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荣,属于才艺还是灵魂?

2012-10-26 15:37:24 来源:看看新闻网

  主笔/胡展奋

  大概算是资深评委了,又因为当过“我型我秀”的评委并引发轰动性纠结,编辑要我对“中国达人秀”说几句,那就从命。

  四年前的老帐要算算

  话说“中国达人秀”而不涉及“我型我秀”或更前的“超级女声”、“快男”类,那是不公允的,因为“中国达人秀”是后者的升级版,本质上,它们血脉相承。

  我怎么会和“娱乐”搭上钩,不要说我自己想不通,我的同事、邻居、亲戚和朋友也都想不通:一个愤青老男,怎么会趟进这个圈子的呢?

  这就是造化弄人了。我本冬烘,一向鄙视“娱乐圈”,总觉得“国难当头”,外有敌对势力虎视,内有贫富天量悬殊,这帮东西还在那里没心没肺地扭,犬儒无耻,麻木自亵,莫过于此,是以从来不瞥他们一眼的。

  但造化就是弄人。2006年8月下旬的一天,一位很久不联系的老友突然来电,电话里的声音很迫切:请您务必担任我型我秀的评委。口气里好像很推许我似的,她们知道这一招往往对自恋者很灵。

  我说,这是个什么东西?她听了方觉不妙,“你原来从来不看我们的节目?!”她说。口气里相当失望。在我拒绝后,她还是坚持她的邀请,估计是临时踏空了,才拉我救场的:这活很简单,一个叫师洋的,我们要炒红他。你到时候只要举牌或者投他票就行!

  也不知出于什么心态,架不住她再三纠缠,我从了。

  现场在老沪闵路的“正大综艺”。我们到的时候,广场上坐满了人,后来才知道他们就是狂热的“粉丝团”。

  我根本不知道行情,也不知道什么“七进六”、“五进四”之类的规则,记得那个叫师洋的上来时,场面突然热闹,他非常女性化,穿著奇特怪异,像只鸵鸟,神情非常得瑟,但一开口,声音难听,而且跑调非常严重,根本不要谈什么声线,什么技巧,就连最基本的乐理和音素都没进门槛,这样的人,怎么能进复赛呢?难道“鲶鱼原理”就是如此把一个19岁的孩子当作公众的笑料的?主办方安的什么心?为了收视率就把人当玩物?更糟的是他自我感觉还特别良好,似乎一点也没有察觉到大家都在消费他……

  坐在我左右的孟静和王淑瑾虽然面有不屑,但言谈谨慎,唯附近的香港影星陈小春不断地骂骂咧咧。

我当时不知道陈小春上去骂了师洋什么,反正我上去摁键时,感觉现场很乱,瞥他一眼的神情确有不屑,意思是“给大家消遣了还不知道”,接着夸他很搞笑,当然,最秒杀的一句就是流传最广、争议最多的“装傻的天才”,投票当然投给了唱功远远超过他的高娅媛。

  走下台来,立即收到许多短信,诸多同事,也有朋友,甚至有亲戚,我糊涂到这一刻才知道,今天这档节目是全国直播。

  翌日上午,电视台的一位编导来电告知,百度吧里有万人推举我担任评委的签名活动,我从不关心网上帖子,也就没在意,没想到第三天形势急转,朋友告诉我,百度吧大批师洋的粉丝骂我,我仍不在意,可晚上不对了,大批人涌到我的天涯博客骂我,我那博客叫“鹩哥2005”,原非常冷落的,除了极少数的朋友和个别同事,根本不会有人把它和“胡展奋”三个字联系起来。

  一晚上就组织了5万人去登陆,去谩骂,毫无疑问背后有强大推手。骂人的话都很龌龊而且低幼,无非是大便和器官或者要和死者性交一类。

  我最初还是一笑置之,但当有人悬赏一百万拿我头颅,而且发现有的暗算就来自我身边的“明眼人”时,我忍无可忍,决定放下手头的事情,即使孤家寡人也要应战。即使知道对方其实是“无物之阵”,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我的朋友们也终于看不下去而出动了,博客里一片混战。早就有人劝我关闭博客,但厚颜如我就是不关,让它成为一个网络暴力纪念馆,但事实上,粉丝只闹了两天,以后都是“五毛”与平日和我有怨怼的几个小黑在借机打劫,都说小人黑暗,我想探底黑到什么程度,但最终喧闹了十来天,就突然结束了。

  那“老友”电话也不再来了。我知道这次其实是我被消费了。原来嘱我捧人的,我偏说了反话,颠覆了他们的潜规则,我自然要被“敲瘤”,不料,世道现在却是越骂越红,越骂越香,那师洋自从“被傻”了以后,人气反而暴涨,我也被骂出了“名”,至少华师大和复旦的每一届新生,一介绍,就都认识我,我型我秀的普及程度可想而知。

  就中国娱乐节目的滥觞期而言,我就这样懵懵懂懂地成了见证者、参与者、思考者和有切肤之痛的受虐者,品咂了它早期的青涩、无序、探索、浮躁、暴力、低俗和折射出的国民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