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们一起看的春晚

2012-01-13 23:06:19 来源:看看新闻网

  最近一上网就有春晚的消息高挂着,目之所及,爆料的、争议的,看得人眼花缭乱。春晚啊,年年说,我都有点烦了,每回都得想各种说辞。

  本期策划做“春晚30年”,有一篇整体回顾的稿子,感觉很明显,起步稳健,中期高潮,近期越来越不受待见。用我们编辑的话说,前十年,值得记忆的内容能发一个整版,中间十年,松松垮垮能发半个版,最近十年,七七八八撑死能发个头条。

  毫不夸张,上世纪80年代的那些作品,一直在脑子里晃荡,马季的《宇宙牌香烟》,陈佩斯、朱时茂的《吃面条》、《警察与小偷》、《主角配角》,赵本山的《相亲》;唱歌的更是一大批,张明敏的《我的中国心》,费翔的《冬天里的一把火》、甄妮的《鲁冰花》、毛阿敏的《思念》等等,现在都想再找出来看看。

  如今春晚越发展,越无趣。“年年岁岁人相似,岁岁年年记不住啊”。去年跟前年一样,前年跟大前年一样,看着看着就看完了!

  整个策划过程,我想着以前那些个恍如昨天的画面,不禁一声叹息啊。

  如今每年春晚,那些大裙子、那些人海伴舞、那却高价灯光……,最后些听取骂声一片。

  想当年,在文化贫瘠的时代,央视春晚曾是当之无愧的“奇葩”。当年,文艺节目匮乏,也没啥别的娱乐活动和节目,明星们要想让超过1000个人同时看到自己还真挺难的,对于观众也同理,想要一台晚会一下见了那么多明星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所以,春晚出现了,把观众乐坏了。如果把春晚比为“美女”, “美女”偶然一见,自是新鲜,可“美女”毕竟不是变形金刚,年年出来见人,脸依旧是那张脸,不过换套衣服,总见面也着实让人有点审美疲劳了。

  受众的口味会变,重复引发的审美疲劳固然不可避免。

  从1983年到如今,央视春晚从内容到形式都渐趋固化。随着传媒的发达,网络的普及,受众可选择的空间越来越大,对央视春晚的威胁也在增大。在这种环境下,老把自己当“一姐”已经是不太明智了。

  话说除夕档实在是贫乏啊,各卫视的通通让路,爽了央视,困惑了观众。不禁疑惑除夕当晚不看春晚,还有别的选择吗?起码在电视荧屏上,大部分人的答案是“没有”。央视春晚的高收视率,或许正是因为观众没有别的选择。

  如果有一天,除夕档能像跨年档一般热闹,该多好。常言道,众口难调。一台面向千万观众的晚会,节目再丰富,也不会让所有人都叫好。

  春晚啊,虽说已如鸡肋,但是其影响力不可小视,铆足了劲儿想在央视春晚露一小脸的“演艺界知名人士”多了去了,央视小指一勾,艺人们趋之若鹜。

  如果把除夕档整成跨年档,那就热闹了!

(来源:半岛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