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那些不想要的标签

2012-11-06 14:46:48 来源:山东商报

  无论你是否愿意承认,标签化运动,在如今的网络社会里,已经成为常态。

  各种各样标签,被强加到了“90后”的身上,按照社会学中的标签理论,这也意味着这批孩子将逐渐的与标签产生一种互动,并在不知不觉中修正了“自我形象”,与标签上所形容的含义逐步靠拢。

  或许这也正是一部分专家学者们在不断地尝试着为“90后”进行“去标签化”运动。

  而与专家学者们的处心积虑所不同,“90后”们也正在尝试着与“非主流”、“脑残”等标签相互剥离。

被“标签”的90后们

  “我不是非主流,我不是脑残。”四年前,刚刚进入大学的卢克(化名)在自己的QQ签名上写下了这样的字迹。

  四年之后,卢克已经成熟,他不再会对这些标签评价进行反驳,而是淡然处之:“既然是非主流,那说明它只能是一种小众的东西,很难被大众所接受,早晚会被人们遗忘。”

  四年之前,卢克曾在论坛里跟不少网友们言辞激烈的辩论,他一再的反驳非主流、脑残的说法:“想想那时候自己也很搞笑,居然会为这件事儿跟网友们辩论。其实那时候自己之所以辩论,倒不是说自己真的懂得非主流的含义,只是不想让90后跟非主流画上等号。”

  非主流、脑残的说法究竟起源于哪一件事儿已经无法考证,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如今一提起“非主流”、“脑残”,网民们的第一反应可能就是“90后”。

  爆炸头、花花绿绿的头发、诡异的妆容、奇怪的服饰,这些出格的打扮方式,往往会被人定义为“非主流”。

  然而或许大部分“80后”们已经选择性的遗忘了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他们的中学校规里,曾有着类似的规定:中学生不准染发、烫发、不准穿奇装异服、不准化妆。

  “其实这些问题80后也有,只是那时候网络不够发达,人们对于80后的关注并不是太大。”然而,当90后们成长起来之后,网络的发达,人们对于90后的关注,使得90后身上的很多问题都暴露出来。

  也正因为如此,各种带有负面含义的标签,不容辩驳的贴在了所有90后的身上。

“标签化”的残酷

  在社会学中,标签理论是以社会学家莱默特(Edwin M.lement)和贝克尔(Howard Becker)的理论为基础而形成的一种社会工作理论。这种理论认为,每一个人都有“初级越轨”,但只有被贴上“标签”,初级越轨者才有可能走上“越轨生涯”。

  “举个简单的例子,小学一年级的学生,如果老师认为他是一个差生、坏孩子,那么就等于给这个孩子贴上了一个标签,使得其周围的孩子都会认同这种标签,而这个孩子本身也会在不知不觉中逐渐的把自己当做一个‘差生’和‘坏孩子’,认同这种观点,确认自己是差生。”联正伟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首席顾问杨虎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这样表示:“所以我认为,前几年网民们给90后贴上的种种标签,例如‘非主流’、‘脑残’等标签,其影响非常恶劣,这可能会毁了一代人。”

  一个显见的例证,是近年来离婚率的逐渐走高,随着这种离婚率的走高,越来越多的人们也开始觉得,离婚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在50后,60后那一代人看来,离婚是一件非常丢人的事儿,整个社会的环境就是这样的,所以他们一般不会选择离婚。但是近年来各种新闻报道在不断渲染离婚率升高,反而给人们一种感觉,即离婚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长此以往就形成了恶性循环,离婚率肯定会升高。”

  与杨虎看法相同的还有《治愈系心理学》一书的职场作家张然,作为一名职场心理学研究者,在张然看来,这种标签化的一大恶果,就是让人们无法一分为二的去看待90后:“其实哪一个时代的人,都有自己的问题,当年80后走上社会之前,社会对他们的标签也不好,认为他们是‘抱大的一代’、‘垮掉的一代’,但是其实现在看看,很多80后生活的非常好,事业有成。”

  如果在网上搜索一下或许我们会发现,其实很多90后都有着自己优秀的品质,或许他们的一些观点与社会有些格格不入,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们真的就是“脑残”、“非主流”。当90后学警李博亚义无反顾地跳下列车去挽救自杀者的性命时,他已经让很多网民转变了对90后的看法。

90后更注重生活品质

  在谈到如今90后辞职率、跳槽率较高的问题时,杨虎也颇有感触,在几天前,他刚刚在网上就“90后”就业问题进行了一个小调查,在这次调查中,杨虎注意到了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即90后的求职方式颇为独特。

