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沟油洗白食用油过程曝光

2011-09-26 10:20:09 来源:看看新闻网

  销售商袁一参与“地沟油”销售被捕后,郑州市政府召开紧急会议,并对“地沟油”进行“全面清查”。但《中国经营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在食用油批发销售环节,“地沟油”很容易“洗白”成合格食用油。

  整个销售链条中,搞运动式的清查很难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缺乏有效检查手段和长效监管机制是“地沟油”得以在批发环节大行其道的原因。

  常规检查难辨别优劣

  淅淅沥沥的雨下了两个星期。郑州城北3公里处的庆丰粮油大米市场也笼罩在一片阴霾中。这里是中原地区重要的粮油批发基地。袁一的“地沟油”生意就从这里开始。2007年,26岁的袁一将这里的5排18号门面房租下,在当地的柳林镇工商所办理了营业执照,挂牌宏大粮油商行,做起了食用油批发生意。

  在庆丰粮油市场,油脂批发商的生意模式就是买和卖:从本地厂家批量购进成桶的食用油再出售,赚取差价。个别商家有了一定资金实力后,就自己购置油罐车和储油罐,绕过郑州本地的上级油脂批发商,直接从外地压榨厂成车拉来油脂,将油转到油罐里储存,再将罐里的油分装成20公斤装塑料油桶里批发零售。

  按照庆丰市场办公室韩凤山的说法,这个市场上大都“以量取胜”,每20公斤的散装油只加价一到两块钱卖出。照此推算,商户合法经营每年顶多可赚20万~30万元。

  粮油批发是个微利行业,袁一的生意也并不兴隆,但是她却有些与众不同。“我们一桶(20公斤)油进价200元,我加2元出手,1%的利润,而袁一直接卖200元。我们哪敢再便宜,竞争压力挺大的。”市场上一位商户告诉记者

  今年年初,袁一开着价值百万的路虎出现在庆丰市场中时,让韩凤山大感意外。“当时我的第一判断就是袁一在外边还有其他生意,光在市场上不可能挣这么多钱。”韩凤山说,“我这两年很少在市场上看到袁一。”

  袁一事发后,韩凤山得知了她财富的来源。但对于袁一得以在市场“潜伏”多年的原因,韩凤山表示,市场管理委员会是庆丰市场的投资者和管理者,与商户们最主要的关系是租赁与被租赁的关系,无法过问商户的经营。

  庆丰市场归属郑州市金水区柳林镇工商所管辖,所长马拥军称,在袁一被捕之后,他们每隔一段时间对辖区内的商户进行抽查。他们会查验商户是否有营业执照、食品安全卫士许可证和检测报告,以及查验厂家的进货发票和台账。

  记者了解到,在平时,工商所的检查也是这样一些内容。马拥军也道出了自己的难处:柳林工商所总共才十多个人,而柳林镇辖区达50平方公里,商户较密集,庆丰市场有些卖油商户可能一年也见不到工商所的人。

  即使加大检查力度,“地沟油”要通过技术检测才能检出,常规检查无法检测“地沟油”。

 

  检验报告很容易搞定

  9月14日,记者在庆丰市场采访,多家油脂批发商向记者表示其来该市场做生意不到两个月,暗示其的经营是在袁一被捕之后。一些油脂批发商还向记者出示了近期的检测报告。其中大多为“送检”,且在检验项目上有所不同,在检验依据上也有差别。这些检验报告大多由河南省粮油饲料产品质量监督检验站出具。个别经营者出示的是生产厂家的“自检报告”。

  其中一位自称从未卖过一滴“地沟油”的油脂批发商告诉记者,出示给工商所和消费者看的检测报告存在很大漏洞:“经营者把‘地沟油’和通过检测的正规油掺在一起,没人会发现,出示厂家出具的检测合格报告,却卖‘地沟油’,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

  9月21日,记者以有油品需要检验为名拨通了河南省粮油饲料产品质量监督检验站的电话。业务室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检测一个样品的费用是500元,其他都有的商量:“要是送检的话报告上显示的是送检,要是抽检的话报告上显示的是抽检。我们这儿一般都是送检。检测几项你自己提,你要是全项标准都检验就得按照国家的六项标准做(检验),要是自己挑项目做(检验)你就单独做几项(检验)”。

  记者了解到,按照国家大豆油检测项目,酸值、过氧化值、溶剂残、总砷、铅、黄曲霉毒素B、苯并(a)芘这7项是家用食用油中必须要强制检验的。

  这位工作人员还告诉记者,手续很简便,把样品送去后,在一个委托单上写上单位地址和联系电话,然后交钱即可。而河南省质检院一位工作人员在电话里告诉记者,他们是按照项目收费的,“一般都是你来了以后我们面谈,电话里很少说这些事情”。

  从检测机构以上的操作流程可以看出,只要送检合格的样品,并缴纳一定的检测费就可以获得合格的检测报告。

  据行业人士透露,国家先后发布了GB 1535—2003和GB 02716—2005两套大豆油的检测标准,但是用这两套标准来检验“地沟油”时,结果也是“合格”。据了解,将一种吸附剂添加到油中,就可以使一种叫“苯并(a)芘”的可致癌物质通过检测。

  散装油的监管难题

  郑州有8家具备食用油经营资质的油脂公司,有7家都是从外地购进大豆油再二次批发赚取差价,这些大型批发商将油批发给诸如庆丰市场上的一些中小批发商。大河油脂公司就是其中一家。

  这家公司的一位销售人员告诉记者,袁一事发对自己公司来说反而是个好事,因为郑州市场上一些商户又开始从大河公司批发油了。原先,大河公司生意不好,“庆丰市场那里的油比我们还要便宜。我们的正规经营中成本都是要加到油价中去的。”

  早先,在庆丰市场,包括袁一在内的几家贩油“大户”都是自己购置油罐车直接到山东青岛等地批发油脂。“河南市场上超过一半都是散装油,用20公斤的桶分装出售。”一位在食用油行业有着十年销售经验的人士告诉记者,“地沟油”、劣质油大都发生在散装环节。

  由于国内市场对大豆油巨大的市场需求,加上运输和储存离不开油罐车这样的储运方式,散装油环节对监管部门的监管能力是一大挑战。这位人士说,商户即使不往好油里掺“地沟油”,往1万多元一吨的大豆油里掺8000多元一吨的棕榈油之类以次充好的小动作已经是业内公开的秘密了。对于普通消费者来说,油品的种类和等级很难分得清。

  大河油脂公司一位销售人员拿出两桶5L装食用油让记者分辨,一种是一级大豆油,一种是二级大豆油,从成色上很难看出二者的区别,上述人员指出,批发市场的商户并不都会告诉买家油的等级。这些全靠商户自身的道德约束。

  (来源:中国经营报)

热点新闻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