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金价5年最大单日跌幅

2011-09-25 07:19:04 来源:看看新闻网

  纽约金价暴跌5.9%创五年最大单日跌幅

纽约金价创5年最大单日跌幅

23日暴跌5.9%,收于1639.8美元 银价狂泻17.7% “期市或迎今年最恐慌时刻”

  国际金融市场剧烈动荡之际,黄金也难独善其身。
  纽约当地时间23日,纽约商品交易所黄金、白银、白金期货价格连续第二个交易日暴跌。其中,交投最活跃的黄金期货12月合约每盎司下跌101.9美元,收于1639.8美元,为8月1日以来的收盘价新低,跌幅为5.9%,这是5年来的最大单日跌幅。
  同一天,白银、白金期价也遭遇暴跌。纽约商品交易所12月份交货的白银期货价格暴跌17.7%,收于每盎司30.101美元;10月份交货的白金期货价格大跌5.7%,收于1613.2美元。
  美联储21日决定将在2012年6月前增持4000亿美元长期国债,此举旨在降低融资成本并刺激开支和投资,被华尔街称为“扭转操作”。但投资者担心“扭转操作”难以扭转美国疲弱经济,加上美联储在声明中警示面临巨大经济下行风险,在欧元债务危机扩散的背景下,全球市场掀起了新一波避险狂潮。
  新华社昨日援引分析人士的话说,“扭转操作”加剧了市场担忧情绪,导致投资者抛售高风险资产并将资金转移至美元及美债市场。近期金融市场动荡加剧,促使部分投资者不得不抛售贵金属以弥补其他市场的损失。

数据来源:纽约商品交易所 张泽红 制图

  基金清仓传言
  有关大型对冲基金抛售黄金以弥补在其他市场损失的传言,笼罩23日的国际金市。
  新华社引述交易员弗兰克·莱什的话说,当天基金清仓再度成为市场主题,在商品期货市场上持有大量净多头仓位的基金,在包括金属、农产品等多个市场采取大规模清仓行为,大宗商品连续遭受沉重抛压。
  路透社当天引用芝加哥MF Global的高级贵金属市场策略师Adam Klopfenstein的话说:“短期而言,拥有黄金的避险意愿仍然很低。因为即便在担忧经济的情况下,投资者仍对买入黄金兴趣索然。在金市企稳前,我会远离此间市场。”
  在9月6日盘中跃上1920美元/盎司高点后,国际金价即震荡下行。22日,纽约金价即下跌3.7%,收于1741.7美元。本周黄金期价累计下跌9.6%,为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的最大周跌幅。
  金价仍有支撑
  弗兰克·莱什提到,由于此前国际金价难以守稳“千九”大关,近期黄金市场震荡剧烈,市场关于黄金避险功效的认识产生分歧,因此当市场恐惧情绪激增时,美元及美国国债成为投资者首选的“避险天堂”。
  中新社亦援引汇丰银行贵金属分析师吉姆·斯蒂尔的话说,汇市未来仍会给贵金属市场造成压力,资金还会向国债市场和汇市流动。他指出,黄金受到“过度重视”,这一问题正在被纠正。
  可见的是,尽管本周遭遇暴跌,国际金价年内迄今的涨幅仍达16%。
  美国百利金融集团高级黄金分析师麦克·戴利分析,美元连续上涨以及市场关于金市处于超买状态的预期,共同加剧了黄金市场本已沉重的抛盘压力,但全球经济前景低迷和政治地缘不确定性因素不减,令金价足以得到支撑。
  大宗商品普遍大跌
  相比黄金,白银的期价跌幅更为惨烈。
  23日,纽约商品交易所12月份交货的白银期货价格狂跌6.48美元,收于每盎司30.10美元,跌幅高达17.7%。中新社援引美国金融统计机构的交易统计称,银价已创下自1984年以来的最惨重单日暴跌。
  德国商业银行(Commerzbank)在最新公布的报告中指出,贵金属最近的走势表明,依然不能把白银看做具有避险属性的资产,而仅仅是具有工业用途的贵金属。并称,“受市场供求因素,我们认为金市很快将反弹,但白银将继续承压。”
  路透社24日分析称,本周对全球经济衰退和希腊债务危机恶化的担忧与日俱增,促使投资者将贵金属视为普通商品,忽略其在动荡时期必须持有的避险吸引力。
  商品市场上,原油、有色金属、农产品等品种无一幸免。
  原油作为大宗商品的领头羊,下跌幅度同样突出,纽约和伦敦两地油价均创下今年5月初以来的单周最大跌幅。截至周五收盘,纽约市场11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收于每桶79.85美元,盘中最低下探每桶77.55美元,全周下跌9.22%。伦敦市场11月交货的北海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收于每桶 103.97美元,全周下跌7.35%。
  “欧债危机发展至新阶段
  新华社援引分析称,市场出现了极大的恐慌情绪,短期弱势已较为明显。在止损盘不断涌出的情况下,期货市场可谓迎来今年的“最恐慌时刻”。黄金大幅下挫,说明恐慌程度确实很深,长期弱势的美元大幅上涨说明资金的避险需求已经压倒了其他需求,市场的悲观情绪还将会不断深化。
  新华海外财经23日援引英国财政大臣奥斯本的话说,欧元区有六周时间来解决危机。奥斯本指的是离11月初的二十国集团会议还有六周时间。
  新华社24日引述德银顾问欧洲首席投资官格尔各·舒赫的观点称,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仍是全球市场一个主要风险因素。他说,这一危机在意大利、西班牙和法国银行出现债务问题后发展到一个新阶段。解决这一危机极富挑战。在这种情况下,投资者应该少配置高风险资产。
  德银顾问亚太首席投资官柯里斯·西尼亚科夫认为,亚太市场大部分经济体增速都显著高于发达经济体。在目前形势下,投资亚太资产或能有效分散风险。

(来源:东方早报)

关键字阅读金价期货暴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