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天梯26亿再造?

2012-11-05 13:49:38 来源:北京晨报

  随着10月30日“爱情天梯”女主人徐朝清老人的去世,重庆江津“爱情天梯”成为绝唱。为让妻子安全出行,刘国江在悬崖峭壁上凿出6000多级“爱情天梯”,轰动全国。当地计划把包括“爱情天梯”在内的整个景区投资26个亿。男女主人公的老屋将原貌保存,并修建一座收藏二老遗物的会馆。(11月4日《南方都市报》)而在此之前,每年来追逐“爱情天梯”的游客数不胜数,并以年轻人、中年人为主,大都是被工作搞得疲惫不堪的城里人。

徐朝清和刘国江生前合影

徐朝清和刘国江生前合影

反对  

原生态才与纯真爱情一致

  笔者建议,“爱情天梯”应多打造生态旅游。即尽量尊重旅游品的本来的历史面貌,旅游生态,尽量少花钱,注重就地取材,因地制宜,循序推进,让景区开发成为可持续开发景点。联系到“爱情天梯”,当地政府可以将刘国江和徐朝清两位老人在山顶居住了半个世纪的土房子、打凿爱情天梯用过的钢钎、铁锤,用了半个世纪的煤油灯、发黄的毛主席语录等,建一个简单的爱情博物馆。这种自然、淳朴,甚至带有沧桑味道的旅游品,最有真情冲击力。再者,只有这种生态化、野生化状态,也才能和“爱情天梯”的纯真内核,保持天然的协调统一。

  据报道,江津2011年的财政收入仅为70亿,财政收入不够丰厚,旅游开发更应量入为出,谨慎投入。可看看江津当下的这种开放方式,斥资26亿元,修建进山公路、豪华宾馆等现代化旅游基础设施,花费了很多钱不说,这种投资和一哄而上的“孔雀东南飞”文化产业园、中国爱情之都、梁祝故里一样,都陷入了一种急功近利的投资冲动中,想通过大投资,带来大的经济产值,有太多的世俗化、庸俗化的“投资冲动”,和纯真爱情的精神本质,已形成了一种严重不协调,甚至对旅游产品的内核,构成了一种“经济伤害”。

  “爱情天梯”之所以成为绝唱,就是因为她的寂寞、纯真、天然去雕饰,可当地政府的开发时间,偏偏选在当事人去世的当口来进行,并且动用媒体进行狂轰滥炸,弄了半天,“爱情天梯”背后更有急功近利的物欲冲动,更有不择手段的行为投机,好端端的真情成了一种恶俗炒作,成了一种“经济杠杆”和“旅游算计”。

  在整个旅游开发市场都呈现熙熙攘攘的恶性竞争态势的当下,多一些“安静动作”,多一些循序渐进的生态旅游,多一些对旅游规律的敬仰、对爱情文化的敬畏,以及旅游景区的发自内心的尊重,而不是一味的驯服、强蛮开发、一哄而上,未尝不是一种理智和值得推崇的行为!(耿银平)

爱情可仰慕不可努力打造

  这次投资,违背了爱情的发展和传播规律,其风险巨大,极有可能竹篮打水一场空。

  纵观历史,没有哪一段爱情故事是经过“努力打造”再流芳百世的。对其刻意地打造,不利于民间传播和再创作。如果在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中,加入任何官方因素,无论对故事的纯洁性还是民间自发的传诵效果,都是伤害。

  因为,从爱情的属性来看,爱情天生是纯洁的,且又孤寂又悲怆,从来都与闹市的喧嚣和顺风顺水格格不入。如此大兴土木,满山遍野的铜臭味,哪能静心凭吊什么爱情?

  从爱情故事的传播规律来看,如果能保持其神秘的外衣,并给予观者以足够的想像空间,是保持其鲜活生命力和持续感染力的基础。神秘同时赋予民间再创作的空间,而史上那些动人的爱情故意,多离不开民间的再创作。千里外的感动,一旦走近,想像空间逼仄为零,剩下的不过是些寻常的柴米油盐。只有把爱情留在乌托邦之乡,不去揭开其神秘的面纱,才有可能持续发酵为经典。

  仅就商业的角度来看,所谓江津爱情旅游文化研究会也承认,此处只是有山有水,没有文化。因此可认为,除了一个故事,再无投资价值。如此巨大的投资,依赖于两位老人的一段故事,且又没有经过时间的验证,难免过于冒失。故事可以一忘了之,26个亿的血汗钱切不可大大方方地打水漂。而此前,就算根据传世经典的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所开发的、位于河南驻马店的“梁祝故里”景区,也于今年8月份承认投资失败。这样的教训,岂能视而不见?

  由此看来,对爱情文化的“努力打造”,最终有可能沦为对爱情的“努力破坏”。老人的故事,供人们仰慕可以,没必要冒着巨大的风险去急着搞什么投资开发。(罗志华)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