  “比如说80后,他们的求职方式是这样的,第一步他们大多会考虑‘我能做什么工作’,然后再想‘我能找什么工作’,最后才是‘企业能带给我什么’。”但是与80后相反的是,大部分90后在求职时,往往先考虑的是“企业能给我什么,”然后才会考虑“我要找什么”,最后则是“我能做什么”或“我能给企业带来什么”。

  “我的一个朋友,在企业负责招聘,她也很头疼,几乎每天都有90后的求职者打电话给她,但是大部分求职者的第一个问题往往是‘你们公司是不是包吃包住啊?有没有班车接送啊?基本工资多少钱啊?’”在杨虎看来,“90后”求职如今最大的特点,是他们对于生活品质的看重:“不管做什么工作,他们都希望有一个良好的工作环境,有好的工资待遇,甚至是非常灵活的工作方式。其实如果我们看看他们的要求,可能也不是太过分,因为现在这个社会,其实就是重视生活品质的社会,不管是80后,90后还是70后,60后,大家都愿意在一种比较有品质的生活环境中工作。”

  张然也表示,与之前的70后,80后相比,90后生长在比较优越的环境中,很少能够体会到生活的艰辛,因此他们的责任意识可能会淡薄一些,“而且以他们现在的年龄来看,他们还没到成家立业养家糊口的时候,大部分90后可能尚未婚配,这也是他们频繁跳槽离职的原因。为什么80后没有这种情况?因为他们需要赚钱,需要养老婆孩子,需要还房贷车贷,所以他们能够安心工作。但是90后,他们可能主要以自己是否开心为主要目标,如果他们在工作时觉得不开心,不受重视,可能就会选择离开。”

没必要拿着放大镜看问题

  事实上,张然的说法确实值得人们深思。如果我们倒退十年,或许会发现,当初刚刚踏上社会的80后们,也曾经有过迷茫与冲动,也曾经有过跳槽的想法和经历,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以及阅历的增加,他们对于责任有了深刻的认识。

  “我觉得这其实是互相影响的问题,一个是社会会对90后有一个磨练,让他们逐渐的成熟起来,同时90后的种种个性与看法,也会不断地改变这个社会,二者互相影响,从而逐渐的统一。”杨虎告诉记者说。

  而张然也认为,90后的行为只是一个年龄阶段的表现,“70后、80后在刚刚步入职场的时候,都会带有自己的特质,只是当时大家都没有意识到,也没有放大的去看这些问题,其实90后会随着社会化的过程,慢慢的融入到社会中去。没有必要为这些孩子们过多的担心。相反地,我认为大家应该包容他们,多鼓励他们,这样反而能激发出他们优秀的一面来。”

■ 个案点击

  “我不代表90后,

  只是证明自己”

  一个90后的去标签化运动

  “我不代表90后,

  只是证明自己”

  徐诚,1990年出生,19岁时进入美国的普渡大学学习市场营销,大二起开始休学,尝遍了当地的美食,随后回国准备开一家西餐厅。

  与大部分90后一样,徐诚出生于一个衣食无忧的家庭,“从小我就喜欢美食,喜欢吃。也正因为如此,当时在美国的时候,我吃遍了整个城市的西餐馆,想着以后回国开一家西餐厅,一步步创业,做成自己的品牌。”

  徐诚的休学行为,让他的母亲很是不满,倒是他的父亲对徐诚的想法持肯定态度:“回来之后,对国内进行了考察,最后决定做一个加盟。”4个月前,徐诚在芙蓉街上开了一家属于自己的专营薯条的小吃店:“一步一步来,算是自己积累创业经验和人脉关系吧。”

  谈起社会上对90后的标签化运动,徐诚很是冷静:“其实我觉得这是大众的以偏概全,我们跟老一代人相比,比较前卫,有能力也有想法,只是大众不了解而已。”

  事实上,徐诚是一个颇有责任感的孩子,当初创业加盟薯条小吃店,徐诚是向家里“借”的钱,“一共借了20多万,我跟我父亲说好了,以后分期还款给他,他还不相信。”开业第一个月,徐诚并没有赚到多少钱,但是从第二个月开始,徐诚的生意逐渐红火起来,“现在每个月还我家里1万5千块钱,已经连着还了3个月了。其实我就是想证明自己而已。我一个人代表不了90后,只能代表我自己,但是我愿意证明自己的能力,告诉他们,90后也有自己的优势和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