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扯到了国民性

2012-10-26 15:35:55 来源:看看新闻网

  节目流程可以拷贝得一模一样,但节目气质往往根植于这个国家的国民性格。就像《英国达人》和《中国达人秀》,前者让你感受到平凡人创意的力量,后者让你感受到平凡人梦想的力量。最明显的就是欧美盛行的博彩类节目,移植到了国内就成了益智类节目:英国的《GO?BINGO》本来是在电视上抽大奖的博彩节目,央视的《幸运52》就变成了益智类的综艺节目,猜猜商标和价格,奖额也很小,主旨是和李咏一起欢乐为主;还有克隆美国ABC电视台《谁能成为百万富翁》的《开心辞典》,人家真金白银的拿出来当大奖,我们强调的是“一人参加,全家开心”和“百万人参加的盛大游戏”,一个以“你确定吗”为台词的主持人就此成为了中年人最爱的国民偶像。

  赫赫有名的《超级女声》脱胎于《美国偶像》,借鉴了平民偶像、零距离和观众投票等基本元素,也增加了海选、PK、玉米和凉粉等新鲜词汇,但最终《超级女声》能获得创意口碑,甚至引发整个知识分子阶层的狂热,还是因为那种亲手投票决定别人命运的感觉。这是一次全民狂欢,也是一次全民实验。最终短信投票环节被禁后,偶像选秀也就沦为了明日黄花。

  在偶像选秀节目式微相亲节目兴起之前, 由浙江卫视的《我爱记歌词》,带领着《谁敢来唱歌》和《挑战麦克风》等其他卫视的小兄弟们占据了晚间综艺节目的大部分时间,那段时间的“歌唱类节目”真可谓是雨后春笋,好乐迪和钱柜难免抱怨:电视台怎么抢起我们的生意来了!

  这一招其实也是美国人教的,2007年在《美国偶像》和《美国达人》的节目形态已经成熟后,美国NBC推出了《歌唱小蜜蜂》这档测试参赛者记忆歌词能力的竞赛类节目,错过了偶像选秀节目的浙江卫视以最快速度找到了这档平民娱乐节目的窍门,中国人不像以前那么羞涩,抢着表现自己的人多了去,而主持人朱丹也因其伶牙俐齿成为国内综艺界的新“一姐”。

  在娱乐节目之外,商业真人秀如美国地产大亨唐纳德·特朗普制作的《学徒》,比拼商业战场上的生存规则和为人处世,全方位体现团队合作、个人奉献、领导才能和销售技巧,比商学院的案例学习可能更实际。《学徒》的信徒在国内同样遍地开花,央视有《赢在中国》、《绝对挑战》和《实习生》,浙江卫视推出过《天生我才》,东方卫视也制作过颇为成功的《创智赢家》。

  双方最大的差距就是中国电视业找不出像唐纳德·特朗普这个集游戏规则制定者、最终评判者和绝对控制者于一身的灵魂人物,他不仅自己有商战经历,而且必须要对选手做出一针见血的评价,在淘汰别人时给出合理的商业解释等等。中国电视制作者们能力平庸,自己都不具备完备的商战知识,可能只有央视《赢在中国》的核心人物王利芬稍稍与众不同,而中国的商界人士们偶尔会去电视上抛头露面,或者挂上一些顾问的名义,但是他们不可能成为长伴电视节目的策划核心。如果非要在华语电视界找出一档最像《学徒》的节目,那可能还是TVB连续剧《珠光宝气》里的一段“戏中戏”——由陈宝珠、黄宗泽和王喜等人一起完成的创业真人秀,这绝对是国内观众人数最多的商业竞争真人秀节目了。

  如果追溯到更早一点,2000年8月,央视引进了美国CBS同年热播的《幸存者》,这是世界电视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野外生存真人秀这个全新的电视节目类型诞生。随后,广东、湖南、四川、贵州、河北等多家省级电视台纷纷涉足该领域,《生存大挑战》、《完美假期》、《重走长征路》和《城市别动营》等多档真人秀节目开始了本土化的尝试。

  制作成本上的差距战且不论,国外生存真人秀节目最具看点的“人性纷争”在我们这儿触礁。我们习惯了在电视上展现美好的东西,一旦电视上出现了“勾心斗角”,评论自然视其为令人恶心的丑剧,于是节目要么是淡而无味,要么就是被叫停。

  就在生存真人秀节目难以为继、慢慢淡出时,今年上海外语频道ICS向迪斯尼集团购买了《极速前进》(连续七年获得艾美奖黄金时间最佳竞赛类实境节目)的版权,自制了正在热播中的周末档真人秀节目《冲刺!中国》(极速前进中国版),收视率效果也非常不错。从《中国达人秀》到《冲刺!中国》,可以说,这两年,SMG各频道已经开始了购买正版的探索之路。或许,“照搬”才是“王道”,真正的“密码”是掌握在节目核心团队手中的。光靠“偷师”可没那么简单。

关键字阅读又扯到了国民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