语调明显低沉的“完了”,表示正式结束这次演讲。


如果遇到老外,“胖老师”还会再说一遍英文版,当然,开头不忘介绍一下自己,“I can speak English, German, French, Japanese, and Chinese”——在一段老外拍摄的视频里,几个德国人不相信,胖老师立马甩了几句德语过去。


演讲完毕,突然消失。


这时你得知道,你遇到的是“胖老师”——上海地铁里的一道风景,他还给自己找了一个英文名字:“Fat Teacher”。

“胖老师”其人

在百度贴吧上,果然能找到胖老师的贴吧,多达五十多页。透过那些支离破碎的文字,胖老师的身世渐渐清晰。


他叫傅文宝,按照当年《扬子晚报》的记述,他今年应该53、4岁了。“胖老师”的确就是那个“某集团”钢厂的下岗职工,当时,每月只能领到680元的最低生活保障金,加上偶尔当家教的收入,一个月不过1200元左右。


吧里说,胖老师曾偶遇一大学外语系教授,竟学会了四国外语,后来这成为他谋生的本钱。其实,故事是这样的:

他是1981年8月7日,招工进上海宝钢集团下属一钢公司工作的,当时开“小火车”,两个早班、两个中班、两个晚班,两天休息。爸爸是个退休工人,妈妈是家庭妇女,都是文盲。妈妈常跟他说:


“儿子啊,爸妈都是文盲,家里条件不好,你自己一定要好好读书,做个有用的人,不要抽烟、不要喝酒、不要赌博。如果你把有限的钱花完了,你只能喝西北风啊。"


正巧,他们家有个邻居是复旦大学的外文教授,教授告诉他:在上海几个大的公园,都有英语角,可以去学习——“胖老师”的外语学习生涯就此展开。

贴吧里最热的一个帖子,自然是胖老师的自述,从中可以看出,胖老师对自己的下岗深感不平,在帖子里痛斥厂领导如何对他迫害,包括两次将他送往精神病院,阻止他办英语角为社会作贡献等。


帖子下面,还附有一首“胖老师之歌”,用词模仿《万里长城永不倒》,开头是“昏睡十年,肥人渐已醒”。
“英语角”的日子
“看看新闻”微博的回复里,只有少数人还记得“胖老师”和英语角的故事。

1999年,胖老师就在上海滩几个著名的“英语角”出现,而在2002年的一个星期天,武警上海总队司令部通信站的一位军官,带着女儿到人民公园游玩,看见“胖老师”正热心地指导外语爱好者练习口语,就上前跟他交谈,并把部队战士想学外语的意愿告诉了他。

“胖老师”二话没说,就答应了他的要求。从此,他当起了武警战士的义务英语老师。同时,上海好几家公园的英语角、日语角,也经常能看到“胖老师”的身影。


不过,最为上海人所熟知的,依然是“地铁一号线里的胖老师”,就像他自己在2011年一段视频里说的:

“我在这里讲了6年了,头发都讲白了”

“精神病”?
常人都会做出判断,“胖老师”有精神疾病,但即便如此,上面这段话,听来,依然让人有种莫名的伤感。

2007年,某视频网站曾推出专题,《胖老师,你究竟是个啥样的人?》。在其中一段采访中,“胖老师”讲述了自己住进精神病院的经历,“胖老师”坚称自己是“被精神病的”,后经鉴定,认为他精神正常。

不过,也有心理医生认为,胖老师的行为与常人差异较大,应该是有点神经质,在某种程度上,还表现出了“躁狂症”的典型症状。

心理医生认为,这可能和其过往的一些经历有关,如一些经历对胖老师的打击较大,在长期的压抑下,他的情绪就会从抑郁转为兴奋,开始另一种极端的行为发泄心中的情绪。

“一个人的无奈”

网友对“胖老师”的做法,一直议论不断,有人同情,更多人则是觉得,他有些偏执。


“胖老师自己练习外语多年,却没想到去混个文凭考几个证书。

说实话,他不是坏人,他是个可怜人,虽然他一直想通过非主流的方式,获得社会认可尊重,但注定这一切都是徒劳。”


很多第一次遇到“胖老师”的人,都觉得他精神有问题。


“我难得乘地铁,竟然也遇到两回,一次是在轻轨上,他就站我面前,超级大声的‘oh yeah’真让人晕倒。”

但常常坐地铁的人,尤其是地铁一号线的人,对他已经见怪不怪,很多人还称他为“上海地铁的一道风景”。


直到昨天,某集团传出高层被调查的消息,微博上,“胖老师”突然又“复活”了——其实,这几年他并没有消失,只是很少被人提起,或许,应了网友一句戏言:

“地铁太挤了,胖老师上不去了”

谁都知道,某集团的事和“胖老师”无关,他在一号线喊破嗓子,头发全白,也没有扳倒某些力量的能力。但是,谁又都会略带调侃地,向“胖老师”致意;“励志故事”也好,“反腐斗士”也罢,都不及一位上海网友说的实在,也心酸:

“一个执着的人,也是一个走投无路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