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尝试监测灰霾祸首

2011-11-03 14:01:32 来源:看看新闻网

 

相关视频:

PM2.5测定标准首次出台

上海已有多站点对PM2.5实施监测

  从11月1日起,一批新的环保法规、标准开始实施,其中包括《环境空气PM10和PM2.5的测定重量法》。这是国家首次对细颗粒物PM2.5的测定进行规范。
  据上海市环境监测中心总工程师伏晴艳介绍,这是国家首次对细颗粒物PM2.5的测定进行规范,为接下来将PM2.5纳入空气质量评价考核体系做准备。“这次公布的PM2.5测定方法,指的是实验室中的手工测定法。这为今后自动监测站的测定方法提供了参考依据,具有标杆作用。”
上海正尝试监测PM2.5
  早在今年3月,环保部曾发布《环境空气质量指数(AQI)日报技术规定》二次征求意见稿。其中提到,“地方各级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可根据当地的实际情况和环境保护工作的需要,参照本标准要求,增加空气污染物评价项目,如PM2.5等”。
  上海市环境监测中心总工程师伏晴艳表示,这是鼓励地方上增加空气污染评价项目,并非强制规定。作为灰霾监测试点城市,上海已有一些区域正在尝试PM2.5的监测。“不过还有许多需要探索的地方。”她说,“目前国家对于PM2.5还没有给出评价方案,我们测出数据也没有一个评价标准。另外,不同仪器测出来的数据有所不同,还在试用。”

下一页:北京空气“轻度污染”引质疑

 

 

(上线为10月18日-25日,每日上午9点美国驻华大使馆自测的pm2.5指数;
下线为同期北京环保局公布的每日空气质量情况;
由于检测污染物种类和布点不同,两者毫无可比较性。)

(资料图片)

相关视频:

专家称我国空气检测服务尚不完善

我国现行空气检测标准偏低

不同标准测不同数据
  此次新国标发布实施,正值北京等地区大雾频发。从10月30日开始,北京连续三天陷入大雾的包围之中,市环保局公布的空气质量却只是“轻度污染”。而被网友们用来对比的,正是美国大使馆公布的不断破300的空气污染指数。

  北京市环保局公布的公报显示,上月北京空气质量优良的天数为19日,其余12天为轻度污染。持续的雾霾污染再次令“环境监测方式、数据”成为热点议题,来自美国大使馆的监测数据又一次成为民众关注比对的对象。美国驻华大使馆对京城个别区域空气质量的评定经常徘徊在四级“非常有害健康”和五级“有毒害”之间,与北京环保局的“轻度污染”相距甚远。尽管使馆明确表示“整个城市的空气质量是无法通过单一空气监测站的数据得到的”,但还是引发公众对于空气质量标准的讨论。
  伏晴艳解释:“美国大使馆与北京市环保局的监测数据结果不同,主要是因为监测指标不一样。我们采用的是PM10,美国采用的是PM2.5。”
  北京市环保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杜少中坦承:“我们用一把尺子,量了十几年,结果已经说明两点:一、自己跟自己比有进步。二、跟更好的比差距还很大。剩下只有一条:就是继续努力减少污染物排放,现在的排放量还是太大。 ”监测标准并非一成不变,他表示,前些年北京市监测并公布的是粒径在100微米以下的总悬浮颗粒物,后来改为10微米以下的可吸入颗粒物,即PM10,今后肯定还会监测并公布PM2.5甚至是PM1。
何为PM2.5和PM10
  根据环保部今年(2011年)发布的《环境空气 PM10和PM2.5的测定重量法》,悬浮在空气中,直径在100微米以下的颗粒物,称为总悬浮颗粒物,是我国大气污染的主要指标。其中,对人体危害最大的是直径小于10微米的浮游状颗粒物,即可吸入颗粒物。直径小于等于10微米的可吸入颗粒物被称为PM10,直径小于等于2.5微米的称为PM2.5,又称细颗粒物,也称为可入肺颗粒物。它的直径还不到人的头发丝粗细的1/20。我们城市中常见的灰霾天气,PM2.5往往是主因,它在大气中停留时间长、输送距离远,因而对空气质量和能见度有重要影响。不仅如此,PM2.5堪称人体健康的一大杀手,它成分复杂,多含有毒有害物质,由于颗粒太小,它能穿过鼻腔中的鼻纤毛,直接进入肺部,甚至渗进血液,从而引发包括心脏病、动脉硬化、肺部硬化、肺癌、哮喘等各种疾病。而实际上,PM10大多难以穿越人体的防御系统进入到体内,远比PM2.5危险性小。
  将PM2.5列入空气质量指标,技术上不存在问题,目前不仅发达国家已将其列入,包括印度、泰国、墨西哥等发展中国家也已开展了PM2.5的频密监测和发布。

下一页:尽快将PM2.5列入空气质量标准

 

新京报:空气质量监测应着眼服务民众

相关视频:

