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标的“保钓广告”不是文明的图腾

2012-09-19 16:13:42 来源:千龙网

  在电视新闻里,我听到陈光标拥有了一个身份符号——“爱国商人”。那是因为他花了3万美元,日前在《纽约时报》做了个“保钓广告”。这两天,中国乃至世界华文媒体都在强烈关注陈光标,网络论坛与各大微博也都在讨论陈光标这一次的“重拳怪招”。

  不知为什么,这让我突然想到,在一些久远的异族,怪兽会被视为保护国家民族的图腾。这里先得声明一下,那样的怪兽,并不是什么凶恶、邪恶的象征,更多是一种传统的心灵寄托。

  当陈光标在美国发出“钓鱼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激情之声后,我们听到,掌声响起来。无数中国人,包括很多海外华人,在对此持赞誉态度。看起来,曾经受尽争议的陈光标,这一回算是花了钱,也干成了件让人民很满意的事了。

  其实,为钓鱼岛在美国花钱做广告的,也不止陈光标。一个月前,日本东京都政府就曾在《华尔街日报》上以三分之二版面篇幅刊登广告,呼吁美国支持他们购买钓鱼岛的计划。

  中日纷争,美国得利。真是利在各处,连美国媒体都能捞到这个利,让我这个媒体人多少有些羡慕嫉妒恨。听说,接下来陈光标还要到日本媒体上刊登类似广告,有日本媒体已经伸手表示愿意合作,只不过,开价约一千万人民币。那一刻,我很怀疑这些异邦的媒体里也会流传着那个说法——“钱多、人傻、速来”。

  美国和日本为什么连这样的广告也接受呢?强调价值多元与不同立场,这样的文化背景当然是最主要的原因。不同国家有不同的意识形态,我们媒体拿不到陈光标这笔广告费。但是,这则爱国广告,以及陈光标圆润的头像,动感劲爆的飞车照,配合他的公司名称地址,已经被复制到全世界太多华文报纸上,中国几乎所有的媒体也都不会放过刊发这样的“爱国者”和“爱国公司”。

  这样来看,陈光标肯定不傻吧。当然,陈光标本身也是一个有信仰的人。这种信仰,在我看来,至少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以他固化的传统思维来进行精神表达,比如,当你看着他穿着黄军装,挎着红帆包,头顶红星闪闪,膀臂举得很高时,你会一定感叹他真是个根正苗红的人呀。至于第二嘛,就是纯粹到极致的商人,彻底的利益信仰,在商业逻辑下,可以作秀、投机、炒作,甚至是欺骗。

  当这两种信仰混合到一起,要对陈光标的所作所为进行评判,就是一件很危险的事了。爱国当然应该是我们每个人存在必须坚守的底线。但是,这不代表扛起爱国的名义,一切行为就都可以被赋予天然的正当性。比如,在我看来,那种以“保钓”的名义到街头砸几辆自己同胞用血汗钱买来的日系车,就像是被人喊着“同去、同去”的阿Q一样,在嘴里嚷嚷着“革这伙妈妈的命”。

  放在鲁迅笔下那个旧时代的语境下,反对阿Q式的革命,也同样是危险的。革命与爱国,都是大词,都包裹着深刻的理性的价值意义。很遗憾,太过浮躁的现实环境有时就是容不得去静心进行梳理。事实上,这些年,稍不留意,在这方面就会落个“汉奸、卖国贼”的称号。反而一些明明是“害国”而不是 “爱国”的人,会得到掌声。无法对一些“爱国贼”进行批评,这当然就与那种难以动摇的国民性有关。

  而在一个开放的时代,在讲求文明和价值的全球一体化时代,“爱国”这两个字,如果离开文化支撑,就不能产生半点影响,就不可能带来任何改变。特别是民间的爱国行为,更是特别要讲求文化与伦理。

  以文化伦理来看待陈光标做的爱国广告,它能影响和改变美国人或者日本人的立场吗?我不乐观。龙应台曾说,“文化是外交、当政治协商触礁、军事行动不可的时候,文化是消弭敌意惟一的方法。”《纽约时报》在刊发那则广告时,据说未经陈光标本人同意,就将那句“如果日本宣布珍珠港是日本领土,美国人民会有什么感受?”中的“珍珠港”改成了“夏威夷”。不愿拿“珍珠港事件”来刺激美国人的心理,那是美国的新闻伦理。

  同样,日本拟刊发陈光标广告的媒体,也会让“广告内容有适当的变化”。这些广告的审查,陈光标并不满意。问题是,靠刺激与伤害就能改变别人的立场和判断吗?在这个时代,任何民间的爱国行为,如果失去文化思维和伦理意识,都可能成为别人眼里的怪兽。在一个全球化时代,能够真正影响和改变世界的,只有文明和价值。改变美国人或者日本人的民间外交,也只能靠更高的价值与文明。

  遗憾的是,陈光标的广告,除了那几句我不愿重复的口号,就是他那足以让外国人也感叹“这一回我被震惊了”的生猛照片。以爱国的视角看,这一切是极度完美的正当与正义;以商业的视角看,这一切是极度完美的推广与营销。把“爱国”和“商业”结合起来的视角看,多少有些五味杂陈,但这并不影响陈光标获得“爱国商人”的荣誉标签。

  保卫钓鱼岛是中国人的梦想,实现这样的梦想,需要国家作为,也离不开每个普通公民的积极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