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懂上海:铜仁路的似水年华

看看新闻Knews综合

2014-02-24 08:31:22

核心提示铜仁路,这条最早以英籍犹太人哈同命名的路,一度因酒吧而红极一时。但在2009年底,经历了集体式的酒吧关门后,如今这里又恢复了平静。静安区政府对铜仁路的定位一变再变,但事实是,现在这里成了一条冷清的街。


本文系原创作品,若需转载,请注明来源看看新闻网。

点击观看更多看懂上海往期内容

    余庆路,北起淮海中路,南至衡山路,长768米,宽15米到16米。铜仁路在静安区南部,南起延安中路,北至北京西路。1914年筑成的这条马路,曾以英籍犹太人名命名哈同路(Hardoon Road),1943年改名为“铜仁路”。

    哈同,老上海都知道这个名字,当年在上海滩,他可是著名的地产大亨,他的发家史和上海有很深的渊源。这位出生于巴格达的犹太人,来上海前,就是一个“穷瘪三”,到了上海之后,也就是做做沙逊洋行看门的。

    哈同的发家,源于开发经营"上海的第五大道"——南京路时获得的巨大成功,他出资60万两白银用铁黎木铺设了部分南京路,此举不仅提高了其在上海的知名度,更使其在南京路的房地产大为增值,成为上海最富有的富翁之一。

    关于哈同的记忆,很多上海人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哈同花园,又叫爱俪园,就是现在展览中心所在的位置。只是,现如今,即便你走进那里,也很难从这幢苏联风格的建筑中,找到一点爱俪园的痕迹了。

    这条路上原先有一条叫慈厚里的弄堂,慈厚里最早叫民厚里,分南里和北里,过去就在安义路上。这里曾经住过毛泽东、施蛰存、戴望舒、田汉、张闻天、郁达夫、郭沫若等名人。

    如今,原址上已高高耸立起一幢大楼嘉里中心,只有一幢古朴的房屋,隐藏在了正在建起的高楼之间,去年12月26日正式对外开放,这里就是慈厚里保留下的最后一间房子,“毛泽东故居”。

    “毛委员”当年在上海有两处住所,一处在茂名南路上的甲秀里,这是国共第一次合作时期的事情了;在这之前,毛在湖南搞“驱张(军阀张敬尧)运动”,1920年5月5日,他率领“湖南驱张请愿团”来上海,曾在安义路63号居住,居住时间达两个多月,在这里掀起了反对军阀的革命风潮。

    后来有意思了,文物局在到底要保留哪一出“毛委员”旧居的问题上犹豫了。1963年,时任国家文物局的领导来上海,对安义路63号给出了一个意见,认为这里跟建党无关,所以这里不能和一大会址连成一体开放,如果是作为主席的旧居,甲秀里意义更重要。


    到了文革期间,旧居的门口甚至开出了小菜场;上世纪80年代初,毛泽东旧居一度对外开放,但之后没多久,因涉及旧区改造,开放被迫暂停。直到去年,这里才完成了重新整修,并改成了“毛泽东纪念馆”对外开放。

    跨过南京西路向北迤逦,今天的铜仁路257号坐落着一幢优雅的花园住宅,它的主人曾是过去上海报界巨头、《申报》总经理史量才。


    住宅四周有一圈高高的院墙,院内的两棵槐树是史量才当年亲手种下的。住宅高三层,二层有粗大的立克壁柱,廊厅很宽敞,墙侧有壁炉,整幢房子的廊厅地面和楼梯及扶手都采用米色花纹的大理石。从二楼的阳台从上往下看,庭院显得小巧玲珑,种植了各种花草树木,还布置了假山和喷泉。

    铜仁路333号,可以说是这条马路上,最为出名的房屋之一了。这是一幢嵌着绿色砖面外墙的绿色弧形建筑,外面是环抱着北京西路和铜仁路的围墙,建筑的外观就像一艘邮轮,充满来自上个世纪的独特气息。

    老上海惯称其为“绿房子”,而这间“绿房子”就是与上海建筑渊源深远的匈牙利籍世界级建筑大师邬达克,在老上海留下的最后一件作品。

    这幢具有现代风格的私人别墅曾经的主人是颜料大王、旧上海富商吴同文,其夫人是贝聿铭的姑妈。绿房子竣工之日,邬达克曾对吴同文拍胸脯:“我可以向你保证,即使再过五十年,这幢房子的现代感仍是超前的,哪怕再过一百年,我相信她仍不会Out!它应该可属经典之列。”


    为了确保其经典的独一无二,吴同文连设计图纸也买断,锁在保险箱里,可惜毁于“文化革大命”!绿房子内全部家具,均是位于南京西路的美国名家具公司度身订做。1939年,上海的英文报纸《中国日报》专门报道:“此建筑为全远东区第一豪华住宅之一,它的设计风格,是超现代的。”