雾霾天致环保部门压力大

监测PM2.5技术不是问题

  PM2.5,貌似很专业的术语,离我们的生活却非常之近。我们城市中常见的灰霾天气,PM2.5往往是主因,这些还不到头发丝粗细的1/20颗粒物,它在大气中停留时间长、输送距离远,因而对空气质量和能见度有重要影响。不仅如此,PM2.5堪称人体健康的一大杀手,它成分复杂,多含有毒有害物质,由于颗粒太小,它能穿过鼻腔中的鼻纤毛,直接进入肺部,甚至渗进血液,从而引发包括心脏病、动脉硬化、肺部硬化、肺癌、哮喘等各种疾病。
   PM2.5是空气质量的一个极关键指标,可遗憾的是,长期以来,我们的空气质量监测一直只检测10微米以下的颗粒 (PM10),未将PM2.5纳入,而实际上,PM10大多难以穿越人体的防御系统进入到体内,远比PM2.5危险性小。现在,PM2.5测定的国家标准终于发布,这意味着我们对PM2.5问题的正视,是个很大进步,希望环保部门再接再厉,尽快将PM2.5列入空气质量标准。
  PM2.5列入空气质量指标,技术上不存在问题,目前不仅发达国家已将其列入,包括印度、泰国、墨西哥等发展中国家也已开展了PM2.5的频密监测和发布。我们对PM2.5的监测和信息公开,关键在思维的障碍。
  毫无疑问,PM2.5数据一旦公开,空气质量的数据肯定不会那么漂亮了,污染天气将增加,“蓝天”数量会减少,这无疑将影响政府部门的政绩。2009 年,环保部门曾对灰霾天试点监测,结果显示,灰霾发生的天数占所监测天数竟高达14.0%至57.8%,其中深圳115天、南京211天。
  不过,空气质量的监测显然不是为了美化“政绩”,它的着眼点应是服务民众的利益。世卫组织曾指出:当PM2.5年均浓度达到每立方米35微克时,人的死亡风险比每立方米10微克的情形约增加15%。研究也显示,PM2.5浓度越高,呼吸系统病症和心血管病的发病率也同步增高。PM2.5对人体的伤害是如此之重,但大多数人被蒙在鼓里,得不到相应的提示和指导,以采取有效的防范去规避这种伤害。
  PM2.5信息的空白只会让问题悬而不决,并继续恶化,而充分的信息公开才有利于PM2.5的治理。只有空气质量常敲警钟,才能给相关部门以鞭策,促进空气质量的治理,同时也推动公众的参与 PM2.5的重要来源是汽车尾气,恶化的PM2.5数据会给民众以触动,拷问他们在污染防治中的责任,从而提醒更多人少开车,多选择绿色出行。
  PM2.5国标发布,意味着距离PM2.5最终进入空气质量标准更近了一步,但这个时间到底还有多长,依然未定。无论如何,我们期待这一时间能短些,短些,再短些。

下一页:PM2.5监测不能“削足适履”

 

华西都市报:PM2.5监测不能“削足适履”

  环保部11月1日发布的《环境空气PM10和PM2.5的测定重量法》开始实施,首次对PM2.5的测定进行了规范,但环保部近期进行的《环境空气质量标 准》修订中,PM2.5并未被纳入强制性监测指标。环保部门专家表示,技术上并不存在问题,只是“时机不成熟”,目前我国PM2.5的污染情况较重,如果 制定实施PM2.5标准,将大范围超标。(11月2日《京华时报》)
  对于“PM2.5未列入强制检测指标”这一结果,诚如有环保专家评价的:“挺令人失望的”。就在上个月,环保部有关负责人还曾表示,“将尽快修改完善《环境空气质量标准》,将PM2.5纳入评价指标。”
   显然,人们之所以会深感“失望”,并不仅因为在这个问题上,环保部门有“说了不算”、“爽约”的嫌疑。更因为,“PM2.5未列入强制检测”,将非常不 利于监测、反映并有效地改善空气质量。众所周知,相比PM10,作为“可入肺颗粒物”的PM2.5,对人体健康威胁更大,极易富集于肺部深处。
  据环保部此前数据,“全国113个环保重点城市中1/3的城市空气质量不达标”,“超过2.7亿城市居民生活在空气质量不达标的环境中,大约有2.3万人死于各种呼吸道疾病,由于空气污染引起的健康损失约占GDP的1.8%”。
  面对如此严峻的空气污染形势,作为反映空气质量核心标准的PM2.5,却迟迟不能“纳入强制性监测指标”。令人失望并匪夷所思的,还有因果颠倒的理由——“目前我国PM2.5的污染情况较重,如果制定实施PM2.5标准,将大范围超标”。
  这实际上也告诉我们,PM2.5之所以“未列入强制检测”,并不是因为污染不严重,也不是因为它的危害不严重,仅因为它将严重影响现有空气质量合格率、让这一环保指标显得“很难看”。
   为了保证空气质量不“大范围超标”,便拒绝将PM2.5列入强制检测,使原本“有害健康”的空气被装扮成“轻度污染”甚至“优良”,这显然是地道的“削 足适履”。受损的显然不只是公众的健康权,同时也是他们对于国家空气污染、环境事业现状的知情权、监督权。这之后,包括空气质量在内的污染治理事业的不断 进步,势必将变得更加难以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