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政府斡旋防逃债恐慌

2011-09-23 10:55:41 来源:看看新闻网

  又一起企业主逃废债事件,令温州这座"借贷之城"在恐慌中煎熬。
  9月21日晚间,在温州市瓯海娄桥工业园区内的浙江信泰集团门口,讨要货款的债主越聚越多,警方不得不派出警力维持秩序。据知情人士透露,信泰集团董事长身负8亿元欠款不知所踪,其中部分借款还涉嫌高利贷。信泰集团的厂房占地120亩,在温州堪称眼镜业龙头企业。
  企业老板因还债困难而"跑路"的事件近期在温州频频发生,多家企业陷入资金链断裂的危机中,主要涉及浙江东瓯鞋业有限公司、浙江祥源钢业有限公司、温州宝康不锈钢制品有限公司、温州龙湾海滨宏星五金制品厂等企业。
  如此密集的异常现象已经引起当地监管机构的高度重视,一方面,他们要求银行开展风险自查,防止逃债风波冲击正规金融机构;另一方面,则在借贷企业、担保企业和银行等债权人中积极协调,避免提前收贷使企业的资金链恶化。

相关视频:民间借贷:紧随高利的高风险

 

  一批企业主莫名"失踪"
  "实际上,借贷人失踪的,企业主失踪的,并没有舆论中传的那么严重。"9月20日,浙江省温州市龙湾区金融办主任张韩杰谈起区域内因高利贷而"失踪"或停业的借贷人、企业,显得百口莫辩,"这主要还是产业转型中必经的阵痛,当然高利贷也是一个重要因素。"
  龙湾区是温州市中心城区的三区之一,也是民营企业密集驻扎的区域。连日来,龙湾区政府金融办的数名官员都在下基层,走访区域内的金融机构。在银监局的要求下,一轮金融机构的风险自查行动已在浙江铺开,温州、宁波、杭州、金华、台州等区域内的部分金融机构相继接到了监管部门的通知。
  有人将因陷入高利贷漩涡而引发资金链断裂的事件进行梳理,并列出一份不完全名单。
  4月,江南皮革、波特曼咖啡、三旗集团;6月,浙江天石电子,欠债约7000万元;7月,巨邦鞋业,欠债约1亿元;8月,锦潮电器、耐当劳鞋材、宁波唐鹰服饰、百乐家电粗略汇总,至少有20起以上借贷人"跑路"事件发生,引起大批债主的恐慌。
  直至9月9日,此种行为所引发的恐慌情绪才稍见平息。当天,涉嫌非法经营罪,携款上亿元潜逃的百乐电器老板娘郑珠菊被当地警方刑事拘留。"人抓到了,总会有一丝希望,否则向谁要钱去啊?"一杨姓债权人称。
  49岁的郑珠菊事发前是温州市龙湾区"百乐家电"法人代表,曾拿下格力电器在温州市龙湾区的总代理,还兼营西门子、索尼、海尔、松下、TCL、LG、海信、美的、康佳等品牌电器。郑珠菊因涉嫌非法经营罪已被刑事拘留,案件正在审理中。
  记者调查获悉,郑珠菊实际上还涉嫌高利贷,欠下债权人2.8亿元巨债,其中现金1.8亿元,银行承兑汇票1亿元左右。
  "身陷高利贷而导致企业资金链断裂的事,现在全国都有发生。浙江民间借贷活跃,表现得明显一些并不稀奇,温州毕竟是民间金融的风向标,不管是优势或弊端,都是最为集中和超前的。"浙江一金融监管机构官员称。

 

  政府部门紧急斡旋
  一方面是监管部门要求银行开展自查,另一方面,当地政府则积极抚平银行的情绪,避免提前收贷恶化企业的资金链。
  温州龙湾区委8月就召集企业、银行和担保公司进行座谈,企业在会上纷纷表示要"远离非法借贷"。"目前最艰难的工作,就是砌好危机防火墙,防止引发连锁反应。"龙湾区金融办主任张韩杰说。对于资金链已处于危险境地的个别企业,当地金融办主动帮助其与各方协商,动员为危机方担保的企业尽量根据银行要求还贷,银行则继续给这些受牵连的担保企业予以授信,不启动贷款催收特别程序。
  "近期资金监管得紧,不仅银监系统查,人行系统也不断强调资金贷款风控申报。"9月20日,浙江一股份制银行的金融稳定信息联络员称,上周五,又一波自查行动至收官大限。
  在货币政策趋紧的形势下,向融资中介却很容易借到大额高息资金。乐清人行的一项调查显示,这种高息资金日利率高达3 -6 ,企业一般情况下只用来垫资还贷,期限非常短。
  "银行贷款审批速度确实放缓,企业贷款排队等待时间延长。"温州一建行信贷业务员称。为了应付紧急的周转之需,企业不惜从民间借入高息资金,使企业融资链条进一步承重。"这与当前企业利润不断减薄形成尖锐矛盾,成为个别企业被压倒的最后一根稻草。"他说。
  浙江天石电子就是典型案例。在资金难以周转的情况下,天石电子先是利用高息资金垫资还贷,继而长期依赖这种高息资金,金额不断加大,利息负担日益加重,同时,其投入股市的资金也出现了亏损,最终导致资金链断裂。

 

  三旗集团危机
  为了协助这些企业处理债务危机,金融监管机构使出了浑身解数。
  以乐清财务危机主角之一的三旗集团为例,为处理其银行债务,乐清市金融办、人民银行、人民法院都曾出面协调。但由于三旗集团为存款大户,平日各家银行争相追捧,甚至不惜代价高息揽存,致使企业主非常自负,不愿配合,偏执地认为银行贷款可以拖欠不还,担保人应该为被担保企业垫款,以致多次协调会没有结果。
  三旗集团的互保、联保链条复杂,不良贷款处置困难。从2008年初至2009年6月份,7家银行向"三旗"累计发放贷款近亿元,累计签发承兑汇票27000多万元,其中大部分贷款由基安等3家企业提供担保。
  "三旗"危机爆发以后,担保企业一致认为"三旗"有能力偿还,在其资产没有完全清算之前,不愿垫资还贷。由于担保链条复杂,环环相扣,管理部门、银行在维护经济稳定和依法收回贷款之间进退两难,纠纷不断。
  随后,乐清人民法院对"三旗"财产进行了处置。
  三旗工业园区以4700万元价格转让,其中2600多万元已归还多笔以房产、土地抵押的银行贷款,剩下约2000万元由法院制定分配方案,按比例发给其他债权人。至今,"三旗"位于外地的资产仍在处置之中。担保企业认为"三旗"资产尚未清算完毕,不愿履行还款责任,至2011年6月底,"三旗"仍有3945万元保证贷款逾期未还。
  如果说三旗集团的倒下是因为过度投资和大量投资房地产,那么天石电子就是因过度融资和非正规高息融资而出事。
  天石电子资金链断裂之时,未结清贷款余额2000万元,信用证3000万元,银行承兑汇票6500万元,涉及银行4家,累及担保企业3家。据初步了解,该公司还向社会借款近4000万。

来源:中财网

关键字阅读逃债借贷温州