    为一睹这座超现代的远东第一豪宅,当时燕京大学校长司徒雷登特地登门造访,并应吴同文之邀在二楼鸭蛋形的大理石餐桌,共进晚餐合影留念,不料就此埋下了日后的祸根。

    解放前,吴家二公子曾竭力怂恿父亲,卖掉绿屋南下香港再展鸿图,但吴同文不舍得这幢绿房子:“我死,也要死在绿房子里!”不幸此话一言道中——1966年8月,他与姨太太用咖啡送下大量安眠药,再打开煤气,双双死在绿房子里。


    其实,笔者很想在这里说说当年的中美关系,那种“阴差阳错”,对中国后来发展带来的巨大负面影响。包括司徒雷登本人,他对于中国的感情,绝不仅仅是一所燕京大学,他生前想埋葬在中国的心愿,直到2008年年底才在杭州实现,可惜,墓碑上只能写:“燕京大学首任校长”的身份——当然,毕竟这是政治,我们还是少碰政治,多谈风月,呵呵。

    铜仁路上还有一处邬达克设计的建筑,“联华公寓”,取这个名字,是因为这里是大陆银行总经理等组建的“联华房地产公司”建造的;过去也有人叫它“爱文公寓”,因为,这片公寓有三个门牌号:北京西路1341-1383号、铜仁路304-330号、南阳路208-228号,而过去北京西路叫,“爱文义路”,故而得名。

    联华房地产公司创建于1942年,这时,上海两租界正处于“孤岛”时期——租界四周日伪、盗匪横行,但租界尚相对稳定安谧,犹如沙漠中之一块绿洲,大海中的孤岛,故而得名。

    由于租界内人口激增,市场畸形繁荣,各方对房屋的需求孔亟,带来了房地产业的发展。联华公寓也就是在这个背景下造起来的。当时,为筹集足够的资金,三位联合创始人又通过前“四行储蓄会”和邬达克的老关系,吸收了乌达克入股,发行股票,并把股票上市。


    如今,“联华公寓”靠北京西路这一面的外墙上,有很多英文字母,大多数的人是一眼看不出来的。开始笔者也觉得好奇,这难道是邬达克留下的密码?后来,在对马路站了几分钟,看久了才恍然大悟,“密码”原来是这样的:“爱文公寓建造于1932年砖混结构由匈牙利建筑师邬达克设计”——好好的房子,弄了一串拼音字母来装饰,真是“碰着赤佬了”!

    除了之前我们提到的“慈厚里”,铜仁路上还有一处消失的旧时里弄,“文德里”,过去的门牌号“铜仁路240弄”,2000年被拆光。

    上世纪20-30年代,这里曾是“上海教会”最早的一处聚会场所;同时,文德里26号又是“上海教会”单身女同工的住所,上海“福音书房”,后来也由福州迁来此处。


铜仁路278号,皮裘公寓。

    这栋建于1929年的砖混结构公寓房,呈现代派风格。北立面是青灰色墙面,南立面是清水红砖墙面。由于整栋建筑在表皮的处理上,为了突出身份和地位的象征而处理的过于严肃,看起来少了一种住宅楼应该有的亲和力。

    和上海很多老房子一样,虽说这里再1999年就被列入上海市的历史保护建筑,但皮裘公寓里的住户也有24家之多,有些居于原有客厅,有些居于原有的卧室等,一度还爆出私自搭建违章建筑的问题。

    回溯铜仁路的变迁,静安区对这条短短的马路定位,一直在不断变更。在铜仁路靠近展览中心的一端,一度曾是酒吧云集的地方。


    在铜仁路“酒吧街”最为鼎盛的时期,这里不仅云集众多酒吧,人流量大,生意兴隆,还在2005年的全市“十大休闲街”评选中,被授予评委特别奖;2005年上海市旅游节中,它又被静安区活动组委,评为特色项目奖;2007年还荣获“上海特色商业街”称号。

    2009年末,铜仁路南段上的酒吧几乎在同一时间宣布停业。当时,上海展览中心表示,不少酒吧的风格、业态与展览中心、甚至南京西路商圈差别很大,因此,决定在合同到期的前提下,收回房屋。


    随后,在2011年又有消息说,铜仁路将变身为意大利中高端服装品牌中心,还有消息说,这里有望成为又一个汇聚钟表珠宝、时尚配饰和名车、数码生活产品的高档商圈。

    不管现在的定位如何,倒是留下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一条街的发展,必须依赖政府定位,而不是以它的市场导向为主,并配套有序的市场管理?其实,对于铜仁路如此,对于其他上海的老马路何尝不是同样的问题呢?


往期内容推荐:

看懂上海:不一样的余庆路

看懂上海:神秘的康平路

看懂上海:”与世隔绝“的东平路




相关新闻

关键字:看懂上海铜仁路酒吧犹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