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访村长尸现资江

2011-11-03 09:35:50 来源:看看新闻网

游济安的儿女展示村民联名作证的“保安将尸体抬上车”材料

  11月1日,凯迪社区一则网帖称,湖南新化游家镇佛光村村长游济安6月13日被人发现死于资江。发帖者经证实是死者的儿子,其称父亲生前到新化县政府上访,遭6名保安殴打致死。网帖还援引视频监控画面说,“电梯打开时,我父亲已一动不动。几名保安将我父亲的尸体装进一辆小车的后备厢,拖至资江抛尸”。
    此帖迅速引发热议,南都记者昨日赶赴新化调查,发现此事因三段监控录像愈发扑朔迷离。当地警方称,家属说法不实,但坦承政府保安当晚将游济安塞进汽车后备厢的行为,系“工作方式不对”。
    网帖声称死者遭抛尸
    游济安的家坐落于新化县游家镇佛光村西北角,与村中普遍破败不堪的屋舍相比,这家人的居住情况要好些。27岁的游飞是游济安的儿子,他坦承,自己就是发帖者。与网帖描述基本一致的是,游飞和家人一致认为游济安系在到县政府上访时遭保安殴打致死,后者使用小车运尸,最终完成抛尸资江的行动。
    游家人回忆,今年6月8日,游济安持信访部门一份书面答复函前往新化县政府“讨说法”,并于当日失踪。5天后,游济安的尸体在位于游家镇下游近100公里的琅塘镇被打捞上岸。随后,他们曾获准查看县政府的监控录像。影像显示,县政府保安杨海丹、彭全、袁龙 、曹彦斌等人曾在电梯内将父亲的“尸体”拖出,并合力搬上停靠在外面的一部越野小车后备厢。其间,还有邓克荣、邹柏军两名保安人员望风。
    游飞发的帖子称,游济安存在两条肋骨骨折、脑部淤血等多处伤情。家属怀疑,游系被殴打致死后遭抛尸。而且,事后令游家及很多村民不满的是,警方未立案侦查。佛光村一些村民称,他们曾结伴到镇政府及县政府等处讨说法,得到的结果是,镇政府工作人员向家属开出一系列条件:给游济安的妻子解决一套廉租房,赔偿十万元作为丧葬费,同时,给刚刚获得假释的游飞优先解决一台出租车指标。
    官方认定事实有出入
    记者通过可靠途径获得的视频显示,画面中被数名保安抬上车的男子的确“一动不动”。其中,一段视频显示的时间是2011年6月8日0时40分许。画面中,一名男子倒卧在电梯内,数名保安人员上前将其抬离。近20分钟后,位于县政府大门处的另一摄像头,拍到一部湘K F9253牌照的越野车驶进画面。数名保安人员迅速清理后备厢后,即将被放在地上的倒卧男子抬上该越野车,后驶离监控范围。
    对上述两段视频,死者家属一口咬定,当时被抬出电梯的游济安已死亡,保安们的行为系“杀人后抛尸”。同时,游济安的女儿游珍娟和儿子游飞,展示了一份由包括佛光村聂小珍、刘兰梅、游济华在内的14名村民联名签署的“证明”。在这份材料中,村民声称,当时保安抬上车的正是游济安的尸体。
    而在当地政府手中,也有一份拍摄于当日凌晨3时许的监控录像。画面中,一名男子从镇政府走出,消失于茫茫夜色。“这个人就是游济安,他是被县政府保安从县里送来镇上的。当日凌晨3时,这个人还活着,怎么说是被保安打死的呢?”游家镇政协负责人陈仲斌回忆,6月8日0时许,他和另2名镇干部接到镇委书记彭敦强的电话指令--“上访人员游济安稍后将被人从县政府送回,必须做做他的工作”。
    陈说,3名干部一致等到1时30分,也没见送人来。“我们已经很困了,就决定睡一会儿”。陈仲斌和同事们说,躺下没1个小时,门卫就来敲门了。陈回忆,当时县政府保安数人合力将游济安从车上“抬下”。
    “游当时还在地上躺了一会儿,然后我们就把他迎进屋子,当时没发现他的神态有什么不一样”。陈仲斌说,因为已值深夜,几个人劝说游济安在镇政府留宿,但遭拒绝。“也没谈什么,就是说说家常话。看留不住他,就让他走了”。陈仲斌说,游济安在整个过程中没有向他们反映在县政府曾遭到殴打的情况,只是以“车子还在县政府”为由拒绝留宿,坚持离开。陈当时在走出镇政府大门的时候,恰好被设置在马路斜对面的一处摄像头拍摄了下来。官方据此认为,游飞等人发布的网帖,与事实“有出入”。
    陈仲斌等人回忆,为了证明游济安在事发次日凌晨仍活着,在和游家协商过程中,镇政府曾邀请家属前往查看拍摄于镇政府对面的视频录像,但这段录像被家属以画面模糊为由全盘否定。
    死者因工作问题上访
    记者在新化县政府至游家镇政府之间,进行实地走访发现,两地距离约20公里,车程约23分钟。陈仲斌描述称,事发当晚彭敦强打电话发出“接待”指令的时间在0时许,门卫来敲门确认“游济安被送到”则是凌晨近3时。刨去路途所需的30分钟,游济安至少有2小时30分钟的时间,去向成谜。
    家属认为,即便根据视频监控画面显示的越野车离开县政府大院的时间———凌晨1时,那么也至少有1 .5小时被忽视。负责案件侦查的新化县公安局刑警三中队民警说,经过细致排查,除了落水的具体地点还不能确定外,已经排除值班保安在押送游济安回到游家镇政府驻地过程中作案的嫌疑。
    “可能是镇政府值班干部记忆有误。我们掌握的游济安被送到镇政府的时间,应该是凌晨1时40分左右。抛去路上所需的时间,刚好契合最后一段视频监控,以及游被送至镇政府时的两个时间节点”。昨日下午,家属援引交涉时被问急了的新化县刑警三中队中队长黄勇的话称,警方对保安的询问结果是,“当时游济安在电梯里一动不动是在‘装死’”。而保安将其抬进后备厢,系“工作方式不对”。
    “我们事后得知,他们(保安)也作出了检讨”。黄勇告诉南都记者,值守保安称,他们曾试图将游塞到车内就坐,但未如愿。“也不知是什么原因,保安就把他弄到后备厢里去了”。黄勇说,网帖所称的游济安肋骨骨折、脑部淤血均系“捏造”。新化县法医曾会同娄底市派来的法医,一起对游济安的尸体进行解剖,未发现游存在“外伤”和所谓“肋骨骨折”及“颅内出血”。据介绍,解剖当日警方曾邀游的亲属参与。
    记者从当地官方获悉,事发当日,游济安是为了被解除与县电力局的劳动合同一事,试图找县领导讨个说法的。他要求县领导保住工作的理由是,自己在上世纪90年代初接受结扎落下残疾,政府应给予照顾。

 

(来源:南都网)
 

关键字阅读上访村长资江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