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舍尔夫斯基:开放是中国再正确不过的选择

2011-11-11 17:03:48 来源:看看新闻网

巴尔舍夫斯基 中美WTO谈判美方首席谈判代表

  作为中美WTO谈判美国的首席谈判代表,整个谈判经历对我来说是十分令人难忘的。曾经有一段时间谈判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僵局,我们都认为是不可挽回的了。因为在我看来,当时中国政府内部在一些棘手问题上无法得出最终的决定,所以我致电克林顿总统告诉他,我们会在第二天早晨做最后的争取,如果不成功, 我不建议再继续逗留在北京。克林顿总统同意了。因此我也通知了我的同事们整理好行李,并且把行李都运送至机场。
  第二天早上我们来到会议厅会见了当时的贸易部部长石广生, 龙永图。在谈判时, 吴仪女士打开了会议室的门对我说:“朱总理来了,他想与您会谈。”那一刻我知道中国政府已经准备好要做决定了,我不知道这个决定是什么,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但是我知道她们一定会做出最终的决定。于是我走上楼坐下来与朱总理,当时的外交部长陈德铭, 龙永图继续会谈,最后我们达成了一致。
  那是个非常值得纪念的时刻,因为一开始我本能地认为他会是来说“不”的,因此我们还需要继续谈判。但不是。他只说了句“谈判应该结束了”。
  当协议达成时,我下楼来到之前谈判的会议室。美国谈判代表团的组员还坐在那里。我说“我们达成协议了,我需要打电话给总统阁下,让他知道。”然后我们几个人就在那里找寻一个安静的地方可以打电话。有趣的是,最安静的地方就是女洗手间。我们走到那里,给克林顿总统打电话。他听说这一喜讯时,一时说不出话来。他好像不在华盛顿,他的助手接了电话。我说:“我需要和总统通话。”他说:“他这会儿正在淋浴。” 我说:“让他出来,我们达成协议了。”你在电话里头就可以听见他的助手在那儿叫着:“总统先生,快出来!这就是整个电话过程。
  因为中美协议奠定了中国入世的基石。在此基础上,几乎所有其他国家都说“没问题”。欧洲还有一些国家希望能够达成的附加条款,我与几个国家都通过话,建议说他们要求都被合理地涵盖了,因此我认为他们也是时候终止了。他们也同意了。当中美协议完成后,事情就进展地相当迅速了。

 

《开放年代》摄制组在美国华盛顿采访中美WTO谈判美方首席谈判代表巴尔舍夫斯基

  我总是说从经济上讲,这是个好协议。因此它对WTO与中国双方都具有重要意义。中国申请加入WTO的过程中, 人们说中国让世界1/5的人口都被拒于WTO门外, 而它的成功加入却消除此影响所带来的压力。中国的经济在过去的10至15年间飞速发展。 WTO的确对它起到了加速作用, 但是中国自身内部的改革与经济的发展在入世前早已开始。她现在是许多进口商青睐的出口地。当然,它也同时受到中国与世界各地出口商的青睐。中国的经济表现非常令人惊叹。
  有的人认为,开放市场对中国将产生一场灾难。但从另一方面来说,开放是一切,它也是再正确不过的一个选择。我非常赞赏中国领导这次的大胆之举。当然我们都希望这一决定起到积极作用。但是对于类似中国这样拥有不同经济体制的国家而言,我们无法报有百分之一百的肯定。中国加入WTO是一个壮举,我们每天都目睹着这一壮举带来的变化。
  中国入世后,不少人认为,美国成为实际上获益最大的赢家,因为中国的市场大门敞开了。但我认为,入世意味着凡是想加入WTO的国家都必须打开市场,虽然没有一个市场是完全开放的,但是市场必须要合理地开放,或者遵照协议执行。所以我认为,中国入世同其他国家拥有着相等的条件。没有好与差,而是相同程度地开放。在这方面,中国显然已经做了其本职工作。她修改了相关法律,条规等等。但在我看来,单单结果而言,对中国就已经起到了非常积极的影响。
  我的观点是:你不能指望贫穷的国家一直贫穷下去。你应该希望他们变得富有,因为他们一旦变得富有,就会变得稳定。当他们变得稳定,他们就会成为更加稳定的合作伙伴。而这样,全球的总体稳定就得到了进一步的提高。你不希望中国柔弱。这样不利。你希望的局面是中国非常强大,人民的生活水平稳步提升,而西方国家需要去提升这场所谓的游戏,需要再激发他们的竞争性,互相不断超越彼此。一个超越一个,一个反超越另一个。而这才是创新所在,也是经济取得进步的动力所在。
  我认为,入世十年来,中国在对WTO条规的尊重与遵守上,做得十分出色。但没有一个国家会是完美无暇的。只要中国更坚定地继续改革开放,更大程度地与贸易合作伙伴保持良好的沟通,我相信,WTO的契约精神一定会更好地服务于加入其中的每一个成员国。

更多精彩言论

巴尔舍夫斯基:中国的经济表现让世界惊叹

巴尔舍夫斯基:开放是一切

巴尔舍夫斯基:国家间贸易越多,政府间关系越稳定

巴尔舍夫斯基:没有一个市场是完全开放的

巴尔舍夫斯基:人民币升值要谨慎

关键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